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肖根】Telephone booth(九)

Elroy:

 标题:Telephone booth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


 等级: G


 特殊题材警告:算是AU,英国背景










(9)




数日之后,当我坐上了开往美国的轮船时,还是不很清楚,格罗夫斯女士究竟是如何在那堆看起来无比陌生的字符之中那么确信地指出肖女士的名字的。


回忆起那时候的情景,格罗夫斯女士站在我身侧,指尖点在那个看起来无比陌生的姓名上面,声音发颤,语气却笃定。她告诉我,这个人,她点着的这个名字的主人,就是萨米恩 肖,她确信无疑。我注意到她平时总会涂成暗色的指甲如今干净光洁,也许主人已经很久未曾将心思分给它们了。


格罗夫斯女士说完那句话之后就握住我的胳膊,握得紧紧地,眼睛中泪光朦胧:“虽然我知道这个请求有些太过了,但是我能否恳求您帮我这个忙?去美国,帮我找到萨姆。”


“我不觉得自己能帮得上忙。”


“你可以的。”哈罗德突然出声了,“你供职于一家很不错的报社,如果可以说服这家美国报社的话,我们完全可以以合作伙伴的身份打听到想要的东西。”


我口干舌燥,简直不知道要如何纠正他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但是,必须提醒您,我只是一位不起眼的小员工,我……”


“请不要紧张。”哈罗德温和地打断了我,“我知道你的想法。说服你们报社的事情我会负责,而且也会帮你要求到这个出差洽谈的机会,你只要同意帮这个忙,其他的铺垫我们都会做好。”


我的老天啊,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的口气轻描淡写地好像这件难如登天的事情只消伸伸手指就可以做得到?为什么这种怪事会找上我?“我们”又是指谁?


许许多多的问题已经要把我的大脑塞爆了,但是看着格罗夫斯女士殷殷期盼的神情,阿门,上帝作证,我说不出拒绝的话。


我的舌头在口腔里弹动,片刻后,等这种神经质的痉挛过去,讷讷地同意了他们这听起来荒诞不经异想天开的想法。然后我们就平静地告别分手了。




如果我那时还抱着百分之一的希望,希望他们只是在吹嘘,希望自己可以不用被卷入这件麻烦的事情,那么等周一,我在大楼里亲眼看到哈罗德穿着考究的衣服,坐在我们办公室里和老板握手的场景时,终于肯死心承认他们是认真的。


我的老天爷啊。


他们是认真的。要把我漂洋过海送去一个陌生的国度,让我在茫茫人海中打捞一个有意隐姓埋名的本地人。


上帝原谅我。我去你妈的。




我坐在那艘客轮上,静静思索了一下出发前那三个人对我的殷殷嘱托。


格罗夫斯女士:“我相信你。如果有了萨姆的消息,请第一时间打电话来。我昨天已经测试过了。”顿了一会儿,她从口袋拿出一个信封塞给我:“如果你见到她,无论她是不是愿意回来,都请帮我把这封信交给她。信封上面有电话号码,你告诉她,我会守着电话, 等她打来。”


哈罗德:“如果你找到肖女士的住址了,请不要着急立刻拜访。先去买一支上好的红酒,或一瓶纯麦威士忌,再带上一份五成熟的牛排,最好是西冷,沙朗也勉强。这些东西会帮你大忙。”


我:“……”


里瑟先生:“……”哦,里瑟先生没说什么具有建设性的内容,他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给了我一个迷人的笑容,然后用那哑哑的低音炮跟我说了句“保重”。


上了梯板,哈罗德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我最后喊了一句:“千万不要把她惹烦!如果你发现她表现出了任何攻击意图,请一定优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我:“……”


哦。


我无话可说,只能站在船舷,远远地回给他一个做作的微笑。




(TBC)




&


阿锤出场之日,就是这篇腊鸡文章接近尾声之时




————电梯间————


各系列转接传送站




Telephone booth(一)




Telephone booth(二)




Telephone booth(三)




Telephone booth(四)




Telephone booth(五)




Telephone booth(六)




Telephone booth(七)




Telephone booth(八)


————电梯间————



评论
热度(80)
  1. FAQ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2. 佚名啊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