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人工智能(十三)

深沉的一只猫:

第十三章


Lionel Fusco是纽约第八分局的一名警探,当他拿着热咖啡和两个甜甜圈坐到自己的办公桌边上时,心情并不十分美丽。


最近的纽约并不太平,他管辖的地盘先是出现了一批手法熟练的金店劫匪,连续数天作案却一点面包渣也没给他们留下,然后昨天又发生了一起钢筋坠落砸死路人的事件——就好像Fusco的上司还不够恼怒似的。


叹了口气,Fusco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突出的肚腩,心思已经转到了抱怨警局的免费餐点上。如果不是总提供这种高糖腻歪又容易发胖的食物,他现在也应该是潇洒酷帅的大叔一枚,至少在陪儿子去打球的路上偶...

+

【试阅】肖根 Prisoner of Interest

细菌研究所:

POI 肖根

正剧向 第三季和第四季之间在监狱发生的故♀事

好久不见~这篇文和另一篇美国众神AU都有幸被收进《ENDLESS》肖根合志啦

肖根还能再战!!!!

具体信息戳这里


—— Prisoner of Interest 试阅 ——

  监狱的广播突然开始喊着她的名字,于是Shaw站起来,走上那条长长的、被没事干的犯人们过度清洁而反光的走廊,从两个拿拖把的犯人中走过去的时,根本没有在意她们投过来的眼神。 

“喂!我们刚刚才拖完地!” 果然,在这个无聊的铁笼子里,每个人渣都只...

+

Demon(十三)

Noramyw:

Sameen Shaw是在一个死人的手机上看见她的小恶魔的。

准确来说,她抓住了内鬼,在处死他的时候,发现那家伙的手机上正在播放一支香水的广告短片。Shaw把那手机拿过来,擦掉上面的血迹,在大提琴的悠扬声中看见了Root。


那个孩子打扮的像个小天使,银色的橄榄叶形状的头饰,纯白的、唱诗班式的长裙,背后还有一对翅膀。她的眼睛被黑色的布条蒙住了,手腕上同样绑着一条黑色的锁链,有人在拉那条锁链,所以那个孩子被迫地往前走,她的步履犹疑,嘴唇微微颤抖,最终来到恶魔形状的阴影底下。遮住Root视觉的布条自动松开,露出她混合着天真和恐惧的眼睛,在一段充满诱惑的台词过后...

+

【肖根】the Day She Came Back(试阅)

谟禾:

正剧向

好像很久没有更过肖根或者更过文了

前几天又回去重看了一遍剪辑,感觉肖根还能再战20年。


【具体戳这里】


“这两个月以来我一直在关注几个案子,”瘸着腿的男人一瘸一拐地将几张照片贴在了玻璃板上,“被枪杀的州议员,证券公司的总经理,普通财政公司的技术人员,还有退职的前特工,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Decima.”

“没错,他们当年都跟Decima有过接触。”

“你的意思是Samaritan的残党在清理过去的罪证?”

Finch沉默了好一会,在电脑上敲敲打打,最后将电脑屏幕转向了Shaw:“我原本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总...

+

【肖根】City Invisible

茶无此人🍵:

  City Invisible


  *上篇*


  Shaw平躺在床上,她闭着眼睛,等待着虚无缥缈的睡意降临。时间一分钟又一分钟的过去,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种会席卷而来的黑色浪潮并没有出现,她依旧躺在床上,躺在这张破败的、只有孤零零的床单的床上,瞪着天花板,对一切无能无力。


  她失去睡眠有段时日了,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妨碍的地方。对于Shaw而言,睡眠和情感一样,属于可有可无的事物。


  天光缓慢的亮起来,耳机里响起一阵若有似无的电流声,接着是她熟悉的声音。


  ...

+

【试阅】End Game

23鱼片粥:

这是为这次的肖根合志写的4万字的文的试阅
第五季一年半之后的故事 
正剧向 

具体信息戳这里


——————End Game试阅———————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一日  Sameen Shaw】
 
天空出奇得晴朗,分散的云层在夕阳光线的浸染下从橘红渐变成橙黄,在白茫茫的雪山上方浮动。她和她坐在半山的长椅上,什么也不做,只是望着逐渐暗沉的天幕,直到天空再次飘落雪花。


飞鸟从光秃秃的林子里穿过,发出间断的鸣叫。Shaw看着身边的女人发丝上逐渐积厚的白雪,手心朝下,贴上她伸出的左手,与她十指相扣。她希望时间能够...

+

【试阅】What's not to love

Noramyw:

本篇及另一篇邻居AU都收录在《ENDLESS》合志中,感想我已经在Freetalk巴拉巴拉了两千多,就不多说了。

关于ENDLESS的信息,见下

https://m.weibo.cn/status/4240996432984759?sudaref=siberia0427.lofter.com&display=0&retcode=6102


—— What's not to love 试阅 ——

时间回溯至凌晨,Root在第一道光拂过手臂时醒来。她的第一眼顺从习惯地投向怀中的黑发女孩儿,从女孩儿凌乱的长发看起,视线在女孩儿挺...

+

Root关于Sameen Shaw的五个迷思

R. H. Felidae Athena:

#我又回来啦,我真的没有拖更

#Steam和Blizzard真滴不能碰,会中毒

#《Sameen Shaw关于Root的五个迷思》的姐妹篇


摘要:即使看过Sameen Shaw的所有档案,耳朵里还有一个无所不知的上帝,Root发现关于Shaw仍有许多令人着迷的未解之谜。


Root从来不懂为什么Shaw这么执着于吃这件事。虽然她来自德州,但是她对吃这件事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她不懂为什么Shaw会像Bear一样,见到食物眼睛就会发光,提到最爱的牛排脸上会浮现出兴奋的神情,吃东西的时候会把食物吃得干干...

+

观测者(高考)

Noramyw:

Shaw眨了眨眼睛。

一个陌生的棕发女人与她十指紧扣,用温柔专注的眼神望过来。

“这是我第一次感到......”


“你是谁?”

Shaw抽出了自己的手,戒备地从背后掏出枪,抵住女人的额头。


“Ms. Shaw......”

有一个陌生的男人一瘸一拐地走过来阻止。

他看上去像一只企鹅。


Sameen Shaw为自己的冷幽默扯了扯嘴角。


“没关系,Harold。”

陌生的女人摇了摇头,示意男人不要乱动。

她一点儿也不害怕地注视着Shaw。


“Root。”

Root这么说道。


“这什...

+

观测者(大一)

Noramyw:

Root打量着她的女孩儿。

Shaw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直白又冷静,几乎没有情感波动——老实说,她甚至有一点怀念这个,在从撒玛利亚人那里逃出后,她的Sameen要“多愁善感”的多,并不是说那样不好,只是面对那样的Shaw,Root内心的负疚感翻涌的太厉害了。


最可怕的是,Root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之前专注了,她害怕,害怕Shaw会出事,这种惊慌的状态不适合Root,她从来不擅长这个。


“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Shaw提问了,单刀直入,干脆果决。


Root想笑,于是她就真的笑了,她的Sameen皱起眉,但没有催促她,也没有揍她,所以Root...

+

观测者(大二)

Noramyw:

Root这个怪名字的形象很快变得具体起来。

她不再是一个棕发的陌生女人,潜在的队友或敌人。

Root是一个女人,柔软的,美丽的,然而充满掌控欲,喜爱暴力的女人;她有凌乱但是并不毛躁的卷发,极度适合缠绕Shaw的手指;在她漂亮的五官中,宛如蜂蜜色的眼睛不是最特别的,如同大师雕刻的鼻尖也不是,而是那张嘴,准确来说是她湿润温暖的口腔和灵活有力的舌头。


Sameen Shaw发现很快自己成了被铐住的那个,但她并不想要反抗。

她能够反抗,但是她不想。


这,大概也许,真的不是Root一个人的单相思。

Shaw头晕目眩地想。


“我喜欢你...

+

观测者(大三)

Noramyw:

Shaw可以看得出Root在撒谎。

但那个女人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她的胸口感到舒适,不再紧绷。


“我们该回去了。”

Root捧着Shaw的脸,很近,绝对侵犯到了Shaw上床以外的私人空间。

Shaw只是点了点头。


她们的安全之地是地铁站。

Shaw以新奇的眼光打量Root布置的住所,她踩着Root给她准备的黑猫拖鞋进入时,感觉像是踏入了另一个属于Root的世界。


整体的色调柔和,摆件和用具绝不多余,但各有风情,是和Shaw截然不同的那种成熟女性会有的品味,那种和她一起生活,会觉得熨帖,有生活的情//趣的品味。

最赞的是,...

+

观测者(毕业撒花)

Noramyw:

“你拯救了我,Harold。”
John Reese站在另一栋大厦的楼顶,远远看着Finch。
他不是很擅长说这些,就像另一个男人也不擅长对他袒露心扉。


他们不交流这些,或者这是通病,就像Shaw只在临死前亲吻Root那样。
当然,他与Harold没有那种关系。


“你给了我一份工作,一个目的。”
Reese露出微笑。
“没有你我早就死了,所以如果非要死的话,就让我来吧。你好好活下去,经营自己的生活,我会给你祝福的。谢谢你,Harold。”


“Mr. Reese.”
John可以听见男人的颤抖,他看向那个男人,枪对着冲上来的特工。
一切就要结束了,他想。...

+

观测者(高三)

Noramyw:

Shaw再次睁眼。

Root坐在她身边,微微歪着头,似乎在说些什么。

“......where I belong.”


等等,为什么她和Root十指相扣?

Shaw第一时间挣脱了,Root并不意外,她露出一个欲言又止的笑,然后看向Shaw。

“撒玛利亚人从来都不懂看时机。”


撒玛利亚人,那是什么东西?

Shaw因为本能的危机感而站起来,她拿好枪,而Root警惕地躲在窗帘后,依旧穿着她的皮衣,依旧比Shaw高几寸。


“Root。”

Shaw出声,棕发的女人转过来,食指竖在唇上。

于是Shaw闭嘴。


她相信...

+

观测者(高二)

Noramyw:

Shaw再睁开眼,发现她正坐在沙发上,和Root十指紧扣。

那女人,她的女人,朝着她的方向望来,缓慢地接近。

然后是枪声。


她还是没得到那个吻。


“混蛋撒玛利亚人。”

Shaw咒骂着,和Root快速准备把Harold送出去。

她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明晰,拯救Root的方案已经在头脑里演练了上千遍,不会出错。


......


“我带着Harold走,让TM和我联系,现在暴露也没关系了。”

Shaw深深看了Root一眼。

她的女人没有犹豫地接过了Shaw的位置。


......


Shaw开着车,TM...

+

观测者(高一)

Noramyw:

Shaw看完了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对她而言,故事的发展是很容易预测的,她知道不管在哪个世界,Root总会因为她的执着而陷入麻烦,并且乐于把Shaw也拽进去;她也知道Harold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会有一番成就——从人工智能之父,到炼金术之父,这几乎是毫无意外的。


令她惊讶的是结局,Root没有死,Shaw也没有死,Harold没有死,在Harold面具里的Reese虽然早就死了,但是灵魂还留着。

这像是个完美世界。


Shaw有一瞬间感到极度的不公平,为什么属于这个世界的Sameen Shaw什么都不用做,在反抗北极光的过程中,每次有危险,都可以...

+

Cakes

洛阿哲:

 - CP:肖根/根肖/RF

- 人物OOC预警。无法接受者请直接关闭窗口。

- 设定:现代AU【蛋糕师 Shaw X 作家 Root】

短篇。

----

Shaw不是一位很好的蛋糕师,但她是一位很好的聆听者。Shaw的小蛋糕店是与自己的好友John Reese合伙开的,大部分时间都是Shaw一个人在店里而Reese则是不知道溜去哪里逍遥快活经常几天或者几周后才出现在店里。


正在写作的Root看到放在旁边的熔岩巧克力蛋糕立刻抬头问道:“我没有点这个…是不是送错了?”


Shaw摸了摸鼻...

+

观测者(中三)

Noramyw:

Sameen Shaw回到医师协会的时候,很谨慎。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有五个A级猎人在埋伏——Sameen Shaw讽刺地笑,然后把他们统统用备用的普通双刀干趴下了。


Sameen Shaw单枪匹马地找到了她的领路人,Hersh。她知道他不会因为师徒之情而对她手下留情,但她的确想请他替自己传一句话。


“告诉Control,我会把Root带回来,证明我的忠诚。”

Sameen Shaw说道。


“逃吧,Shaw,没有人会相信你的。”

Hersh表情冷淡,但他没有第一时间抽出自己的武器。

“我会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离开。”...


+

观测者(中)

Noramyw:

“炼金人偶?”

Sameen Shaw非常自然地用手撑地,打了个潇洒的滚站起来,目光落在开门的家伙身上,面上就露出一个‘又是这样’的表情。


“我不是炼金人偶。”

Shaw说道。

她望向Root,那个女人正泡在浴缸里,细腻的泡沫遮掩了一切,但这种日常景象是Shaw从来没有见过的——她见过Root受伤,见过Root痛哭,见过Root崩溃,属于她的Root仿佛永远在寻找快乐,但也永远头上悬着利剑。

这个Root不同,她看上去是真的轻松愉快,没有压力。


这不是她的Root。

Shaw的心脏因为这个事实而紧缩,她以为自己不在意Root是什...

+

无命名十题

洛阿哲:

- CP:肖根/全员

- 人物OOC预警。无法接受者请直接关闭窗口。

- 设定:接513之后。(十题时间线不一定是接在一起)

----

- 1. 婚姻


你看着她,她看着你。在简单的仪式和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你们终于结婚了。你们从未如此温柔过,大部分时间你们都处于一种索取和被索取的状态,有时候因为任务心血来潮来一场匆忙的sex。


你看着对方的棕眸,你的手轻放在对方脸庞拇指轻抚对方低声道:“我们结婚了。”


对方像一只黏人的猫儿蹭了蹭你的手,手搭在你的脖子轻按你的后颈说道:...

+

Shape of My Heart (18)

小驴屹耳:

现在的状态是佛性填坑。这个故事起头时那股气已经没有了,全局观崩了,结构散掉了。就这么散着有一段没一段地写,好像也还行。反正我估摸着现在还在等着的,大概是在等我收拾完正文后进入番(加)外(餐)。其实我的心情跟大家是一样的,这个故事前荤后素,内部生态严重失衡,我看着也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初心。但我得先养好这只猪仔,养全活儿了,不能缺胳膊少腿。

这一章里有个细节,来龙去脉在《Curing Hands》里讲过。它本来也是Shape of My Heart全篇的一部分,觉得发挥空间大,就被抽出去独立了。根视角的章节差不都可以独立成篇,本章同理。

听说有些章被老福特吞掉,正文完结后...

+

观测者(中二)

Noramyw:

作者:才不是1234呢,略略略


正文:

Root抬头看向高空,转瞬黑发女人手中的双刀就劈到了她的眼前,那真是很快的刀法,身体的动作没有一丝迟疑,最关键的是她的眼神,非常冷静,不因为嗜血而疯狂,不因为即将拿到的奖励和胜利而狂喜,甚至还带着戒备和警惕。

Root得承认,她喜欢具有这种特质的炼金猎人。


光芒亮起,有护罩将她从头到脚的保护住。

Root从胸口的项链里抽出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柄巨型镰刀,纯黑色,刀锋足够把那女人从中劈成两半。理论上来说,它会很重,但Root是这世上排名前十的炼金师,所以这柄镰刀和匕首的分量几乎一样轻。


黑...

+

观测者(上)

Noramyw:

大概是一个穿越时空拯救你的老套故事,伪科学。


正文:

Shaw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不是因为Samaritan对她做的那些事,或是Root的死亡,或者是Reese的死亡,而是因为忙碌。嘿,她忙着拯救世界不是吗?


所以当TM用Root的声音告诉她,接下来可以睡个好觉的时候,Shaw深深地吐了口气,然后陷进那张不怎么舒服的沙发里,指甲扒着沙发缝处的皮革,徒劳地挣扎了几下,就步入梦中。

Samaritan后遗症,她开始做梦。


开始没什么不寻常的,无非就是公园,转盘,死在她手下的人,Root,Reese。

Root。

还是...

+

普鲁斯特效应

Zerooooooo:

「生机,这个字眼很适合在Root褪去了睡意的棕眸里发生;生机,就像是二期作物,受午夜那场收割的刺激而茁壮生长」

Root消失三天了。用Shaw的话说,就是那女人又追随着她的AI上帝跑去天涯海角解决bad code了,这不代表她在意Root的去向,期待一字半句的口讯,即使下一秒回头就能看到那女人鲜活的身影,也不应该意外,Shaw笃定自己记不清Root失踪的确切时间了,三天,四天,要不然更久,随便了,横竖她都没可能无聊到拿笔在日历表上画叉计数。

暮霭沉沉,风吹皱窗帘,地铁飞驰碾过轨道的动静断断续续由远及近,窗边的人正心不在焉清洗盘子,果不其然连累衣袖被溅起的...

+

【短】Feeling

Zerooooooo:


#过去的产物

「唯一可以确信的是,You were my safe place.」

她鲜少主动谈论起自己的梦,也不常做梦。

如果说梦境是人潜意识的反射——这一说法拥有足够夯实的理论基础,那恰好证明她的生活波澜不惊,至少以她那颗反社会的心来说,生活已然无趣到连梦也乏善可陈的地步,又或许她隐藏得足够深,深到她对自己静默变化着的一切都毫无察觉。

起码撒玛利亚人妄图攻破薄弱梦境之于她的计划,受挫了上千次。——这不是侥幸的意外,是特工训练的一部分。

如往常一样在天亮时分醒来却没有睁眼,漂浮在眼前的一团朦胧的白色光影渐渐缩拢消失在视野边缘,那是支离...

+

【翻译】【肖根】Chain Rule (2)

chain: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Weytani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T

译者的话:这是我见过最年幼但是依然非常in character而且还隐约印合原剧情的小短篇。基本上就是为了这节才打算翻译的,所以后面的可能也不会翻了,除非哪位高人能在看了第四节后能告诉我怎么翻the daily grind和hump day的双关...


John紧紧捏着折好的纸条,对接下来的行动既期待又紧张。他已经计划了好几周了,对于完成这项任务的最佳方法始终举棋不定。

即使不需要去告诉一个女孩她让你抓心抓肺...

+

Sameen Shaw 关于Root 的五个迷思

R. H. Felidae Athena:

#开到了想要的新皮肤所以我真的在春节结束前更新了!(十五之前都是春节啦啦啦!)


#元宵节快乐!


#短小篇,食用愉快!~



*


Shaw 永远都摸不清Root 能从什么地方掏出什么令她惊讶的东西。



比如说安全屋一晚后的下水道里,不知道从哪来的护目镜;或者是从背后来的一针足以放倒一头公牛的镇静剂;再比如说……随时随地掏出来的指套。



她是说……没错,Shaw 也曾是个特工,还是特别厉害的那种,她当然知道什么样的服饰能怎么样隐藏起携带的东西。但是Root...

+

【肖根】050313

猫正:

重修 with my childish corgi gf  @歇息;AL 




     小杯内清澄的酒液,其酒精浓度可不如外观温和,但Shaw一杯又一杯的仰头饮尽。

     她刚把家裡整顿一遍。Shaw并没有洁癖,只是想在把Bear接回来前先营造出一个舒适的环境,顺手将屋里的窗帘拉开,让许久不见的阳光洒进屋内。

     战争已经结束了,以The Machine的重生和小队的灭亡...

+

The Lovers on the Bridge(三)

罐一张:

*久等了

电梯间        


正文

Shaw不常想起模拟里那些跟她发生过关系的男男女女,甚至完全不记得他们的脸。但再次和Root分开后,那天夜里的场景就时不时地来她眼前找存在感。也不完全是因为那天她根本没怎么睡,海风愈是夜深愈扰人,Root比她看起来要怕冷得多,迷迷糊糊地往Shaw怀里蹭,尽管她已经在那儿了。

“回屋吧。”

两个人躺在沙滩上的单薄让Shaw顾不上那些纠结来去的恐惧,她只想洗去浑身咸腥的潮湿和寒气,然后看着Root好好睡一觉。

听到她的话,Root...

+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