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正剧】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S君:


The moment when Sameen Shaw figured out she could make her girl to feel better... emotionally... by just talking to her.
—————————

你惊讶于自己竟然熬过了这次家庭聚会一样的野餐。
毕竟,同时忍受Harold和Grace互相喂食、John的龙猫笑、Zoe的八卦、Joss的一脸严肃、Lionel可怕的吃相和Root一直在你背后悄悄(或者说明目张胆地)摸你腰侧的手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何况大家带的食物竟然是以素食为主。
你几乎生无可恋地抱紧了怀里的Bear.
但是当然,你并没有真的讨厌这种场合,毕竟在坐的都是你最亲近的人。
你的朋友,你的同事,你的爱人,你的......大家庭一样的存在。
你意识到自己把Root单独列出一类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但同样也觉得愉悦。
Joss因为得知儿子和别的孩子打架受了伤先离开了,Harold和Grace在野餐接近尾声时也表示要一起去看场画展,而John和Zoe腻味地让你没眼看,你差点就想告诉他们去get a room. John倒是毫不掩饰,他直接约了Zoe也一起共进晚餐。
“我和Sameen可以收拾这些东西。”Root耸了耸肩,语气轻松的就好像她有什么魔法能一下子处理完这堆餐具似的。
你在她看不到的角度翻了白眼。和她多晒一会儿太阳倒是没什么,但你知道这摞盘子和餐盒肯定又要你来刷了(Root在家务这方面笨手笨家的,你才不相信她能刷干净盘子,所以你们公寓水槽里堆的餐具从来都是你来洗)。
John举起了左手,像是要挥手道别,但他来回看了你和Root几眼,然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那就辛苦你和Shaw了,Root.”
你对天发誓他再对你多笑一秒你就会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不过在那之前他和Harold就带着两位女士离开了。
一时间这里只剩下你俩和Lionel.
Root冲着可怜的警官先生摆出一副温柔但是写满了“move or I'll make you move"的表情,Lionel噌地站起来整理好了西装。
“我得回局里了。”他没忘记顺手拿走了剩下的金枪鱼沙拉,“这个餐盒我会洗干净的,ladies.”
看在这份儿上你提醒了他领带上蹭了点辣椒酱。
Bear有点不明白大家为什么都走掉了地叫了几声,你拍了拍它的脑袋,然后转过头看着阴谋得逞的Root,忽然觉得有点好笑。
“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步入退休生活了?”你放松地向后一仰靠在了树干上,“而且还没有退休金。”
“我们离领退休金的年龄还早着呢,Sameen.”Root看着难得放松警惕的你,似乎是很开心地晃了晃头。
她那过于蓬松的头发让她总给你一种犬科动物的感觉,温顺的小狗或者狡猾的狐狸,有时候也是只凶狠的狼。
你不由得伸手摸了摸毛茸茸的Root.
“那我们现在要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Sameen?”她露出一个调情标配的暧昧笑容,下一秒又恢复了刚才的恬静,“我们就这样待一会儿,不好嘛。”
你扫视了一圈,阳光下绿色刺眼的草坪上只有一些遛狗的或者陪小孩玩的人。
这种更适合Harold的地方显然不太受情侣欢迎,你排除了Root想要约会的可能。
“Sounds good to me. "
你挑了挑眉毛。
Root几乎是感激地朝你笑了,她调整着坐姿,鱼一样地滑了下去,好让自己的“海拔”暂时比你矮一些,然后舒服地靠在了你右肩上。
你没有多想,稍稍歪过头用大概太阳穴的位置顶住了她的头顶,你能闻到她的发香。
“I feel so unreal now. "
她的声音像是有热度般地烫到了你,你的身子紧绷了一下。你以为那种话只有你会说。
“But this IS real. It's so damn real. "
你有点不满地回应,Root轻轻捏了下你的手臂,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
“我知道,Sameen,我知道。”
你预感到Root可能要开始说一些你并不太想讨论的话题了,你想要做点什么转移注意。于是你掏出Bear的球丢了出去,Bear一下子蹦起来吐着舌头去追球了。
“所以你想说什么?”
你向内收起了下巴,清了清嗓子。
Root犹豫着,小幅度地摇了下头,她的发丝蹭得你脖子发痒。
“也许很多,也许没有。”
多愁善感的女人,你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的抬起右臂搂住她,大概你是觉得那样能让她别老胡思乱想了。
“事实上,Sam...”她缓缓地开口,你耐心地等着下文,“Harry曾今把大家叫到这里一起野餐过一次,你那时候还......不在纽约。”
“Yea,我在南非的私人监狱里享受病号专属美食呢。”你试着不去回想那段时间,用不在意的语气开了个玩笑,但Root却没有一点反应。
“John穿了件蠢透了的尼龙T恤,Harry的衬衫有点太宽松,Lionel忙着跟Joss显摆他又立了功。”Root忽然按住了你的手,你感受着她纤细的手指灵巧地从你的指缝滑进去,你翻过手腕任由她牵住你。
“那天只有你不在,Sam.”她听上去那么伤感,和这正午的阳光和远处孩子的笑声有些不符。
Bear叼着球回来了,你揉了揉它的脖子夸了它一句,再一次把球丢了出去,它撒着欢儿地跑掉了。
“Well,希望我这次弥补了。”你耸了下肩,胳膊更用力地圈住她。
这倒是也突然让你觉得有点恍惚。你从Decima回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安抚”与“被安抚”的角色都和现在是反过来的,你从没想过这么久之后——久到你都不再在乎那段经历时,Root却还在心疼。
而这样的Root让你心疼。
你们之间弥漫着一丝类似于分别,哀悼,或者绝望的气息,你想要做点什么事情缓解气氛,哪怕一点点都好。
你曾经以为自己是个感情白痴,但事实证明你不是(事实=Root)。
“而且这次有人帮你洗盘子了。”你空闲的那只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几乎顽皮地用鼻尖触碰她的眉心。
她发出一阵愉悦的哼声,左手把你的手握得更紧,右手勾住了你的脖子。
“那时候我在想,我不能像失去她一样失去你。”Root闭上了眼睛,你的角度是看不到的,但你就是能感觉到她睫毛的轻微颤动。
你花了那么一秒钟去反应那个“她”指的是谁,然后“Hannah Frey”这个名字跳了出来。你听John说过那个姑娘的事,虽然信息并不多,但你知道她对Root有多重要。
她是Samantha Groves选择成为Root的直接原因。
在话题变得越来越沉重之前,你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No offence,但......你喜欢她,对吗?”
她搂着你的胳膊不自然地紧了一下。
“是的,Sam.”她坦承地回答,这是你想听到的答案。
Root却以为你会吃醋,于是赶紧补了一句:“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Shaw. 她是在你之前我唯一喜欢过的人。”
你轻声笑着抓住她正在抚摸你脸颊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几下,然后又亲了下她的额头。
“在你之前我没喜欢过任何人。”你同样坦诚地说,“你是我见鬼的......初恋,Root.”
那个词像是枣核一样卡在你喉咙里好久,让你憋得难受,但你最终还是亲耳听见自己说了出来。
怎么会有人三十四岁才遇见所谓的“初恋”?这听上去怪可笑的。
但你和Root就是这么可笑。
Root先是愣住了,随后惊讶地从你肩膀上抬起头,她难以置信这种话会从你口中说出来。
你的耳朵和她的眼睛一起不听使唤地红了起来。
“我的荣幸,Darlin'.”她露出一个傻里傻气又得意洋洋的微笑,虔诚般地望着你。
由于身高的缘故你一般是那个抬头看她的人,但此时你接受着来自下方的炽热注视,只觉得自己要被点燃。
Bear又叼着球跑回来了,它知趣地把球放好,然后要钻进窝里一样地把头挤进你俩之间的空隙。
“我们以后应该多来野餐。”你用指腹揉了揉她的前额,“你需要晒太阳。”
“I've got someone who's hotter than the sun. "
她撅了下嘴,松开了你的脖子,顺便拍拍Bear的背。
“来吧,Sam.“她长吁一口气,慢慢站起来,那蜷缩成一团的身子像折纸似的铺开,充满了你的视线。
她回过身看了你一眼,伴随着一个歪头和一个微笑。
你知道她才是更像太阳的人。
—————————

评论
热度(264)
  1. 乔纳森·辣手摧花·诺兰S君 转载了此文字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