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Summer Days

No.20160418:

说明:童年或青少年梗/全程Shaw视角


 


嘶鸣的蝉喋喋不休的夏天刚开始的时候,12岁的Shaw突然对滑板运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天气很热,她抱着长溜溜的板子来到了公园的广场上。男孩儿们早已经玩得热火朝天了,Shaw跟着他们学着往前溜,不出一会儿功夫就掌握了诀窍。Shaw两只脚踩着滑板飞快地往前滑行起来,凉风第一次在她耳边呼呼吹过,伴随着周围男孩儿兴奋的口哨声。Shaw差点想要扬起手做出一个得意的表情,这时旁边突然窜出一个影子——


 


“砰!……砰!”


 


忽然之间,男孩儿的口哨声停了,风声也消失了。Shaw先是被狠狠撞了一下,接着再狠狠地摔到了地上。该死,Shaw疼得龇牙咧嘴地拍拍屁股上的灰,捡起了那块长溜溜的滑板。离她几步远的地方,躺着那个撞她的女孩儿,过分纤长的手脚贴着地一动不动。


 


“喂。”Shaw叫道。那人抬头看了她一眼,很快又埋头回去。


 


好歹没死。


 


Shaw几步踏过去,蹲下去对着那女孩儿头发间露出来的小耳朵说:“走路不长眼吗?”


 


那人依旧一动不动地躺着,眼看着稀稀疏疏围着她们俩的人群越来越密,Shaw不得不拍拍她的肩膀,改口道:“下次看着点,伙计。”


 


听到这句话,对方上半身蹭了起来,反手死死地揪住Shaw的衣角,脸上的灰尘渣子也不擦,冷冷地盯着Shaw。


 


一张脸凑过来,Shaw同样愣住了。她们就这样谁也没说话僵持了起来,一会儿过去,高个子女孩儿先开口了。


 


“你撞坏了我的遥控器。”


 


Shaw往下看去,她刚才躺过的地方,散着一堆破烂玩意儿。


 


“你得陪我去把飞行器找回来,再赔我遥控器。”


 


非常、蛮不讲理,Shaw感到周围灼眼的目光,瞪着女孩儿的眼睛恨恨地想。


 


*


 


Shaw很生气,不仅仅是因为一整天被这个女孩儿毁掉,不仅仅是因为陪女孩找飞行器时她以防止Shaw逃跑为理由一直拽着自己的手走了大半个公园,不仅仅是因为Reese骑摩托车载着她们穿越大半个城买遥控器(那见鬼的无人机遥控器怎么会这么难买?Shaw觉得她在故意刁难。)时她故意要歪歪扭扭坐在Shaw的前面,让Shaw吃了满口她像泥巴似的头发,还因为现在——


 


女孩儿手里拿着两支舔过的冰淇淋(有一支还是从Shaw手上抢过去的),绘声绘色地和Reese描述她怎样“被”Shaw撞到。


 


“我当时正背对着这个小不点儿……”


 


“Shaw,Sameen Shaw.”Reese打断她。


 


“嗯,总而言之,我背对着Shaw调我的飞行器,慢慢往后退了几步,她突然就从后面撞上来,我……”


 


不能忍受。


 


这一回,Shaw打断了她,以一种不太文明的方式。


 


Shaw揍了女孩儿一拳,正对着她那张漂亮的小脸蛋。Shaw觉得有必要给她一个教训。


 


瘦弱的女孩儿一下被打到地上,Shaw欺身过去,揪着她的衣领。女孩儿抬头起来,娇弱的嘴角染上血,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Shaw.


 


Shaw咬牙切齿地说道:“是、你、撞、我。”


 


相反的,女孩儿的表情出奇得温柔,听了这话,她异常艰难地,冲着Shaw勾了一下嘴角。


 


这是整个下午,从Shaw见到女孩儿之后,她第一次不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她竟然在对着Shaw笑,就因为Shaw打了她一拳?


 


“Root,我的名字。”奶声奶气,发颤的声音,真难听。


 


夕阳、Root、神经病。


 


今天真是糟透了,Shaw想。


 


还有,Root非常讨厌。


 


*


 


第二天,Shaw照常抱着滑板来到广场上。意想不到的是,Root也在,不过这次,她把自己的阵地搬到了旁边的草坪上。


 


Root拿着新买的遥控器,旁边是Frey家的Hanna,见Shaw来了,兴奋地冲着她指指点点,和Hanna一起笑了起来。


 


Shaw在犹豫要不要上去再给她一拳,又转念一想,绕到了广场的另一边玩滑板。


 


接下来的时间里,没有Root的招惹,Shaw迅速学会了拐弯和加速。而Root,Shaw余光里能看见的Root,一直在和Hanna打闹。


 


她们是怎么认识的?Root根本不是这个社区的小孩儿(Shaw同样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霸占这里的地盘)。但Shaw还是松了一口气。


 


直到太阳要下山时,Shaw抱着滑板走到半路,被这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叫住。


 


“Shaw.”


 


Root飞快地跑过来,两只手都拿着冰淇淋,没被舔过的。


 


Shaw警惕地盯了她一眼。不出所料,Root的嘴角还是肿的。


 


“请你吃冰淇淋。”对方伸出一只手。


 


Shaw有点儿想接,但没有动,Root又往前一步缩短了她们之间的距离,“拜托,Hanna让我来的。”


 


“不要。”Shaw往后退了一步,瞥了一眼远处的Hanna,答道。


 


被拒绝的Root脸上像是流露出失望的表情,,只一下子便消失了,她又往前一步,眨了眨她同样泥巴似的眼睛,甜腻腻地说:“我想和你做朋友。”


 


她水汪汪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地注视着Shaw,看起来就像是真心的似的。Shaw可不会被这个给骗了,“为什么?”


 


“因为我很特别,你也很特别,我喜欢……”Root的脸快要贴过来了。


 


“够了。”Shaw可不想听到她那假惺惺的恶心话,不就是Hanna让她来道歉吗?不过这次,Shaw没有再往后退一步,而是把手里的滑板放到地上,飞快地从Root两只手里抢过冰淇淋,踏上滑板,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加速离开了广场。


 


Root请Shaw吃冰淇淋,看在食物的份上,可以接受。Root想和Shaw做朋友,没门。Shaw想,在视野里越变越小还朝着Hanna飞奔过去的Root简直要比长手长脚的时候更加讨厌了。


 


*


 


“Sam,今天不准抢我的冰淇淋。”Root两只手背过去,居高临下地说。


 


Shaw翻了个白眼,谁准许她叫自己Sam?即使Shaw也没想到,第三天Root还会来送冰淇淋,今天她可没在广场上瞄到Hanna的影子。


 


“别那么叫我。”Shaw拉着脸说。


 


而Root,她竟然笑了,还是扯着嘴角和眼皮那种笑。笑完撇了撇嘴,哼哼了两声,又乖乖把冰淇淋递过来。幼稚。


 


“明天和我一起玩无人机吧。”Root凑过来,眨巴眨巴她大得过分的眼睛。这个人怎么老喜欢往别人身上靠?


 


没门,Shaw心里想,却也凑过去盯着她那双忽闪忽闪的眼睛。Root愣了一下,因为Shaw清楚地看到她骤然放大的瞳孔。趁此机会,Shaw又像昨天一样,抢走了她手上的两支冰淇淋。


 


Root太弱了,Shaw已经连续两次,甚至可以再无数次抢走她的冰淇淋。而食物是可以抵掉Root所带来的不愉快的,想到这个,滑板上的Shaw心里就舒畅了一小下。她转过头,那个“小不点”也跟着Shaw后面跑了起来,并且边跑边叫。


 


Shaw放慢了一点儿速度让Root可以和自己相距一米的距离,这下才听清她嘴巴里那些胡乱的话。


 


“明天约好了,还有,你很幼稚!”


 


幼稚?一开始是谁先抢的冰淇淋?明明Root才是比较幼稚的那一个。


 


Shaw对着Root扮了个鬼脸,飞快地甩开了她们之间的距离,转过头迎着夕阳得意地笑了。无论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这是见到Root之后,Shaw第一次笑了。


 


*


 


Root迟到了。


 


Shaw坐在草坪边心不在焉地磨蹭着自己那块滑板,比往常Root来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Root的那句“约好了”简直就是一个对Shaw抢走冰淇淋赤裸裸的报复。


 


最先到达的是Root的飞行器,那家伙在Shaw头顶正上方高高地悬停着,接着一个上气不接下气、脸红得像苹果似的Root冲着Shaw跑过来,差点要刹不住车栽倒在Shaw怀里。


 


Shaw下意识伸出手去接住她,被对方的巨大惯性一起带倒到地上。这下好了,Shaw简直被这个碍眼的长脚怪完全盖在了身下,Root身上一股独特的淡淡气味混合着她洗发水的香气也跟着冲进Shaw的鼻腔。


 


“啊,对不起。”Root喘着粗气,抬起头,看着被自己压着的脸上还留着惊慌失措表情的Shaw,扑哧笑出了声。


 


笑得真傻。刚才真应该闪开让她脸朝地摔下去,Shaw一把推开了Root。Root身上有好闻的味道,可Shaw不喜欢别人粘着自己,何况是Root。


 


“抱歉来迟了,Harry突然找我。”Root拍拍Shaw背上的草屑,解释道。


 


Harry又是谁?Shaw有点怀疑自己才不是这片街区的人。她一下跳了起来,躲开了Root的手,“随便,别乱碰我。”


 


“Harry只是一个有趣的老师,我们视频会议来着。”


 


Shaw搞不懂,Root理解有问题,她明明说的是——随、便。


 


“想你一定在等它,给。”Root好歹不再继续纠缠那个Harry的事了,她从背包里摸出遥控器递给Shaw。


 


Shaw理所当然地抢了过去,头顶地无人机还乖乖地悬停着,Shaw拨了拨操纵杆。


 


无人机还是乖乖地停着。Shaw有些尴尬,她转头,Root已经从背包里拿出了笔记本电脑,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


 


“亲爱的,别急。等我连上Wi-Fi,把实时跟踪模式切换成遥控器模式。”对方努努嘴,头也不抬地说。


 


Root在偷笑,绝对的。Shaw发誓她看到了。她稍微侧过身,去瞥Root的电脑屏幕——左上角超清的小窗口上是她和Root,俯视的。


 


Root刚才,绝对是故意的。


 


*


 


“今天的冰淇淋都送你吃。”夕阳下,Root一脸歉意地,史无前例地递出了两支冰淇淋。


 


这是Shaw应得的,即使是为了一开始百无聊赖的等待和Root的有意捉弄。Shaw接过去,一只脚踩着滑板,一只脚蹬着地,和Root并肩慢悠悠地走出公园。


 


“你为什么每天来这儿?”Shaw往嘴里吸着冰淇淋,一脸毫不在意地问。


 


“为了见你啊。”Root立刻回答道。她低头拨弄着手机,像是在和谁聊天,连头也没抬。


 


“嘿,Root。”Shaw停住了,她不喜欢Root,更不喜欢Root这样。


 


“嗯?”对方好歹不再看手机,转头好笑地看着臭着脸的Shaw。手机也顺手举了起来,Shaw瞄到了一点儿屏幕,是那个Harry?


 


“你不是这儿的人。”Shaw毫不迟疑。


 


Root无奈地摇摇头,“想不到你关心这个,Sameen。”


 


关心?Root怎么能随意添油加醋。


 


这会儿,Root还顺手抢走她手里那只被舔过的冰淇淋,“来Hanna家玩儿,顺便调试无人机。”


 


老天,Root舔了一口冰淇淋,那是Shaw的!Shaw把冰淇淋抢了回去。


 


“遇到你真是意外,不过,你很有趣。”


 


意外?Shaw可不想再遇到那样的意外。她赶快咬掉刚才Root舔过的那块冰淇淋,一边Root还不知轻重地笑着。一想到自己嘴里全是Root的口水,Shaw就气得连翻几个白眼。


 


*


 


“明天再见。”公园门口,Root热情地凑过来抱Shaw。


 


Shaw当然躲开了。


 


头顶Root的无人机也跟着她往后退了,“今天它送你回家。”


 


Shaw抬头怀疑地望了一眼,对面Root往后退了几步,跟着转过身去,扬手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Shaw看了一眼Root的背影,转身离开,“再见。”顺便咕哝道。


 


无人机比Root好多了,不会往Shaw身上靠,而是离得远远的,高高的,也不像后者那样叽叽喳喳,防不胜防,而是安静而乖巧地飞着。Shaw走到家门口,边想着边点了个头。


 


头顶的无人机这时下降到Shaw头顶上方,Shaw抬头不解地和它对望。它是在告别,还是没电了?


 


Shaw险些就要伸手去摸摸它了,它这时突然上升,往来时的路飞走了,和它的主人一样莫名其妙。也就在这个时候,Shaw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不太好的直觉传来。


 


那是一条发自匿名人的邮件,一张Shaw抬头时被无人机抓拍的照片塞满了整个屏幕。Shaw刚才有嘟嘴?总之,自己的表情真是精彩极了。Shaw气得跳了起来。


 


并且,照片下方还有一句欠揍的话。


 


“Kiss kiss toyou.”


 


Shaw简直能想象到Root发邮件的表情。等着,明天她会让Root比自己的表情精彩一万倍。


 


*


 


……


 


*


 


“Root,一个连名字都很奇怪的女孩儿,不对,说她是一个女恶魔更贴切。她占着自己长了一张天真无邪的脸和竹竿似的手臂和腿,小动作极多,会趁你不注意故意往你身上靠,吸取你身上的灵气。并且她十分擅长于各种各样的恶作剧和小把戏,喜欢在别人气急败坏时发出奇怪的笑,大概也是一种攻击手段。被她选中的小孩儿……”


 


暑假的最后一天,Shaw趴在桌子写她的暑期回顾。整个暑假,她整个暑假的记忆里,全是该死的Root。一写到Root,Shaw就像是开闸的洪水一样停不下来。甚至,写上十页,Shaw也写不出Root怎么个讨厌的千分之一。


 


不过,最终Shaw还是停笔了,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恶作剧,假如成功,Root恐怕再不敢拿无人机和Shaw开玩笑了。


 


Shaw抓起自己的滑板,飞快地跑了出去。


 


Root站在那儿,没有无人机。旁边却久违地多了个Hanna Frey。Shaw皱了皱眉。


 


“嗨,Shaw.”Hanna两只手搭上Root肩膀,对着Shaw浅浅笑了,“抱歉,今天我得借走Sam。”


 


Sam?Shaw刚要开口,Root就上前来抓着她的手,两只眼睛凑得过分近,“明天不见不散,我有事要告诉你。”


 


Root的惯用手段。Shaw无数次被她这样盯着,自从愣了一次神后,直到现在也会突然反应不过来。(在其他事情上,Shaw的反应都很快,唯独这件事上,Shaw突然像个快没电的钟表一样。这让她很懊恼,她还曾在家里拿Root的照片练习过,结果适得其反。)


 


趁着Shaw没缓过来,Root和往常一样调皮地往后退了,然后和Hanna一起往外走了,边走还边招手,“好好玩滑板,Sameen。”


 


谁是Sam?Root和Hanna要去做什么?Root到底要告诉自己什么?还有,她明天开学。Shaw在原地站着,满脸黑线,因为泡汤的恶作剧,脑袋也耷拉了下来。


 


*


 


没有Root的下午,竟然破天荒地无聊了起来,Shaw跑去找Reese,“伙计,你很久没带我去兜风了。”


 


“之前被你打的女孩儿怎么样了?”Reese骑上摩托。


 


“烦死了,别提。”这回,Shaw不用再吃头发了。


 


“老地方?”


 


Shaw眼珠转了转,“你还记得Hanna家怎么走吗?”,这句话突然不可思议地蹦了出来。


 


Root和Hanna当然不会在家。事实上,Hanna家门口站了一个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


 


Reese正在熄火,年轻男人下台阶过来礼貌地问道:“先生,请问……”


 


“她们出去玩了。”Shaw面无表情地打断他。这是事实。


 


“Shaw,礼貌点。”Reese拍拍Shaw的肩膀,转头面对男人,“抱歉。”


 


对方回以一个绅士的微笑。


 


“你一定是Ms. Shaw了,Ms. Groves经常提起你,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Harold Finch,Ms. Groves这次竞赛的指导老师。”


 


叫Harold的人竟然走过来,向Shaw伸出了一只手。他到底在说什么?


 


Shaw尴尬地和他握了握手。等等,Harold?Harry?


 


“你是Harry?”Shaw猛地抽回了手。


 


Harold无奈地摇了摇头,“是的,实际上是Harold。”


 


“Ms. Groves,你是说Root?”Shaw突然觉得Root一直在欺骗她。


 


“是的,SamanthaGroves。”对方纠正道。


 


Shaw早就该猜到,Root,不对,Samantha编了个名字和她玩儿。


 


“我这次来其实是想尽快带Ms.Groves回波士顿。她的成果非常出色,我们可以提前验收,对她接下来的学业也有益处。Ms. Shaw,你知道她们现在的具体地点在哪儿吗?”


 


“不知道。”骗子Root,Shaw已经开始在脑子里给Root补上各种各样的头衔,“你们什么时候走?”末了,Shaw还是忍不住问。


 


“最迟今晚。”


 


*


 


“Shaw,你还好吗?”Reese把Shaw送到家门口时,迟疑地问道。


 


“好、极、了。”Shaw一字一顿地答道。


 


“想和Samantha告别就去找她吧。”再次出发前,Reese冲着Shaw眨了个眼。


 


Shaw没有理由去和,嗯,那个人告别。Shaw被烦了一个暑假,终于到了自由的时候。Shaw回到房间,自己写到一半的暑期回顾还晾在书桌上。Shaw突然意识到把所有的“Root”都改成“Samantha”要花太多的力气,她决定了,就叫那个人Root,骗子Root,幼稚鬼Root,以及大恶魔Root。


 


Shaw觉得自己有必要给Root发一封邮件或者一条短信,哪怕是骂骂她解解气,打开手机,却发现Root所有的邮件都是匿名来信。是啊,Shaw怎么会有她的联系方式,眼下说不定Root已经和她的Harry在飞机上了。


 


有点沮丧,又有点儿气恼。最后一天,和Root的最后一句话,也是自己被捉弄了。Shaw想要报复回来,却发现再也没有了机会。


 


叮——咚。一定是Root。


 


“听说你今天想我了(*^_^*)。”又是一个光溜溜的匿名邮件。


 


Root真是个恶魔。


 


*


 


上中学的第一天,也是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下起了暴雨。


 


新同学和新老师都超级无趣。Shaw有点儿想Root了,她被自己这个想法恶心了一下。也许她只是下雨天心情不好。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翻起来Root发的邮件,突然觉得不对劲。


 


“给我Hanna家的电话。”她给Reese发了条短信。


 


Shaw昨天怎么没想到这招?


 


“喂,我是Sameen Shaw。”


 


“Shaw?没想到你打来了,是Sam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Hanna有点惊讶和激动。Sam?她昨天不是走了?


 


“Root,不,Samantha,她在哪?”明天不见不散,昨天,Root似乎这样说过。


 


“和往常一样出去……”Shaw没等对方说完,率先挂掉了电话。


 


Root不仅骗人,幼稚,她怎么还那么蠢?Shaw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气,窗外细密的水珠像是漫天的瀑布,她为什么不懂得这种天气应该待在家里这样简单的道理。


 


无论如何,Shaw还是冒着倾盆大雨跑出去了——就在刚刚才为Root冒雨出门生气之后。她来不及打一把伞,抄起一辆没锁的自行车直接骑出了学校。上课铃声混杂着雨声和风声穿过她的身体。好极了,新学校的第一次逃课,竟然是为了Root。


 


雨太大了,严重降低了Shaw的速度,她在狂风暴雨中骑了将近一个小时,直到瀑布退化成小溪才赶到公园门口。


 


Shaw全身都是一团糟,被雨水打湿得彻彻底底,她扔掉那辆倒霉的自行车,往广场方向奔跑起来。她已经能够想象到Root待会看到自己的模样会怎么样嘲笑她。细腻的雨滴和风敲打在Shaw的脸上,让她感到疑惑不解,她疑惑自己这样急切地赶来的理由,就像她疑惑Root留在那儿等她的理由一样。


 


是的,那个愚蠢的、幼稚的Root在那儿等她,她好歹撑了一把伞,还站在广场中央的雕像边的台阶上。不像自己,活生生一只湿透的小鸭子。Shaw跑过去,Root顺势从台阶上跳下来,抓住Shaw的手腕,手里的伞不经意地落了下来。


 


Root又靠过来了,她睁得过分大的眼睛里,似乎染上了复杂的情绪。喜悦?惊讶?担心?还是惯有的得意?Shaw不知道。Shaw只知道,她抓住自己手腕的肌肤,同样是一片冰凉;她近在咫尺的嘴唇,因为长时间的等待变得苍白干裂了起来;而她那泥巴似的眼睛,还是那样,一成不变的,迫使Shaw动弹不得。也许是因为那苍白的嘴唇太过碍眼,也许是因为不想让湿透的自己成为Root嘲笑的对象,也许是因为不能再像木头人一样站住,总之,在短暂的愣神之后,在Root使在手腕上的力气还没来得及减轻之前,Shaw往前靠了过去。风和雨都变得很小了,她两片湿润的嘴唇轻易地碰到了Root干裂的唇瓣,雨水被抹上那两片本该红润而柔软的小东西,连带着Root的T恤也因为Shaw的触碰浸湿。Shaw本该因为Root再没法取笑自己了,因为她也遭了雨水的攻击这个事实而高兴起来。然而,当她贴上那两片触感不佳的唇瓣,当Root的鼻尖擦过她敏感的脸颊,而她第一次在几毫米的距离里和Root对望的瞬间,她的心跳突然快了起来,Root的嘴唇像是某种奇异的导电体——一股强大的电流霎时爬满Shaw的全身。


 


Shaw很快退了回来,前所未有的失落和突如其来的轻松感填满了她的胸腔。她意识到不能以刹不住车这个可笑的借口敷衍过去,但那根本不是一个吻,想必Root也很清楚,她不过往她的唇上轻轻贴了一下,为了缓解后者糟糕的唇部情况,甚至反过来说,这也是一个捉弄Root的手段。不过她立刻意识到,自己输了,在这场横跨整个夏天的你来我往的互相捉弄中,自己终于彻彻底底地输了。如果她立刻对眼前的人挥上一拳,也许还能挽回一点局面。可是她心里不想。此刻的自己,做出那个举动的自己,真是愚蠢,愚蠢透了,比Root还要愚蠢。


 


Shaw以为Root马上就要为自己的胜利发表一番宣言,然而,Root只是平静地、温柔地、甚至有点喜出望外地看着她,然后轻柔地松开了手,蹲下身拾起那把伞,让它可以遮住湿透的Shaw。尽管雨已经像牛毛一样无关痛痒。


 


“你怎么不打伞?”Shaw预想到的第一句话可不是这样。


 


“我翘课了。”愚蠢至极。Root脸上的得意更明显了。


 


“你不是昨天走了?”Shaw试探性地问道。


 


“我让Harry先回去了,我们约好了,不是吗?”Root伸手来挽Shaw的胳膊,“你会感冒的,我们先回去洗个澡。”


 


“我很好。”Shaw差点要下意识躲开,“你有事要说,我也有事要问你,就在这儿。”


 


“在这儿?”Root有点儿不确定的语气和她挽着Shaw的姿势一起,让Shaw很别扭。


 


她不得不拖着Root走到广场旁边的长椅边,挣脱Root的手,跳上椅子,想了想,又蹲了下来——站着太高了。


 


“也许你想坐着。”Shaw觉得也许Root会讲上一天一夜。Root毫不客气地坐下了,这下她的裤子想必也会湿透。


 


“你想问我什么?”Root说着,手脚并作地往Shaw身边移了移,这下她搭在长椅上的手离Shaw只有五公分的距离了。


 


你为什么骗我?


 


“无人机呢?”事实上,Shaw说。


 


Root有些惊讶。“下雨的时候,它会乖乖待在家里的,不像我们这么不听话,Shaw。而且,它现在应该在波士顿的实验室里,想不到你已经开始挂念它了。”


 


Root甚至不如无人机聪明。Shaw忍不住地反驳:“是你,不是我。没有人会在这样的天气到公园来玩儿,而且你难道不懂得通讯联系的重要性,你真蠢,Root。”


 


Shaw惊觉自己已经说得太多,她不得不补上一句,“而且,Samantha?不是Root。”


 


Root显然无奈地晃了晃脑袋,Shaw认为她又朝自己挪了挪。


 


“我以为你会喜欢它的。因为我喜欢它,比起Samantha,它更直接也更有意义,但Harry不愿意这样叫我。没有人这样叫我,除了你。而且你叫我名字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样子很可爱。”Root突然转过头盯着Shaw的眼睛,“你难道不喜欢它吗?我希望你喜欢它。”


 


好吧,比起Samantha,Shaw确实更喜欢Root这个名字。而Root保持着现在这个姿势,有一会儿,Shaw觉得Root马上要亲上来了。


 


“Root。”Shaw呢喃道,她悄悄将搭在膝盖上的手垂了下去。


 


Root宠溺地笑了,而Shaw发誓刚才自己那一声Root绝不是宠溺的意思。


 


“无人机帮了我大忙,Sameen。Harry希望我提前修读完高中课程,也许我会提前考SAT,也许不需要。总之,我可能要在波士顿待很久。”Root说到这里,头又垂了下去。


 


“所以?”Shaw再度失落起来,她让自己的手完完全全贴在了长椅上,和Root并排着。也许她知道Root想说什么。


 


“意味着我不能每天来逗你玩了,傻瓜。”Root的眼睛若无其事弯了起来,见鬼,Shaw当然能分辨出她眼里的另一种情绪。


 


“我想我该跟你道别,正式地。毕竟我惹了你整个夏天,而你看上去也很享受。作为礼物,也许我应该把整个店的冰淇淋都买下来送给你。”Root碰了碰Shaw的手。


 


就因为夏天里Root每天送Shaw两支冰淇淋?“我吃不下。”Shaw直截了当地说,惹得Root咯咯笑了。


 


Shaw没有再说话,一会儿,Root的笑容就消失了,伴随着有东西爬上她的手掌。Root的手覆上了她的手背。


 


这让Shaw想说些什么。


 


“你想做什么?以后。”Root抢先开口。


 


Shaw以后会做什么?Shaw的成绩也很优异,当然不是说无人机这种方面。Shaw对研究这些的兴趣乏善可陈。Shaw喜欢刀,甚至有那么点暴力倾向。有很大可能Shaw会选择在不久的将来读军校,至于以后,说不准会杀人。可Root会喜欢这些吗?当然Shaw也可能会拿上手术刀,鉴于自己的父亲是一位不错的医生,而Root这样的小胳膊细腿走路也会受伤。


 


“只要能用枪,或者刀。”Shaw最终说到。


 


“政府特工吗?”Root兴奋起来。


 


“而你将是一个程序员书呆子。”Shaw冷笑道。


 


“谁知道呢?”Root朝Shaw歪了歪头,“也许我会叛变成一个超级黑客,或者杀手……”又动动眼珠,“一个黑客杀手和一个顶级特工,你躲不掉我的,Sameen。”


 


“你在哪儿我都能找到你。”这会儿,Root的手指终于动了动,它们各自从Shaw的指缝间滑了下去。


 


而Shaw没有拒绝这个举动。Root的手指弯曲了起来。Root扣着她的手。


 


“这不公平,Root,这不公平。”Shaw急切地摇头。“给我你的电话号码,你的邮箱,你的所有联系方式。”她几乎不能再认真地盯着Root了。她怎么能让Root单方面占优势。


 


也许是她的话太过急切和激动了,Shaw感觉眼前的人前所未有地开心了起来。Root的嘴角,眼睛,鼻尖,甚至眉毛都像是跳跃了起来,划出了一道道曲线。Root的眼神尤其喜悦,全然地投射到了Shaw的瞳仁里。


 


“我会的,我当然会。”Root像她一样重复了起来,“我怎么能任由自己这样对你,在今天之前,我还以为你只需要一个道别。我还准备了很多话,但是都不必要了。我真蠢。如果不是……”


 


“闭嘴,Root。”不论Root要说的是不是那个算不上吻的举动,Shaw都觉得有必要打断她,因为Root的喜悦马上要被突如其来的悲伤掩盖下去了,也许下一秒,她的眼里就要蓄满泪水。Root真是娇气。同时,Shaw又觉得Root并不愚蠢,尽管她这样想过,但是Root亲口说的时候,Shaw发现自己更加愚蠢。


 


Root适时地闭嘴了。Shaw觉得这是一个真正适合亲吻的时机,尽管她还无法找到说服自己不是揍Root而是亲吻Root的理由。但Root愿意让自己吻她,Shaw十分肯定。Root的嘴唇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干巴巴的,而是变回了红润的状态。Shaw有点好奇,Root真正的嘴唇会是什么样的味道,尽管她并不太清楚亲吻的正确流程。也许她只需要轻轻靠上去,Shaw想,也许Root会指引自己如何正确地亲吻(毕竟Root比自己大了两岁。)。想到这个,Shaw的心又疯狂地跳了起来。


 


“Sam。”在Shaw行动之前,Root轻轻叫她。


 


“雨停了。”是的,Root这样说时Shaw清楚看到一道阳光爬上她的脸颊。Shaw转过头,太阳远远地透过云层露出了半个脑袋。那儿附近还有一道浅浅的彩虹。


 


雨水,阳光,彩虹,Root。


 


Shaw想起来遇见Root第一天,夕阳下她欠揍的笑脸。


 


现在,Root也灿烂地笑了起来,就在Shaw转头回来的时候,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她想吃上一口冰淇淋,Root还欠她的冰淇淋,今天的,昨天的。


 


“你还欠我的冰淇淋,我们现在去买。”Shaw说道,被Root扣住的手反过来握住了Root的手。Shaw一把抓起Root的手,跳下长椅,带着Root跑了起来。


 


Shaw想,她们得快点去,眼下她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她竟然握着Root的手奔跑这件事,实在不可思议,只能归咎于瘦弱的Root跑得太慢,或者容易会跑到一半滑倒在地上。Shaw想,也许待会儿她可以分一支冰淇淋给Root,鉴于一次性吃四支冰淇淋对身体不好。Shaw想,也许待会儿吃冰淇淋时她可以再试着亲吻Root,又或者,Root会主动亲吻她。


 


总之,Shaw带着Root飞快地跑了起来,身后的人踉踉跄跄跟着她踩过一个又一个水坑。溅起的水花接连打在她们的腿上,殃及她们刚刚脱离湿润的皮肤。Shaw想,这是夏天的最后一点儿清凉。


 


雨水,阳光,彩虹,不再嘶鸣的蝉,灌满水的坑,奔跑的Root,和Shaw。


 


夏天结束了。


 


 


(完)


 


注:


 


无人机:现在主流的无人机续航时间很短,这里假设Root的无人机使用的不是锂电池而是氢燃料电池好了。总之,她使用的是一台超高端专业无人机。文中提到的买遥控器,可以理解为Root在刁难,个人(非专业随便)推断遥控器只要按键相似可以自行烧写入代码。


 


情节发展:感情脉络有点生硬,写不出心里想的,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28)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