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正剧】Brunch

S君:


@Mors吃了个木瓜 的生贺!生日快乐木瓜瓜!抱歉贺文迟到了,而且换了几次题材最后也没能写出说好的AU(捂脸)这几天实在有点没手感,求不嫌弃!

————————

Shaw又一次赖床了。
她醒来的时候深色的窗帘还把窗户遮得相当严实,一丝阳光也没有透进来,而床的另一侧已经平平整整,但还带着一点人体的余温。沐浴露的香味和她们在睡眠时散发的气味窜进她的鼻子。
Shaw满足地翻了个身,用小腿和手臂蹭了蹭光滑的床单。
那好闻的味道是如此浓郁,以至于她过了好一阵才注意到从外面飘进来的食物香气。
鸡蛋,肉沫,黄油,还有一些她不太能通过嗅觉分辨出来的食材。
“Sameen——”
Root拖着长音叫她的名字。她总能知道Shaw什么时候醒来,这让Shaw觉得很不可思议,就好像Root有某种感官上的传感器或者开关一样,Shaw无论做点什么她都能感应到。
“Sam——”
黑客的声音听起来放松又愉悦,很符合一个周末早晨的随意慵懒。而且对她们来说,对方的名字可以代表很多意思。比如被拖长音的“Sameen”意味着Root在叫她起床,或者拜托她给自己揉揉肩膀,而短促但轻柔的一声“Sameen”大多时候是Root疲倦或者和她聊到关于过去的话题时才会叫的。
对于Shaw,不同语调的“Root”也同样可以表达她的担心、着急、不耐烦,或是撒娇(虽然自从她们“退休”之后Shaw就不太用跟Root撒娇来换取一次任务机会了)。
“I'm alive.”Shaw转了转肩膀,然后穿上了搭在旁边椅子上的长裤。
阳光随着窗帘被拉开一下子涌进了卧室。
This's so Texas.
Shaw扬起一边的眉毛。
她们在战后搬到了达拉斯。她和Root都出生在德州,她来自Tarrant,Root的家乡在Bishop—两个无人问津的小地方。
虽然她们都会时不时怀念起纽约的热闹,但达拉斯也很不错,至少Root不会再被冻得穿五条裤子出任务,她也不用再忍受雪花飞进眼睛里。
Shaw路过了Root的书房,书架上满满地摆着和电脑工程的专业书,其中一个角落里还有一些小说。
她从来没看到过Root读那些书,但Root总是懂得很多,也许她能把它们倒背如流,就好像她的脑袋里装着记忆芯片似的。
Shaw摇了摇头,颇为放松地走进了厨房,那瘦高的身影背对着她,以一种音乐般的流畅动作小幅度地晃着。
Shaw从后面抱住了她,双手按住她的腰侧,她喜欢这样,也许和她的控制欲有一定关系——Root的腰纤细得不合逻辑,她的手掌可以完全地捏住。
“闻上去不错。”Shaw有些勉强地把下巴垫在了Root肩上,她的肩膀也瘦得硌人。
Root用木铲翻炒着焦黄色的肉沫,油在锅内翻溅的滋滋声很悦耳。
“你是说我吗,亲爱的?”她以一种绝妙得弧度侧过头,蹭了下Shaw的脸颊,Shaw觉得胸口的某个地方在发痒。
“你,还有早餐。”她放弃了垫着脚靠着Root的肩膀,直接撩开那片遮住她后颈的卷发,带着早间的慵懒慢慢亲吻着,像是在品尝她的肌肤。
怀里的黑客动了动身子。
“这已经算是早午饭啦,Sameen.”她把冒着香气的肉沫倒在盘中摊好的鸡蛋饼上,然后用木铲掀起边缘,卷成了蛋卷。
Shaw唔了一声,带着茧子的手不舍得离开黑客的腰,最后放在了她的臀线上。Root喜欢穿有着较长下摆的纯色长袖,而Shaw喜欢把手探进去轻轻掐住那里的软肉。
“也许你会想先填饱肚子,sweetie. 虽然我们知道你的体力很好。”她刻意向后顶了一下,让Shaw的手更好的贴合上她被牛仔裤包裹住的臀部。
这是典型的Root式小把戏,而Shaw乐此不疲。
但Root说的没错,Shaw的精神头很足,不过当她疲惫的时候也很明显。而Root虽然没那么好的体力,可她不会让任何人看出她精疲力尽的样子,哪怕她已经两晚没合眼,或者在外边奔波了一天。
好消息是她们现在再也不用总把自己累的丢半条命了。
她们可以一起赖床,然后共进早午饭。
哦而且,Root的厨艺大有长进,虽然还没能做到像她本人一样可口。
Shaw愈发觉得怀里的人让她胃口大开了。
“Root...”她的手伸去了前面,摸索到那一颗碍事的纽扣,麻利地解开。
Root似乎没料到她刚起床就有了兴致,她费力地转过身,Shaw还低着头在跟她的紧身牛仔裤做斗争。
“你这是还想再续昨晚的好梦吗Sameen?”
黑客露出一个标志性的笑容,用一根手指力道适中地戳了下Shaw的肩膀。Shaw知道那是Root在告诉她换个地方。
“那是昨晚的事了,Root.”她轻而易举地把她抱起来,一个转身把她抵在冰箱门上,Root轻哼了一声。
Shaw把头埋进她散发着香味的颈窝,厨房里食物的味道也不能和这相比。
但她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她们的动作停了一秒,然后都笑出了声音。
Shaw在被Root推搡着乖乖坐到椅子上时感到惋惜的叹了口气。
Root做的早午饭很好吃,但Shaw对天起誓,那并没有爽过她们本来要做的事情。
“你知道人们为什么喜欢赖床吗,Sameen?”Root端起马克杯,里面棕得发黑的咖啡和煎鸡蛋的香气很搭。
Shaw从很久之前就注意到Root只喝黑咖啡,不像Shaw那样加将近三分之一的牛奶。那股苦涩也许和Root蜜样的眼睛和声音并不相符,但也不违和。
似乎没有什么东西是和Root相违和的,Shaw想着,也许世上最违和的事情就是一个黑客杀手和一个前特工相安无事地坐在餐桌旁,悠闲地讨论“人为什么会赖床”这种问题。
而Root确实把她问住了。
Shaw从来就不是一个能允许自己把清晨的锻炼时间用来睡懒觉的人,她之前的医生和军旅生涯也加剧了这个习惯。
所以说她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放任自己一觉睡到将近中午的呢?大概是她和Root搬到这里之后?
Shaw记不太清楚了。
“从医学角度来讲,我们都会想要更充足甚至过量的睡眠。”
Root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用左手托住了下巴,似乎在等待Shaw给出什么其他的答案。Shaw知道的——她想要听那种nerdy又性感的答案,可惜的是Shaw没有她那样随便一开口就可以调情的本事。
可Shaw在这方面还是有足够的信心的。
“对于我来说,”Shaw补充道,“赖床是浪费时间,不过你知道有种说法是......”
她刻意顿了顿,这成功勾起了小黑客的好奇心。
“做让你享受的事情不算是浪费时间。”
Shaw认真地望着她棕色的眼睛,身子向前探着。Root却在憋笑,就好像Shaw很不会甜言蜜语似的,后者不满又有点失落地撅起嘴。
“Actually Sameen,”Root像是安抚一个因为没得到表扬而委屈地要哭鼻子的孩子一样赶紧握住了Shaw的手,”睡懒觉说明你在入睡时有着足够的安全感。”
Shaw的身子僵硬了一下,她皱起了眉毛。
那个词对于她来说又些过于敏感了,Root应该是知道的。
“而早午饭意味着安心。”
Root用叉子在餐盘上画了个圈,另一只手抚摸着Shaw的手心,Shaw再一次感到了那种难以平复的痒。
“And I'm so glad that... You feel safe enough to sleep in and enjoy such an easy brunch... With me.”
Shaw轻轻哼了一声,她发愣地,或者说出神地盯着Root.
她大概已经料到了她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但Root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一枚戒指,它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不过被保存的很好。
“这是我离开Bishop时带着的,我母亲的东西。”Root的声音颤抖了一下,不是她平时的那种颤音,更像是没控制住的哽咽。
“Root...”Shaw放下了手里的餐具,不知所措地磕巴起来,“Root,我......”
“你愿意嫁给一个为你提供安心感和早午饭的人吗?”
Shaw微微张着嘴,看着对面难得一脸严肃的Root无奈地笑了笑——随便挑了个时候求婚?这很Root,非常Root.
“看在没有其他人会答应的份上。”
Shaw自己拿起了戒指,端详了一阵然后戴在了手上,这下换作Root不知所措了。
Shaw抬起戴着戒指的右手,用拇指摸了摸Root左脸上的一颗痣(Root似乎很不喜欢它,通常情况下她会用粉底遮住),然后掐了下她的耳垂,像是在责怪Root干什么事都不挑个好时候。
“Sameen,这真是......”Root脸上又恢复了那股得意劲儿,她拉住Shaw的手,吻了吻她的手背,就好像她是正在对女士行礼的王子。
“饭都凉了。”
相比之下Shaw知道自己的耳根热得发红,但她故作镇定、半开玩笑地抱怨了一句。
Root试图站起身,也许是想去重新做一份吃的,Shaw揪住了她的袖子,把她拉回椅子上。
“别走,我们得商量一下戒指上刻Ms.&Mrs.Shaw还是Ms&Mrs.Groves.”

—————————



(文风不稳真的好闹心啊!!!
顺便日常催更木瓜!)

评论
热度(234)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