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Another(十上)

23鱼片粥:

前情回顾 九上 九下


 


 


***


 


噪音如同长矛贯穿她的耳膜。


 


越野车引擎发动声,保险杆撞击山壁声,子弹在林中飞溅射入脑壳时的碎裂声,惊恐呼叫的人声。


 


以及一个年轻女人哽咽又悲愤的哭声。


 


“You liar!”


 


她的呼吸有些凝重,闭塞的空间让过去二十四小时的记忆翻滚而来,如同北国的雪崩,要将她拖入阴冷的雪底埋葬起来。化脓的伤口重新破裂...

+

【短-正剧】As We Dance

S君:


自从放假之后就一直很不在状态,写的越来越糟糕,希望可以慢慢找回感觉吧

弥补一下没能看到肖根共舞
————————

你一向不太懂为什么有人会喜欢所谓的黄昏。
对你来说,黄昏只不过是晚餐前后的一段无聊时间,大多时候你都在独自回家或者离开家的路上,这取决于你今晚想好好休息还是寻欢作乐。当然,这两种情况只限于那颗见鬼的子弹打穿Root左胸之前。
你们在Vasily安排的疗养院住了将近半年,在这期间你一直担任着她私人医生的角色,就像她一开始就期望的那样,你一刻不停地play doctor(如果你们早些相遇的话,你大概也可以成为一个救死扶伤而不是缝缝补补的好医生).
Root恢复地很好,她在疗养院的每...

+

Something about PTSD

罐一张:

*短。如题,稍有涉及312&510的内容


关于PTSD的文献看了两篇,还是没有非常get到契合的初设感觉,所以就跟着感觉走了…欢迎捉虫…



正文



很难想象她们之间能有什么起大争执的原因,毕竟Shaw从不干涉Root继续为机器搞些代码工作或是在厨房里研究食谱,而Root对Shaw健身教练或是家庭医生的身份也没有什么意见。可能吧,Root会吃醋Shaw在健身房里多瞟了哪个女人两眼,Shaw也会生气她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但说来也都是些不足挂齿的小事,谁也只是调侃那么两句,从来不会上纲上线。...


+

Shape of My Heart (13)

小驴屹耳:


***



If I told you that I loved you


You'd maybe think there's something wrong



  十多年以后,有一个男人——一个足可以扭转你对“男人”这个词所有负面认知的男人——慢吞吞地向你描述了你的故乡小镇今日的面貌,那里的图书馆,酒吧,学校,警局,棒球场,和你童年时的朋友留在那里的墓碑。


  他的声音粗糙暗哑,质地奇异地接近你脑海中浮现的影像:一股缓缓擦过德克萨斯原野的,焦黄的阳光下携着沙尘的风。然而那一刻你和他正被堵截在州...

+

【翻译】Knock Three Times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Oh my Darling, knock three times on the ceiling if you want me.
Twice on the pipe, if the answer is no. -


配对:肖根;AU(实习医生和她的邻居);Shaw第二人称视角


作者:SpicyCheese ;原地址


授权:



翠老师,生日快乐。


*_*_*_*_*


通常情况下你已经完成了项目研究。或许会花个五分钟找个新地方。但通常情况下你的公寓楼不会恰好迎来一场臭虫的史诗狂欢,...

+

一天

蜘蛛:

肖根。


甜。


腻腻歪歪日常向。



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 雷声让人害怕


出去买晚饭的时候 觉得日子很舒服


这个故事就浮现了。



                              ...

+

Zolpidem Tartrate Tablets(唑吡坦)

罐一张:

短。本篇是突然想知道Root如果是个安眠药依赖者会怎样的迷之产物。日常系列暂时不更。


*唑吡坦,一种镇静催眠剂,别名思诺思(Stilnox),精神药品。小剂量时,能缩短入睡时间,延长睡眠时间;在较大剂量时,第2相睡眠、慢波睡眠(第3和第4相睡眠)时间延长,REM(快速眼动)睡眠时间缩短。
适应症:治疗偶发性、暂时性、慢性失眠症。
不良反应:眩晕、瞌睡、乏力、恶心、呕吐、头痛等。


**唑吡坦不宜长期服用,持续治疗时间不可超过四周。抑郁症、健忘症等患者慎用,不推荐作为精神疾病初始治疗用药,更不宜与酒精同时服用。药效作用时间与副作用情况因人而异,文中关于服用及药效所...

+

【肖根】Memory²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您的好友妇女之友李四已上线
*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之前我有一篇叫做Memory
*这篇万字小文章原本由我原创首发在星屑论坛上,我把故事修改了一部分,重新放到老福特上面来。所以如果有玩星屑的姬友请不要误会我是抄袭(比心)
*不论如何都拖了太久了_(눈_눈」∠)_
*万字一发完,HE放心食用


Shaw至今仍然能够回忆起那个初雪的早晨,街道有多么的空旷,路面星星点点的积雪融化泛出水光。她彻夜留守在面包店里,送走了陆陆续续坐地铁回家的店员,摘下自己的围裙挂在光秃秃的挂钩上,然后坐在餐桌边玩弄着John给自己留下的公寓钥匙。John租了一套新的公寓,因为明天一早就要去分店开门...

+

Shape of My Heart (12)

小驴屹耳:

Shape of My Heart (12)



***



(S)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S)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后来你时常想起这件事。那段时间你一个人在纽约城里孤魂一般地游荡,有看不见尽头的时间可以用来胡思乱想,你并不愿意这样:天知道你已经在意识的迷宫里活了有半辈子那么久,你想出来,从自己的大脑中逃出来,但回忆的画面涌入是你不能控制的。你耐心地等待它们褪色(你没有糊涂到期待自己能忘掉)。或许当它们没有现实中那样浓烈的色...

+

【正剧】Overcooked Mind

S君:


AU难产了......只写得出正剧

Shaw decided not to do booty calls ever again...thanks to jealousy.
———————

Shaw拖着快要散架的身子走在马路右侧的人行道上,努力控制着想要直接躺下倒头大睡的冲动,使劲揉了揉酸涩的眼睛。
机器给了她个夜猫子号码,Shaw一夜没合眼地跟着他跑了好几个夜店,最后为了把他从债主那里救走又飙了整整二十分钟的车,大腿上还挨了一闷棍,这也是为什么她现在看上去像个经历了末日party的瘾君子似的。
Shaw本想坚持回到自己公寓的,但她在路边的一栋出租楼前停了下来,那是Root的其中一个藏身地...

+

Fin.(肖根)

社会你八耻:

六一快乐。


——



1.


Shaw背过了身去。


她不是那种小女孩的性格,Root知道这一点——她转身的目的不是为了等自己叫住她,而是真的准备转身离开——但就在Shaw准备迈出那一步的时候,Root第一次有了尝试一下的冲动。


但那个名字被Root油然而生的巨大压力哑在了嗓子里,她意识到死亡的分量因为这个名字而变得沉重起来,Shaw这个简洁有力的单词成了一块千斤重的砝码,拉扯着Root的舌头。


Shaw没有迟疑的迈开了脚步,她也许是真的生气了,因而忽略了本应有的那句再见。


Root看着Shaw踩着...

+

【短-正剧】Chasing Fire

S君:


六一特献,无刀纯甜

Note:上帝经历了无一重复的、一万次都没能救下Root的模拟,但Sameen Shaw用同一种方式拯救了她七千次。
———————————

一块石头毁掉了你们的登山计划。
Root最开始提出来要到深山老林里去时你就不是很赞成。一是蒙大拿州的“公园”可跟纽约州不一样,你可不想走到半路被熊或者狼群追得连滚带爬;二是Root依然在复健,她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远足;第三点,伙食问题......湖边野餐这种事情怎么想也没有坐在店里吃牛排来的痛快。
但无论如何,你知道自己犟不过Root,最后还是跟她飞了大半个美国(这次你们买了机票,前特工也有懒得抢飞机的时候),在当地租了辆起码有...

+

【翻译】【肖根】Your voice and little else but my - (四)

秋乙一:

《your voice and little else but my assiduous fear to cherish》


(Bob Hicok - Other Lives and Dimensions and Finally a Love Poem)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见第一节


作者:phwa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119752


翻译: 秋乙一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M


特殊题材警告: 无...

+

【肖根】Waterloo Bridge (AU)

贰拾老木匠:

深夜晚睡产物,请多指教。

————————————————

冬天往往让人联想到无孔不入的寒风和飘飘忽忽落下来的雪。然而在这样一个不算极寒却又阴冷潮湿的地方,冬天是湿漉漉的空气,是仿佛把水灌进肺里的窒息。



聒噪的汽车发动机声在桥上来来往往,马车车轮声和马蹄喀哒声穿杂而过,戴黑色圆帽端穿着厚重大衣的男人整了整立起的衣领行色匆匆。画面中的一切都像按了快进键,除了在桥上倚着栏杆悠闲抽完一根烟的Sameen Shaw。今天是她休假里的最后一天,24小时过后她会身处在开往前线的列车上,车站里人们挥舞的帽子和手绢里没有一个会是为她。Shaw对此并不在意,并且她认为那样做蠢极了。...

+

Shape of My Heart (11)

小驴屹耳:

说明:继续410。根妹找大锤聊聊理想和人生。



***



(S)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S)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ROOT’,是Unix/Linux系统中的超级用户:她有访问所有命令和文件的权限。当然,我在给自己取名字叫做‘ROOT’时,并不知道这个,”Root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微扬着头,眼睛望向机器所在的车厢顶,声音和她的姿态一样,异乎寻常地平静,你只能透过她端正的背脊察觉到些许紧张。“那个时候我只是...

+

Initial D

S君:

来自姬友们的福利点梗


时间线:401-407之间


标题是个恶搞



车震,互攻,cp洁癖者请勿ky


——————————



Root总能在你最不想见到她的时候出现。


但事实上让你更懊恼的不是她神出鬼没这件事本身,而是她每次找上你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多多少少是期待着见到她的,无论是出于任务上的合作,还是某些让你难以启齿的原因。


你试图说服自己这不是所谓的“想念”,或者任何一种能让你们有所关联的、感情上的bond. 然而转念一想你又觉得这也是某种程度上的作贼心虚越抹越黑。


所...

+

Shape of My Heart (10)

小驴屹耳:

说明:来到官方剧情410。此前各章都是躲在官方剧情后面但不与它冲突,到了410这里行不通了。有贝贝熊,但没有大锤被铐在长凳上这件事。(有点小遗憾,因为正剧里这一幕太好玩了,三个人全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宅总配合她俩演戏,好娴熟。后来编剧还安排大锤说“kiss and make up”这样一句台词,我猜他/她是不是因为正剧里没时间演出来而心有不甘。)



***



(S)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S)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你就不应...

+

Demon【逆转世界1】

Noramyw:

作者:养成很好,然而太慢了,又很想吃肉,于是把世界线逆转一下,黑帮大佬RootX被捡回来养大的打手Shaw。具体的脑洞微博上有。



Sameen Shaw记得她头一回和Root躺在一张床上,那女人闭着眼睛,修长平板的身体陷在丝绸的睡衣、床单和枕巾里,棕色的长发丢掉了闪闪发亮的光环,柔顺地像一把富有生命的麦草,打着卷儿捧住Root的脸。


Root的呼吸很浅,Shaw有些不适地背过脸,感到有一段蜡烛似的热量,不论如何,还是从咫尺之间摸了过来,叫她意识到那人的存在,也叫她狠狠咬住了嘴唇。



在那不久之前,这个将她捡回来的女人...

+

Curing Hands

小驴屹耳:

说明:本来是Shape of My Heart后文中的一小段,稍稍改动,扩展了一下,差不多可以独立成篇。恰好赶上母亲节。


***


        你在地铁站的一个角落里发现Shaw的旧手机。她的数不清的旧手机中的一部。这种一次性手机是你们的工作中损耗率最高的物品之一,Shaw换手机几乎和你换假身份一样频繁。你知道Shaw会将废弃的手机彻底毁掉:她偶尔当着你的面做这件事,踩碎,掰断,或是别的什么带有微型暴力表演性质的小动作,夹裹着愉悦感,与她将衬衣从你身上撕掉时的愉悦感类同,仿...

+

【正剧】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S君:


The moment when Sameen Shaw figured out she could make her girl to feel better... emotionally... by just talking to her.
—————————

你惊讶于自己竟然熬过了这次家庭聚会一样的野餐。
毕竟,同时忍受Harold和Grace互相喂食、John的龙猫笑、Zoe的八卦、Joss的一脸严肃、Lionel可怕的吃相和Root一直在你背后悄悄(或者说明目张胆地)摸你腰侧的手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何况大家带的食物竟然是以素食为主。
你几乎生无可恋地抱紧了怀里的Bear.
但是当然,...

+

【短-正剧】Before Breakfast

S君:

Summary:Root是个相信缘分,或者说概率学的人,但她一直搞不懂Sameen Shaw的出现应该算做什么。Shaw没心思想这些,她只觉得每天能和Root一起醒来吃早饭就挺好的。

———————————

你有时候会很羡慕The Machine自行删除记忆的功能。
记忆在某些情况下就是累赘,是折磨和黑暗。而你人生中有二十年的时间都过着令那时的你享受,却让现在的你反感的生活。
那大概是一种懊悔,不解,或者自我厌恶。
虽然说那段并不愉快的时光已经成为了无关痛痒(好吧事实上也许还是能让你心痛或者心痒)的过去,你仍旧会介意。
你不太愿意回想起那些日子,即便此时此刻你十五厘米外就躺着世界上最美好的...

+

【肖根】Telephone booth(十)

Elroy:

 标题:Telephone booth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



 等级: G



 特殊题材警告:算是AU,英国背景






(10)






手里捏着张小纸条,当我终于几经周折辗转,站在了一栋百货大厦入口处的时候,心情复杂到难以言喻。



来到美国已有两个半周,借着哈罗德给我安排好的“交流大使”的身份,我在异...

+

【正剧】Brunch

S君:


@Mors吃了个木瓜 的生贺!生日快乐木瓜瓜!抱歉贺文迟到了,而且换了几次题材最后也没能写出说好的AU(捂脸)这几天实在有点没手感,求不嫌弃!

————————

Shaw又一次赖床了。
她醒来的时候深色的窗帘还把窗户遮得相当严实,一丝阳光也没有透进来,而床的另一侧已经平平整整,但还带着一点人体的余温。沐浴露的香味和她们在睡眠时散发的气味窜进她的鼻子。
Shaw满足地翻了个身,用小腿和手臂蹭了蹭光滑的床单。
那好闻的味道是如此浓郁,以至于她过了好一阵才注意到从外面飘进来的食物香气。
鸡蛋,肉沫,黄油,还有一些她不太能通过嗅觉分辨出来的食材。
“Sameen——”
Root拖着长音叫她...

+

Demon(十一)

Noramyw:

“你很了解Cole.”


Shaw看着Root,她的小恶魔小声地咳嗽着,手背擦过嘴唇。


“做了不少功课。”



Root的喉咙发着痒,似乎Shaw的手还在那儿,慢慢挤走空气,也挤走那些讨人厌的气味——人的气味。


好像她能离黑暗更近一步,某部分的Root觉得她喜欢那样,尽管她的手脚有些瘫软,尽管Root是不能随便在其他人面前露出软弱的。



谁让她没有Shaw强,Root想。



“那么,你有多了解我?” 


Shaw问道。


Root是

+

Demon(十)

Noramyw:

Micheal Cole是最早跟着Shaw的人。


他了解Shaw。


他试着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助她,保护她,但是有的时候......



比如当Shaw的小情人用那种高高在上的指使语气说话的时候。


或者Shaw默认了的时候。


Cole感到愤怒。



“射击游戏。”


Cole深吸了口气。


他决定第一盘放水,让那个孩子赢,也算是给Shaw面子。



Root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Shaw默默拿了瓶啤酒,还有点想叫人买些炸土豆圈来,但她不确定Root是打算速...

+

Demon (九)

Noramyw:

Sameen Shaw对Root的私生活没有兴趣。


Root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个理性的人类,一个恶魔崽子。


然后这个恶魔崽子逃课是为了谈恋爱。



谈、恋、爱。



Sameen Shaw坐在沙发上,深深谴责自己,为什么上一次做交易不带着Root玩,真的,她情愿看Root不当操作,开枪弄伤自己然后住医院去。


这并不是说Shaw打算干涉Root的私生活,也不是说Shaw认为Root谈恋爱有什么不妥,只是当你满怀希望,捡回来一只爪子尖利的狼崽子,看到她对你摇尾巴汪汪叫,还是会有那么一点.........


+

【肖根】Serendipity

猫子正:

刚好看到了之前的债,已经打了满长的,所以收个尾


警花Root x 街头艺术家Shaw


/


Root不禁苦笑着,似乎低估了那孩子。


「队长﹑局里——噢!」


匆匆来到她身边的是一位年轻的警员,有着一张亚洲的脸庞,看见眼前的景象,此时的讶然更加明显。


「北山,我会晚点回去。」


身为局里智能测验突出﹑必要时可谓辣手摧花的警花Samantha,底下的警员们没有人敢直呼她的名与姓,仅能小心翼翼地用她的绰号交流——Root,但不知怎么地,无论是什么台面下流通的八卦,竟最后总能传到她耳里。


大家只好维持一种心照不...

+

Demon(八)

Noramyw:

作者:这一章有Root和Hanna交往的描写,无法接受者请主动离开



Root从图书馆的电脑上登出,抹除自己的痕迹,然后悄无声息地走到Hanna背后。


年长一点儿的女孩很专心地在看书,纸页被她的拇指按着,有一道浅浅的痕迹。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Root挺喜欢这画面。


Hanna Frey是个赏心悦目的女孩儿,头发柔软,表情总是温和,眼睛里藏着天真和易受欺骗的那些被人们夸赞的“纯洁”品质。



“那感觉是怎么样的?”


Hanna Frey自言自语地道。...



+

【短-完结】Beneath Our Skin

S君:

A根O锤,正剧向


Note:强调一点,对于肖根来说ABO设定不是用来写ooc炖肉的,更不能打着炖肉的幌子宣扬性别歧视合理性。


这篇文章大概是用ABO世界观重新捋一遍原剧中她俩的感情线,从216到513。以及,Team Machine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人牺牲,无刀无毒,HE.



预警:不吃ABO或者只接受A锤的读者请慎入。



(感谢sunny宝贝儿的捉虫!)


——————————


信息素不会骗人。


尤其对于Shaw来说,她可以通过一个陌生人的气味辨别出对方是男是女,是alpha, beta还是...

+

Demon(七)

Noramyw:

Root不常做梦,但这天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硕大的玩具熊,追着Shaw跑,那个女人冷着脸,脚步不断往后挪移,直到退无可退,从身后掏出一把黑枪。

Shaw警告她不要越界。


但不那么做,乐趣何在?

Root扑过去,毫不意外地被枪击中,然后醒来,面对一堆泰迪熊。


......那个记仇的女人。


Root挣扎着从泰迪熊堆里爬出来,冷不防被脚下的泰迪熊绊倒,又摔进一只超大的泰迪熊怀里,险些窒息而死。

......很好,她今天不想去上课了。


Root翻过身,从口袋里挖出和那张信用卡一起偷来的手机(Reese当然没有注意到,人们总是...

+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