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Demon(七)

Noramyw:

Root不常做梦,但这天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硕大的玩具熊,追着Shaw跑,那个女人冷着脸,脚步不断往后挪移,直到退无可退,从身后掏出一把黑枪。

Shaw警告她不要越界。


但不那么做,乐趣何在?

Root扑过去,毫不意外地被枪击中,然后醒来,面对一堆泰迪熊。


......那个记仇的女人。


Root挣扎着从泰迪熊堆里爬出来,冷不防被脚下的泰迪熊绊倒,又摔进一只超大的泰迪熊怀里,险些窒息而死。

......很好,她今天不想去上课了。


Root翻过身,从口袋里挖出和那张信用卡一起偷来的手机(Reese当然没有注意到,人们总是这样,当他们知道一件事后,就会放弃知道更多),按下熟记于心的号码。

几秒之后,电话接通了。


“是的,我是Samantha Groves,我的母亲状况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没什么起色,你想要和她说话吗?”

“不用了,请照顾好她。”


Root在地上躺了一分钟,想着她在德克萨斯州卖掉的那栋房子,阳光、苹果以及院子里的秋千,接着站起来,把那部手机拆开,扔进冲水马桶里。

她可不想留下任何证据。


“Sam?”

门外传来Hanna Frey的声音。

“上课要迟到了。”


“我还没穿衣服。”

Root打开冰箱,取出面包,生菜,紫甘蓝,又踮脚打开橱柜,把花生酱抓到手上。

与此同时,她听见门外惊慌的呼声。


好玩。

Root想,慢悠悠地给自己做三明治吃。


“第一节课九点开始,不要迟到了。”

Hanna的脚步声远去了,突然又近了。

“那个老师很严厉的。”


“唔......”

Root咬了一口面包,决定把泰迪熊家族扔进校长的办公室。

嗯,再附上祝福的卡片,署名Sameen Shaw好了。


Hanna的脚步声再次走远了。

Root伸了个懒腰,当了一周的好学生,她有点腻。

从建筑设计图来看,出口一共有三个,考虑到交通工具、往返时间......


“Sam......”


Root看着腕上的手链,叹了口气。

Hanna Frey是个固执、善良、有那么点好管闲事的人。

幸好她长得很可爱。


“我不想去上课,Hanna。”

Root打开门,顺手塞给Hanna一只泰迪熊。

她眨眨眼,露出撒娇的表情来。


Hanna Frey很明显地脸红了。


“上课多蠢啊。”

Root说道。

“我不认为他们能教我任何实用的东西。”


Hanna Frey想,Sam要带她出去玩吗?像其他的男生一样?


“出去玩怎么样?”

Root抓住了Hanna Frey的手,拇指不自觉地勾了勾,就像Shaw曾经抚摸她脸颊的方式。

Hanna的手很软,比Root的要热,还有一点汗。


这就是和其他人接触的感受,真实......算不上美好。

Root认真地注视着比自己高一些的棕发少女,冷静地分析她同意的概率。

低于百分之五十。


Root看了一眼手链,Hanna Frey不自觉地也看过去,咬了咬嘴唇。


高于百分之五十。

Root放开了Hanna Frey的手,做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高于百分之七十。


“去哪儿?”

Hanna Frey投降了。

没有人会在Sam露出一丁点儿伤感的表情的时候,还无动于衷的。


至少她不能。


“跟紧我就好。”

Root笑了一下,在心里排除了几个选项。

Hanna应该会喜欢安静一点的地方。


图书馆?她正好可以锻炼一下。


“就这么一次。”

Hanna Frey郑重其事道。

Sam是新学生,就算再怎么聪明,还是需要适应的时间的。


Root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如果偷了老师的摩托车,会怎么样?


TBC

作者:陡然发现不会写校园恋爱,摔

评论
热度(173)
  1. FAQ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2.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