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肖根】Telephone booth(八)

Elroy:

 标题:Telephone booth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


 等级: G


 特殊题材警告:算是AU,英国背景






(8)




说是“我们”,其实一直在多方打听,找人帮忙的也只有格罗夫斯女士一位罢了。我因为工作的事情不能常常施以援手,顶多只在周末的那两日内去陪她说说话便了。


自从发生了那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我常担心格罗夫斯女士的精神状况。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打肖女士不告而别的那一天之后,在短短半个月时间里,格罗夫斯女士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下去。


在半个月中,我经常碰见灰头发的里瑟先生,和戴着眼镜的哈罗德,两人一同频频出入格罗夫斯女士家的宅子。这种境况会对一位刚独居不久的美丽女士造成什么影响我已经不愿去想,大概格罗夫斯女士本人也并不会在意,但是在当我去拜访她时,亲耳听到曾是我房东的那位胖太太是用怎样一种幸灾乐祸的刻薄词句评论她后,还是意料之中地动了怒。


“希望您注意用词。”我说,低着头,气呼呼地瞪着她,“格罗夫斯女士并非如您所想。我不指望您能够对她表达同情,但至少在您没弄清事情原委之前,不要用这些会令人产生鄙夷之情的话语来形容她。”说完之后,我看着胖太太目瞪口呆的样子,努力克制了自己的脾气,在转身走开之前冲她点了点头,尽我所能地表现了自己的礼貌,加了句“谢谢您”。


我的怒气来得可谓是有根有据,有条有理。愤怒的情绪不但直接被我施加在了胖太太身上,更被转移到了现在正不知道在世界哪个角落里的肖女士身上。


不像格罗夫斯女士那样,我对她的失踪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被称作是戏剧化的幻想。再直白点说,就是,我认为她逃跑了。


转过熟悉的那个街角,我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里瑟先生?哈罗德!”我惊讶地和二人对视,但是显然他们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只是我刚刚发现罢了。


“你好。”哈罗德提起嘴角温和地冲着我笑了笑,“如果她听到这些,一定会很欣慰。”


我很清楚他口中那个她是指谁,但是因为被人听到了那些冲动的不平,还是忍不住腼腆了起来。


“那些话,大概会对你造成一些影响。”哈罗德邀请我一起去格罗夫斯女士家里,一边跟我谈起这件事来,“人们总是很闲的,好像永远都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全神贯注的正经事情。”


“群居动物的天性。”我笑着对他说,“我们确实太闲了一些,可以理解。”


“我大概知道为什么她会乐意与你交往了。”哈罗德笑着,敲响了格罗夫斯女士家的门,“听说她已经得到了好消息。不妨一起去听听看,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地方。”




哈罗德说她得到了好消息,确实是一点也不错的。我刚进门就看到了格罗夫斯女士近期内最为欣慰的神情。她冲我们迎了过来,手中拿着两份泛黄的报纸。


“哈罗德!”她连打招呼的功夫都省了,直接将两份报纸塞进哈罗德手中:“看!我找到她了!”


哈罗德和里瑟先生面面相觑了半晌,那位沉默的男士瞥着报纸,用一贯似笑非笑的冷漠神情对哈罗德耸了耸肩:“看我做什么?是你帮她搭的桥。”


我觉得这群人都是很神秘且厉害的,起码,就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对他们打的哑谜是完全看不懂。


哈罗德沉吟了半晌,还是掀开了那报纸,仔细浏览了几分钟,然后直接将它们递给我。我先是大致看了看,这是两份来自美国的报纸,日期有些早了,就我的印象来讲,大概是在肖女士失踪后一周之内的。也不知道这三个人是怎么神通广大地不但找到了这么早的报纸,而且还是跨了一个国家的这么早的报纸的。


翻来覆去地查阅之后,我在倒数的版面上找到了入境登记,一个不显眼的小小方格,上面挤满了人物信息。


“这个人。”格罗夫斯女士跑过来,将手指点在小方格一个已经有些洇到模糊的名字上,语气笃定,“这个人,她就是萨姆。”




TBC




————电梯间————


各系列转接传送站




Telephone booth(一)




Telephone booth(二)




Telephone booth(三)




Telephone booth(四)




Telephone booth(五)




Telephone booth(六)




Telephone booth(七)


————电梯————


&


上次是谁夸我说,彬彬有礼的英伦风来着?给你比一个爱的心心,夸到心坎儿里去了。不用叫我大大啊,多生分,叫老师就好~

评论
热度(77)
  1. tianshengqs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3. FAQ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4. 佚名啊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