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Demon(四)

Noramyw:

Root是个...奇怪的孩子。

她没有父亲,母亲总是在生病,算得上喜欢的东西只有两样——镇上的图书馆,和削给母亲吃,却往往会剩下一部分的苹果。


12岁的时候,Root的母亲住进了附近的疗养院,资金来源是Root利用图书馆内的电脑,找到的银行漏洞。

Root给自己办理了转学手续,把房子卖掉,坐上随意挑选的巴士,离开了那个镇子。


她去看了一场科技展。

过了半个月,她回到疗养院,在母亲的病床旁看完了薛定谔的《生命是什么》。

临走的时候,Root拿走了标准营养餐的布丁。


比苹果要甜一点。


来到纽约是偶然。

Root打了个盹,一睁眼就是天黑了,她下了车,打算在附近街区找一户没人在的房子睡一晚上。

然后她就被绑架了。


Root身上有一把小刀,她利用它拆了劣质的床,再利用床的支架在墙角弄了个洞。

Root考虑过杀人,但最终决定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她可以就那么消失,像从前一样。


这个世界上,Root是一个幽灵。

没有人在意她,她也不在意任何人。


......然而,她现在坐在教室里,有一个棕发的甜美女孩儿站在面前,真诚地说“你好,Sam。”

Root回了一句你好,摊开化学书,在扉页郑重地写上:

“Sameen Shaw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是的,Root离开Shaw视野范围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谷歌她。

Shaw的网络档案显然有专人负责,Root没有找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作为恶作剧,Root在纽约最年轻的黑帮领袖的履历上,加了一条,曾经在知名化妆品专柜当过半年的推销员。


“我是Hanna,Hanna Frey.”

棕发的女孩儿站在Root面前,两颊有几颗小雀斑。

一个阳光的女孩儿。


“Sam Grey.”

Root点了点头,突然地问道:

“你喜欢吃苹果吗?”


“还、还行?”

Hanna Frey犹豫地回答道,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Sam。


“午饭的时候把苹果给我,化学笔记我替你做。”

Root的目光投向Hanna Frey,以及她身后不远处的平头男孩儿。

“他想带你出去玩,不是吗?”


“是......”

Hanna Frey微微睁大了眼睛。

“我本来只是想请你帮我把请假条给一下老师......”


她怎么知道的?


“所以,笔记你还要吗?”

Root歪了下头。

“我很喜欢吃苹果。”


“当然,谢谢你。”

Hanna Frey走出两步,又走回来,疑惑地问道:

“你听见我和他说话了?”


“不,我只是聪明而已。”

Root撕下一页空白的纸,写上Hanna Frey的名字。

“拼的对吗?”


Hanna Frey的目光落在Sam白皙的手腕上。

“少了个h,是Hannah。”


Root低头加上那个字母。

希伯来语,像天使一样甜美。


“你看上去很小。”

Hanna Frey在旁边坐了下来。

Root瞥了她,以及她身后脸色发懵的男孩儿一眼。


huh?


“跳级。”

Root指了指墙上的时钟。

“要上课了。”


“所以......你就像是那种,福尔摩斯,一样的小孩儿?”

Hanna Frey兴致勃勃地问道。

她朝男孩儿比了个对不起的手势。


Root被瞪了一眼。

好极了,如果是这样的话......


“福尔摩斯是个反社会,瘾君子,对死人着迷不已。”

Root冲Hanna Frey挑了挑眉。

“我可比他好多了。”


TBC

评论
热度(189)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