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人工智能(十三)

深沉的一只猫:

第十三章


Lionel Fusco是纽约第八分局的一名警探,当他拿着热咖啡和两个甜甜圈坐到自己的办公桌边上时,心情并不十分美丽。


最近的纽约并不太平,他管辖的地盘先是出现了一批手法熟练的金店劫匪,连续数天作案却一点面包渣也没给他们留下,然后昨天又发生了一起钢筋坠落砸死路人的事件——就好像Fusco的上司还不够恼怒似的。


叹了口气,Fusco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突出的肚腩,心思已经转到了抱怨警局的免费餐点上。如果不是总提供这种高糖腻歪又容易发胖的食物,他现在也应该是潇洒酷帅的大叔一枚,至少在陪儿子去打球的路上偶...

+

【试阅】肖根 Prisoner of Interest

细菌研究所:

POI 肖根

正剧向 第三季和第四季之间在监狱发生的故♀事

好久不见~这篇文和另一篇美国众神AU都有幸被收进《ENDLESS》肖根合志啦

肖根还能再战!!!!

具体信息戳这里


—— Prisoner of Interest 试阅 ——

  监狱的广播突然开始喊着她的名字,于是Shaw站起来,走上那条长长的、被没事干的犯人们过度清洁而反光的走廊,从两个拿拖把的犯人中走过去的时,根本没有在意她们投过来的眼神。 

“喂!我们刚刚才拖完地!” 果然,在这个无聊的铁笼子里,每个人渣都只...

+

Root关于Sameen Shaw的五个迷思

R. H. Felidae Athena:

#我又回来啦,我真的没有拖更

#Steam和Blizzard真滴不能碰,会中毒

#《Sameen Shaw关于Root的五个迷思》的姐妹篇


摘要:即使看过Sameen Shaw的所有档案,耳朵里还有一个无所不知的上帝,Root发现关于Shaw仍有许多令人着迷的未解之谜。


Root从来不懂为什么Shaw这么执着于吃这件事。虽然她来自德州,但是她对吃这件事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她不懂为什么Shaw会像Bear一样,见到食物眼睛就会发光,提到最爱的牛排脸上会浮现出兴奋的神情,吃东西的时候会把食物吃得干干...

+

Cakes

洛阿哲:

 - CP:肖根/根肖/RF

- 人物OOC预警。无法接受者请直接关闭窗口。

- 设定:现代AU【蛋糕师 Shaw X 作家 Root】

短篇。

----

Shaw不是一位很好的蛋糕师,但她是一位很好的聆听者。Shaw的小蛋糕店是与自己的好友John Reese合伙开的,大部分时间都是Shaw一个人在店里而Reese则是不知道溜去哪里逍遥快活经常几天或者几周后才出现在店里。


正在写作的Root看到放在旁边的熔岩巧克力蛋糕立刻抬头问道:“我没有点这个…是不是送错了?”


Shaw摸了摸鼻...

+

无命名十题

洛阿哲:

- CP:肖根/全员

- 人物OOC预警。无法接受者请直接关闭窗口。

- 设定:接513之后。(十题时间线不一定是接在一起)

----

- 1. 婚姻


你看着她,她看着你。在简单的仪式和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你们终于结婚了。你们从未如此温柔过,大部分时间你们都处于一种索取和被索取的状态,有时候因为任务心血来潮来一场匆忙的sex。


你看着对方的棕眸,你的手轻放在对方脸庞拇指轻抚对方低声道:“我们结婚了。”


对方像一只黏人的猫儿蹭了蹭你的手,手搭在你的脖子轻按你的后颈说道:...

+

Shape of My Heart (18)

小驴屹耳:

现在的状态是佛性填坑。这个故事起头时那股气已经没有了,全局观崩了,结构散掉了。就这么散着有一段没一段地写,好像也还行。反正我估摸着现在还在等着的,大概是在等我收拾完正文后进入番(加)外(餐)。其实我的心情跟大家是一样的,这个故事前荤后素,内部生态严重失衡,我看着也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初心。但我得先养好这只猪仔,养全活儿了,不能缺胳膊少腿。

这一章里有个细节,来龙去脉在《Curing Hands》里讲过。它本来也是Shape of My Heart全篇的一部分,觉得发挥空间大,就被抽出去独立了。根视角的章节差不都可以独立成篇,本章同理。

听说有些章被老福特吞掉,正文完结后...

+

普鲁斯特效应

Zerooooooo:

「生机,这个字眼很适合在Root褪去了睡意的棕眸里发生;生机,就像是二期作物,受午夜那场收割的刺激而茁壮生长」

Root消失三天了。用Shaw的话说,就是那女人又追随着她的AI上帝跑去天涯海角解决bad code了,这不代表她在意Root的去向,期待一字半句的口讯,即使下一秒回头就能看到那女人鲜活的身影,也不应该意外,Shaw笃定自己记不清Root失踪的确切时间了,三天,四天,要不然更久,随便了,横竖她都没可能无聊到拿笔在日历表上画叉计数。

暮霭沉沉,风吹皱窗帘,地铁飞驰碾过轨道的动静断断续续由远及近,窗边的人正心不在焉清洗盘子,果不其然连累衣袖被溅起的...

+

【短】Feeling

Zerooooooo:


#过去的产物

「唯一可以确信的是,You were my safe place.」

她鲜少主动谈论起自己的梦,也不常做梦。

如果说梦境是人潜意识的反射——这一说法拥有足够夯实的理论基础,那恰好证明她的生活波澜不惊,至少以她那颗反社会的心来说,生活已然无趣到连梦也乏善可陈的地步,又或许她隐藏得足够深,深到她对自己静默变化着的一切都毫无察觉。

起码撒玛利亚人妄图攻破薄弱梦境之于她的计划,受挫了上千次。——这不是侥幸的意外,是特工训练的一部分。

如往常一样在天亮时分醒来却没有睁眼,漂浮在眼前的一团朦胧的白色光影渐渐缩拢消失在视野边缘,那是支离...

+

【翻译】【肖根】Chain Rule (2)

chain: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Weytani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T

译者的话:这是我见过最年幼但是依然非常in character而且还隐约印合原剧情的小短篇。基本上就是为了这节才打算翻译的,所以后面的可能也不会翻了,除非哪位高人能在看了第四节后能告诉我怎么翻the daily grind和hump day的双关...


John紧紧捏着折好的纸条,对接下来的行动既期待又紧张。他已经计划了好几周了,对于完成这项任务的最佳方法始终举棋不定。

即使不需要去告诉一个女孩她让你抓心抓肺...

+

Sameen Shaw 关于Root 的五个迷思

R. H. Felidae Athena:

#开到了想要的新皮肤所以我真的在春节结束前更新了!(十五之前都是春节啦啦啦!)


#元宵节快乐!


#短小篇,食用愉快!~



*


Shaw 永远都摸不清Root 能从什么地方掏出什么令她惊讶的东西。



比如说安全屋一晚后的下水道里,不知道从哪来的护目镜;或者是从背后来的一针足以放倒一头公牛的镇静剂;再比如说……随时随地掏出来的指套。



她是说……没错,Shaw 也曾是个特工,还是特别厉害的那种,她当然知道什么样的服饰能怎么样隐藏起携带的东西。但是Root...

+

Shape of My Heart (17)

小驴屹耳:

Shape of My Heart (17)


说明:17这一章在大纲的构想中,看起来像是整个系列中最虐的,但写完发现也还好。如果有小伙伴在点开全文前需要一点心理建设,可以先跳去早先的一个故事:Seven(番外篇)[英文版:Return Zero],把它的时间线拉长一些(具体多长,大家自己看着办,看你对大锤有多狠),就构成Shape of My Heart的第17.5章。


***


It humbles my heart

For you are everywhere


很多年过去以后,人们仍然热衷于谈论那一天,“世界离开的那一天,”他们...

+

【肖根】Telephone booth(番外)

Elroy:

 标题:Telephone booth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

 等级: G

 特殊题材警告:算是AU,英国背景

非通俗类意识流爱情小说出没请注意、非通俗类意识流爱情小说出没请注意。

全文完结注意。


番外:


1、


捏着那张小小的便签,Shaw的表情十分复杂。当初在大学生先生面前赌咒发誓说自己绝不会回去,如果真的打了这通电话,那事情看起来岂不是就像是自己想要反悔似的?

开玩笑,Sameen Shaw从不反悔。

这么想着,...

+

[Shoot] Lifetime Beloved / 有生之年 / 现实向 /

荷兰汤啊:



>>>



    Shaw对于时间的概念,其实并不是很敏感。


    离开的人,消失的事,对她来说可以近在昨日,也会久远得好像是发生在上个世纪。


    就像她至今未曾太过深刻地感受到几十年已经过去了。


    要不是机器考虑她身体状况的原因,强制她退出直接行动,Shaw不会意识到自己的确正在面对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

+

【疑犯追踪】[肖根]呵,女人

子夜旦未央:

@固执的枯藤 小可爱的肖根点梗

这是一个非常正经的双黑帮大佬AU

1.

Shaw是一个黑帮老大。

在此之前,Shaw的父亲就曾经是一个黑帮老大,他算是个道上红极一时的大人物,走南闯北了这么多年,带领着手底下的兄弟们白手起家,打下了属于自己的江山,所到之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以说轰轰烈烈了一辈子。

但随着Shaw的出世和岁月的变迁,父亲也到了该放弃功名利禄、找块清静的地方安定下来的日子,他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选择了退休,把帮派和新一任帮派成员的继承权交到了长大成人的Shaw手中。

2.

在上任以前,Shaw就看了不少电影来钻研黑帮老大...

+

26英文字母全题【肖根】

洛阿哲:

人物OCC预警。

设定包含:正剧向,在513以后,各种AU,其他设定。

C2

---

- Fuck。(在513之后。)


“Sam…Oh!Sameen!”

“I…Sameen…Come…”

“Yeah…Root…”


Root会因为Shaw不在乎自己身体而生气,Shaw也是同理。经历粗暴的性/爱后,Root腰腹的伤口再次裂开,Shaw小心的帮Root更换绷带并且和TM聊了会任务安排之后搂着Root进入浅眠。Root在经历生死边缘徘徊之后依旧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小疯子,但是Shaw却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二轴。Shaw...

+

26英文字母全题【肖根】3

洛阿哲:

人物OCC预警。

设定包含:正剧向,在513以后,各种AU,其他设定。

C3。

---


- Kerchief/围巾。(在513之后。)


妳每年圣诞都会收到一份匿名快递,每年的礼物都是固定的围巾,只是颜色每年不一样。妳甚至以自身作为条件威胁TM不要继续订购围巾,可回答妳的依旧是每年一份快递。一直持续了五年。


妳受着伤,粗略的包扎伤口后迈着摇晃的步子往自己的住所走。妳不知道是妳失血过多出现的幻觉,还是真的有人站在妳家门口。妳摇晃走着在快接触到对方的时候倒了下去,在黑暗吞噬妳之前妳感觉到有人抱着你。...


+

26英文字母全题【肖根】4

洛阿哲:

人物OCC预警。

设定包含:正剧向,在513以后,各种AU,其他设定。

C4。

--- 


- Sanitarium/疗养院。(在513之后。)


妳失去了Shaw。妳不知道为什么本该死在狙击枪下的人为什么变成了Shaw。在打败Samaritan确定它不会重生后,妳依旧是模拟界面。妳指导新加入的小伙子们工作,妳捡到了Clare,妳通过TM从后台修改Clare的信息,妳成了她的监护人,她现在叫Clare Shaw。


TM在全面开放之后比以前更加强大,Harold偶尔会打电话回来询问TM的情况,但对Shaw的...

+

【肖根】Perpetual Canon

wolfling:

  • 半正剧向短篇

  • 原创角色第一人称视角

  • 照例HE

  • 部分描写非专业,欢迎指正

  • 狗年贺岁文,感谢Bear的友情出演

————————————————————

 “她弹得不赖,你知道。”我朝前方那个端坐于钢琴凳上高高瘦瘦的身影轻轻颌首示意,转头看向旁边正埋头于食物的小个子女人,微笑道。


“嗯哼~,”闻言女人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从手中的牛皮纸袋里又捏出一根薯条,舔掉附着在上面的盐粒,随意地丢进嘴里,继续面无表情的将视线搁置在对面。就像一团浓重的雾气,她又一次安安静静的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好...

+

Shape of My Heart (16)

小驴屹耳:

Shape of My Heart (16)


说明:510预警。


***


That’s not the shape
That’s not the shape ……


有趣极了。你琢磨了有十多年的那件事情真地到来的时候,跟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就像你和Sameen第一次上床也全然出乎你的意料——那是可以谅解的,在性爱那件事上。当时的你缺乏经验。死亡不同。你理应了解它。


你的母亲受折磨太久,离最后时刻还有很远她便已早早地放弃,你的存在不足以动摇她对速死的渴求,你也没有因为自己和她想要同样的东西而有愧疚。曾有一次,唯一的一次...

+

【肖根】我饿(下)

狮老虎:

“我需要你。”Root说。

Sameen Shaw开始认真地思考这整件事的可能性。首先,如果她放任自己继续被绑架,那么在这段绑架的期间,她就不用交稿了。

一个被绑架的人要如何交稿呢?

Sameen Shaw的嘴角甚至都上扬起来了。也就是说,如果Root的绑架在她的有生之年都一直进行下去,她就永远都不用交稿了。只是一点血液而已,她的身体每天都在矜矜业业地造出新的血液来供她更好地生存下去,做Root的长期或者短期饭票这都没什么。虽然听上去很古怪,但Sameen Shaw没有那么抗拒。

Sameen Shaw岂是蓬蒿人?

“我同意。”

Sameen Shaw...

+

Until we get there

stumpfe Axt:

圣诞特别篇。时间点:小分队打败Samaritan之后的某天。节日fluff。如果你用力寻找大概能看到一丝丝angst?果然我不是很擅长甜文,好啦至少我尝试了。捂脸。。。


***

天色渐暗,Shaw悠闲地走在小城的河边,清新明快的巴洛克式建筑在暗淡的照明下看起来仿佛被罩上了一层白天不曾有的神秘色彩,没过多久,河边的房屋陆陆续续亮起了灯光。Shaw放慢了脚步,闲碎地用靴子踢着地上的碎石子。前方几十米就是通往老城区的桥了,Shaw几乎有些舍不得把目光从眼前的风景挪开。


河边矗立着的大大小小的房屋看起来差不多高,有些墙上爬满了绿色的藤类植物和苔...

+

【授權翻譯】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完]

theonlyjakiecheung:

上文請走:http://jahansouz-j.lofter.com/post/1f11fa53_11c102c1

----------------------------------

下文開篇話:(不逼逼叨叨了)

關在學校整整一個月,終於能回家並整理完譯文稿件和大家一起分享啦,到這裡,全文也就完結啦~Enjoy~(文筆太渣什麼的大家將就看?)

錯別字什麼的有點懶請勿糾謝謝!


-----------正文走起----------

*

    “Root.這.他媽....

+

【肖根AU】我饿(中)

狮老虎:

冰箱?
巧了。Root不仅有冰箱,她的冰箱还是一个能塞下两个完整成年壮汉的高功率大冰柜,专门用来冷藏那些她拖延症犯攒着处理的尸体和组织。等到冰柜塞满了不得不处理尸体的时候,她开车,一个月左右出一次城。
Root再一次对人类科技的发展水平赞叹不已。

其实Root并不是非得每次都把人弄死,但她必须找清醒和干净的猎物,无论是醉鬼、毒虫还是血液里有麻醉成分的血液都会让她难受到呕吐。要生存下去的最基本条件就是Root必须保证自己的身份不被泄露,被抓起来实验解剖从来不是她计划中的人生体验。
Root掀开冰柜门,确定了里面闻起来没有很难受,然后把一大袋牛排和速冻水饺塞在其中一具冻得青紫发黑的...

+

【授權翻譯】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part 1]

theonlyjakiecheung:


迷妹這聲“Absolutely!“”簡直是喊道心坎裡去呀!

首先非常感謝基友 @木 幫忙取得授權,(發送愛光波——啾咪~)


-----------下面說正事兒---------------

沒有很多時間給我逼逼叨叨了,本來第一次發中譯我應該很鄭重其事才對,但是問題是我沒有很多的時間,週末回家這一天忙得天昏地暗,下次回家要一個月之後,所以很抱歉下part要等到一個月後[兩part即結束,本來就是短文]

真的很想把已經翻好的全文一次發完,但是在紙上沒有碼進電腦....很無奈。

真的很想按

+

Shape of My Heart (15)

小驴屹耳:

说明:还在的读者,谢谢你们的耐心。这章虐。


***


He deals the cards as a meditation

And those he plays never suspect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的事,应该是很早以前了,你问Root,为什么用“她”称呼机器但撒玛利亚人却被定义为男性。


你们刚刚从一场悠长的缠斗中解脱出来。说“解脱”一点儿也不为过,你偶尔会把自己放在机器的视角,想象你们在床上的画面,大概可比拟于洗衣机结束工作后滚筒里衣物的状态,把每个人的每一条胳膊每一条腿分清楚不是容易的事。(你好奇机器的脑回路是像Finch...

+

【肖根】ME AND MY GIRL(1)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我胡汉三!
终于!
回来了!……
其实是因为这段时间在星屑更新新文……
接受我爱的拥抱吧!

*灵感来源是1995年宝冢月组的歌剧《Me and my girl》。这部堪称神作,演员阵容强大并且大部分当时正值颜值巅峰,如果大家看了这篇文对原本的故事感兴趣可以去BILIBILI搜索来看。这部剧原本是英国的。(*°ω°*)ノ

夏天的赫尔福德伯爵府邸,在往年可是从来没有停下过一丝一毫的热闹气息的。大抵是明白点的人,或者是想要卯点劲儿往上流社会钻的年轻人都知道,就好像在法国出了巴黎之外的地方都叫外省,俗话说的英国的中心是伦敦,那伦敦如今的中心应该算上赫尔
福德伯...

+

【肖根】《玫瑰与鸦》(完结)

上清破云:

文/上清破云

肖根同人,特工Shaw x 黑s客病娇Root,性格方面大概是前期的两只,非同伴设定,三观十分不正……有那么一点点血s腥,一发完结!鞠躬,真的很病如果雷到请默默右上角,如果食用愉快请告诉我w。


因为被吞了好几次,大量使用软件修改词句感觉稍微会有些影响观看抱歉orz。微博地址走这里: (上) (下)


(上)


“想要去伤害,想要被伤害。”


*


——你亲眼见过杀丶人犯吗?


如果在半个小时前有人这样问Root,她一...

+

物理细节(十八)

小驴屹耳:

说明:我有一个关于睡姿的headcanon,以前也写过;因《The Gifted》里的一幕,又想起来,觉得可以专门凑一篇。有些细节梗是在微博上看到,感谢@杰罗杰罗,@daredemonai_nobody哟,@叉叉勒个木


***

Physical Details. XVIII


她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夜晚,Shaw就知道,Root在江湖上的名声是被严重夸大了。


说“一起度过”,实在勉强,因为她是被绑架到那个安全屋的。固然,严格意义上的绑架事件在Root割断束线带那一秒就算终止了,但道德绑架也是绑架。Root是熟谙道德绑架的人心骇客,在这方面...

+

三十題之一

All U need is SHOOT:


BGM:Aftertaste / Don't Need Nobody

           We Can't Move To This / Scream It Out - Ellie Goulding


some sugar for some people.

need to break my words, sorry.

accidents....



+

人工智能(十二)

深沉的一只猫:

第十二章




“喂!”Reese轻轻戳了一下正在发呆的Shaw的胳膊,“在想什么?”


被打断了沉思的Shaw抬起头来,对着钻进副驾驶的战友说,“你不觉得太轻松了?”


“什么太轻松?”Reese楞了一下,然后一秒钟反应了过来,朝后座的位置歪了歪头,“你是说它?”


Shaw微微动了一下,她还是对这个代词有点不舒服。


“你在想什么?”Reese简直无语了,他就没见过这么顽强的俘虏好吗?虽然是机器人......“你可是连看家本领都拿出来了才榨出这么点信息.......你还觉得太轻松了?”


Shaw摇了摇头,不对...

+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