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肖根】Whisper

wolfling:

正剧向短篇

相关图片集合传送门

HE,请放心食用


————————————————————


       你一直认为声音是可以实体化的。举例来说,你能从旋转着出膛的子弹划破空气的撕裂声中描绘出它的形状、枪手的方位、以及配枪的型号......如果你离得够近的话,你甚至能感受到它经同枪管与大气的摩擦而产生的热量。不过真正遇到这种情况的机会微乎其微,多数时间里,你敏锐的直觉会早早感知到风险,特工本能先大脑一步做出反应,帮你躲过那讨厌的小东西。...


+

流水账

No.20160418:


说明:全程无重点。


*


在Root和你十指相扣的那天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你没再见过她。渐渐地,你的私人生活几乎又回到了遇到她之前的状态——好看的狗,好吃的牛排,无关Root的性。只是偶尔,你为了任务涂黑色指甲油,为了任务用电击器,甚至为了任务穿兔子拖鞋时,你想起她,庆幸她不用再失去你。


*


后来,你去了一趟Root的家乡,在小镇上漫无目的地走,炎热的空气爬上你的皮肤,阳光晃进你的眼睛,噪声在你耳边聒噪着,却浑然不觉难受。因为这些是Root经历过的事。你意...

+

小步舞曲【中】

蜘蛛:

【上】戳 这里 。

天知道我怎么还能写出个【中】。

最近刀片很多 刀刀扎心 不如来吃点OOC糖 又多又甜又不要钱。


“拯救世界 扮大英雄 是我的生活

和你于街边饭店 痴心说笑 慢慢吃喝 才是我的梦”

(我抄改安东尼的。)


最近状态极差 感谢读完的各位。


ps:重新发布了无数遍的我快被老福特的sensitive word搞得go crazy。。

能想象到吗 莫名其妙的sensitive word。

我一段一段...

+

Another(十一上)

23鱼片粥:

十上  十下


***


如果不是头部仍然疼得厉害,右腿无法正常行走。


如果不是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独眼杰夫真想从自己的工具箱中拿起一把螺旋钻,捣烂面前这个男人的脸。


他人生中第一次被一个女人以这种方式羞辱,更糟心的是,三号队队长在遇到这个女人之后还放走了她。


三号队队长此时战战兢兢地看着独眼杰夫和另外两名受伤的特工被人抬去救治,握着枪的手微微抖动。


事...

+

物理细节(十七)

小驴屹耳:

说明:这一篇的起因是在汤上看到一篇少年肖根AU(链接在此),被结尾处一个小细节甜到。不知作者这一笔是否有意关联到502里的一句台词(如果是的话真地非常巧妙啊)。


***


Physical Details. Ch. XVII


        若没有机器的提示,Root是不会记得的。

        出乎她的意料,关于模拟界面,重启成功后的机器能够正确记忆的多是一些琐碎至极的小事;...

+

小步舞曲【上】

蜘蛛:

肖根。

甜的。

是个AU。

OOC预警。

很努力不OOC了但……

是篇难产快一个月的OOC。

越OOC越难产,越难产越OOC。。。(杀了我吧- -)

没写完 【下】之后再写。

标题……与内容关系不太大 只是表达一种心情 还蛮符合整篇文。

本来非常想叫《旅行》的但是怕有人催我另一篇旅行【衰】

很长 写得不好 感谢能看完的各位。


             ...

+

【短篇-完结】Sotto Voce

S君:


军官肖x人鱼根
独立战争背景
神话设定来自加勒比海盗和海王
大概只是个平平淡淡的故事

Co-author:@淺眠SUNNY__ 
———————————

July 19th, 1784

十天前我按照John Reese镇长的要求,带着邀请函和推荐信出发去波士顿港找一位叫做Sameen Shaw的上尉。她是Reese镇长的战友,战争结束之后却没留下来接受晋升,一个人去了波士顿。
Reese先生一直在给她写信,希望她能回来受勋封官,但他从没收到过回信,直到前一阵才知道送信的人从来没找到过那个地址,便把信统统扔掉了。
Reese先生因为公务抽不开身,他写了信让我亲自送到Shaw上尉手里。他甚...

+

Traditional Way

蜘蛛:

肖根。

甜。

日常向。

这篇也应该算是难得的腻腻歪歪之外的温情向?

反正大概还是很腻腻歪歪。

文中提到的传统方式 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 反正会有一点点效果啦 不信你们去试一下=。=

记得还是我eeex告诉我的呢=。=


                          ...

+

答案

蜘蛛:

肖根。


甜。


仍旧是腻腻歪歪的日常向,已沉迷日常无法自拔。


想标题的时候不自觉想到了那句歌词:


『告诉我 答案是什么 你喜欢去哪儿


青海或三亚 冰岛或希腊


南美不去吗 沙漠你爱吗


我问太多啦。』


                       ...

+

【正剧】Fuzzy Flame

S君:


总觉得Shaw房间里的画架有点名堂
And guess who can always turn art into nerdy sexy shit lol
————————————

你不太确定上一次和Root走进这间公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也许是证劵交易所事件之前那一两周中的某个深夜,无关号码的任务让你们精疲力尽。你们拖着极度疲惫的身体推开房间门,甚至连衣服都没脱完就倒在了床上。
你仰面躺着,Root也是,不过她的姿势要更放松,毫不见外地在你床上伸展开四肢,章鱼似的不时扭动一下,没过多久你就听到了她入睡后的呼吸声。
这很不像你们的作风,但困意与疲倦也很快就包裹了你,你放任自己闭上眼睛,侧过身...

+

Another(十下)

23鱼片粥:

电梯间   楔子              


八上  八下  九上  九下  番外一  十上



***



所有的苦难都将归于无。



慕尼黑西南角并不起眼的一片土地上,三栋紧紧相连的商业大厦...

+

【正剧】Unfold

S君:


上次点梗的番外在写呢,先来个小甜饼
—————————

你打开行李的时候有了和之前每一次在安全屋或旅馆unpack都不一样的感觉。
你和Root都习惯于在城市间奔波,机器似乎把大多数纽约之外的任务都分给了你们,大概是因为它知道John比任何人都不放心把Harold扔在地铁站。于是你们隔三差五地就要往剩下的四十九个州跑,有时候是单人的任务,但更多时候是你们一起(对于这点,你很确定Root并没有暗中作祟,那些任务的确需要你们两个同时出现才能搞定)。
你的公寓里有个小行李箱,里面常年备着假身份、枪支、外伤药、换洗的衣服和其他一些必需品,你可以随时提上箱子出任务。你一向轻装上阵,所以unpack...

+

Shape of My Heart (14)

小驴屹耳:

***



That's not the shape,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有一次,你问Sameen,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你感兴趣的。你并不指望她诚实地给出答案;你甚至不指望她会回答你。你觉得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她会甩给你一个白眼,沉默地等待你的喘息平静,再把她刚才对你做过的事,换一种花样重复一遍。...



+

Another(十上)

23鱼片粥:

前情回顾 九上 九下


 


 


***


 


噪音如同长矛贯穿她的耳膜。


 


越野车引擎发动声,保险杆撞击山壁声,子弹在林中飞溅射入脑壳时的碎裂声,惊恐呼叫的人声。


 


以及一个年轻女人哽咽又悲愤的哭声。


 


“You liar!”


 


她的呼吸有些凝重,闭塞的空间让过去二十四小时的记忆翻滚而来,如同北国的雪崩,要将她拖入阴冷的雪底埋葬起来。化脓的伤口重新破裂...

+

【短-正剧】As We Dance

S君:


自从放假之后就一直很不在状态,写的越来越糟糕,希望可以慢慢找回感觉吧

弥补一下没能看到肖根共舞
————————

你一向不太懂为什么有人会喜欢所谓的黄昏。
对你来说,黄昏只不过是晚餐前后的一段无聊时间,大多时候你都在独自回家或者离开家的路上,这取决于你今晚想好好休息还是寻欢作乐。当然,这两种情况只限于那颗见鬼的子弹打穿Root左胸之前。
你们在Vasily安排的疗养院住了将近半年,在这期间你一直担任着她私人医生的角色,就像她一开始就期望的那样,你一刻不停地play doctor(如果你们早些相遇的话,你大概也可以成为一个救死扶伤而不是缝缝补补的好医生).
Root恢复地很好,她在疗养院的每...

+

Something about PTSD

罐一张:

*短。如题,稍有涉及312&510的内容


关于PTSD的文献看了两篇,还是没有非常get到契合的初设感觉,所以就跟着感觉走了…欢迎捉虫…



正文



很难想象她们之间能有什么起大争执的原因,毕竟Shaw从不干涉Root继续为机器搞些代码工作或是在厨房里研究食谱,而Root对Shaw健身教练或是家庭医生的身份也没有什么意见。可能吧,Root会吃醋Shaw在健身房里多瞟了哪个女人两眼,Shaw也会生气她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但说来也都是些不足挂齿的小事,谁也只是调侃那么两句,从来不会上纲上线。...


+

Shape of My Heart (13)

小驴屹耳:


***



If I told you that I loved you


You'd maybe think there's something wrong



  十多年以后,有一个男人——一个足可以扭转你对“男人”这个词所有负面认知的男人——慢吞吞地向你描述了你的故乡小镇今日的面貌,那里的图书馆,酒吧,学校,警局,棒球场,和你童年时的朋友留在那里的墓碑。


  他的声音粗糙暗哑,质地奇异地接近你脑海中浮现的影像:一股缓缓擦过德克萨斯原野的,焦黄的阳光下携着沙尘的风。然而那一刻你和他正被堵截在州...

+

【翻译】Knock Three Times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Oh my Darling, knock three times on the ceiling if you want me.
Twice on the pipe, if the answer is no. -


配对:肖根;AU(实习医生和她的邻居);Shaw第二人称视角


作者:SpicyCheese ;原地址


授权:



翠老师,生日快乐。


*_*_*_*_*


通常情况下你已经完成了项目研究。或许会花个五分钟找个新地方。但通常情况下你的公寓楼不会恰好迎来一场臭虫的史诗狂欢,...

+

一天

蜘蛛:

肖根。


甜。


腻腻歪歪日常向。



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 雷声让人害怕


出去买晚饭的时候 觉得日子很舒服


这个故事就浮现了。



                              ...

+

Zolpidem Tartrate Tablets(唑吡坦)

罐一张:

短。本篇是突然想知道Root如果是个安眠药依赖者会怎样的迷之产物。日常系列暂时不更。


*唑吡坦,一种镇静催眠剂,别名思诺思(Stilnox),精神药品。小剂量时,能缩短入睡时间,延长睡眠时间;在较大剂量时,第2相睡眠、慢波睡眠(第3和第4相睡眠)时间延长,REM(快速眼动)睡眠时间缩短。
适应症:治疗偶发性、暂时性、慢性失眠症。
不良反应:眩晕、瞌睡、乏力、恶心、呕吐、头痛等。


**唑吡坦不宜长期服用,持续治疗时间不可超过四周。抑郁症、健忘症等患者慎用,不推荐作为精神疾病初始治疗用药,更不宜与酒精同时服用。药效作用时间与副作用情况因人而异,文中关于服用及药效所...

+

【肖根】Memory²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您的好友妇女之友李四已上线
*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之前我有一篇叫做Memory
*这篇万字小文章原本由我原创首发在星屑论坛上,我把故事修改了一部分,重新放到老福特上面来。所以如果有玩星屑的姬友请不要误会我是抄袭(比心)
*不论如何都拖了太久了_(눈_눈」∠)_
*万字一发完,HE放心食用


Shaw至今仍然能够回忆起那个初雪的早晨,街道有多么的空旷,路面星星点点的积雪融化泛出水光。她彻夜留守在面包店里,送走了陆陆续续坐地铁回家的店员,摘下自己的围裙挂在光秃秃的挂钩上,然后坐在餐桌边玩弄着John给自己留下的公寓钥匙。John租了一套新的公寓,因为明天一早就要去分店开门...

+

Shape of My Heart (12)

小驴屹耳:

Shape of My Heart (12)



***



(S)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S)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后来你时常想起这件事。那段时间你一个人在纽约城里孤魂一般地游荡,有看不见尽头的时间可以用来胡思乱想,你并不愿意这样:天知道你已经在意识的迷宫里活了有半辈子那么久,你想出来,从自己的大脑中逃出来,但回忆的画面涌入是你不能控制的。你耐心地等待它们褪色(你没有糊涂到期待自己能忘掉)。或许当它们没有现实中那样浓烈的色...

+

【正剧】Overcooked Mind

S君:


AU难产了......只写得出正剧

Shaw decided not to do booty calls ever again...thanks to jealousy.
———————

Shaw拖着快要散架的身子走在马路右侧的人行道上,努力控制着想要直接躺下倒头大睡的冲动,使劲揉了揉酸涩的眼睛。
机器给了她个夜猫子号码,Shaw一夜没合眼地跟着他跑了好几个夜店,最后为了把他从债主那里救走又飙了整整二十分钟的车,大腿上还挨了一闷棍,这也是为什么她现在看上去像个经历了末日party的瘾君子似的。
Shaw本想坚持回到自己公寓的,但她在路边的一栋出租楼前停了下来,那是Root的其中一个藏身地...

+

Fin.(肖根)

社会你八耻:

六一快乐。


——



1.


Shaw背过了身去。


她不是那种小女孩的性格,Root知道这一点——她转身的目的不是为了等自己叫住她,而是真的准备转身离开——但就在Shaw准备迈出那一步的时候,Root第一次有了尝试一下的冲动。


但那个名字被Root油然而生的巨大压力哑在了嗓子里,她意识到死亡的分量因为这个名字而变得沉重起来,Shaw这个简洁有力的单词成了一块千斤重的砝码,拉扯着Root的舌头。


Shaw没有迟疑的迈开了脚步,她也许是真的生气了,因而忽略了本应有的那句再见。


Root看着Shaw踩着...

+

【短-正剧】Chasing Fire

S君:


六一特献,无刀纯甜

Note:上帝经历了无一重复的、一万次都没能救下Root的模拟,但Sameen Shaw用同一种方式拯救了她七千次。
———————————

一块石头毁掉了你们的登山计划。
Root最开始提出来要到深山老林里去时你就不是很赞成。一是蒙大拿州的“公园”可跟纽约州不一样,你可不想走到半路被熊或者狼群追得连滚带爬;二是Root依然在复健,她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远足;第三点,伙食问题......湖边野餐这种事情怎么想也没有坐在店里吃牛排来的痛快。
但无论如何,你知道自己犟不过Root,最后还是跟她飞了大半个美国(这次你们买了机票,前特工也有懒得抢飞机的时候),在当地租了辆起码有...

+

【翻译】【肖根】Your voice and little else but my - (四)

秋乙一:

《your voice and little else but my assiduous fear to cherish》


(Bob Hicok - Other Lives and Dimensions and Finally a Love Poem)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见第一节


作者:phwa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119752


翻译: 秋乙一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M


特殊题材警告: 无...

+

【肖根】Waterloo Bridge (AU)

贰拾老木匠:

深夜晚睡产物,请多指教。

————————————————

冬天往往让人联想到无孔不入的寒风和飘飘忽忽落下来的雪。然而在这样一个不算极寒却又阴冷潮湿的地方,冬天是湿漉漉的空气,是仿佛把水灌进肺里的窒息。



聒噪的汽车发动机声在桥上来来往往,马车车轮声和马蹄喀哒声穿杂而过,戴黑色圆帽端穿着厚重大衣的男人整了整立起的衣领行色匆匆。画面中的一切都像按了快进键,除了在桥上倚着栏杆悠闲抽完一根烟的Sameen Shaw。今天是她休假里的最后一天,24小时过后她会身处在开往前线的列车上,车站里人们挥舞的帽子和手绢里没有一个会是为她。Shaw对此并不在意,并且她认为那样做蠢极了。...

+

Shape of My Heart (11)

小驴屹耳:

说明:继续410。根妹找大锤聊聊理想和人生。



***



(S)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S)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ROOT’,是Unix/Linux系统中的超级用户:她有访问所有命令和文件的权限。当然,我在给自己取名字叫做‘ROOT’时,并不知道这个,”Root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微扬着头,眼睛望向机器所在的车厢顶,声音和她的姿态一样,异乎寻常地平静,你只能透过她端正的背脊察觉到些许紧张。“那个时候我只是...

+

Initial D

S君:

来自姬友们的福利点梗


时间线:401-407之间


标题是个恶搞



车震,互攻,cp洁癖者请勿ky


——————————



Root总能在你最不想见到她的时候出现。


但事实上让你更懊恼的不是她神出鬼没这件事本身,而是她每次找上你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多多少少是期待着见到她的,无论是出于任务上的合作,还是某些让你难以启齿的原因。


你试图说服自己这不是所谓的“想念”,或者任何一种能让你们有所关联的、感情上的bond. 然而转念一想你又觉得这也是某种程度上的作贼心虚越抹越黑。


所...

+

Shape of My Heart (10)

小驴屹耳:

说明:来到官方剧情410。此前各章都是躲在官方剧情后面但不与它冲突,到了410这里行不通了。有贝贝熊,但没有大锤被铐在长凳上这件事。(有点小遗憾,因为正剧里这一幕太好玩了,三个人全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宅总配合她俩演戏,好娴熟。后来编剧还安排大锤说“kiss and make up”这样一句台词,我猜他/她是不是因为正剧里没时间演出来而心有不甘。)



***



(S)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S)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你就不应...

+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