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Shape of My Heart (05)

小驴屹耳:

说明:未成年读者请回避。


Now we’ve come to the interesting episode of 406 (Pretenders), in which:

Harold is off to Hong Kong;

His dog Bear turns into a Belgian supermodel;

Bear’s friend Lionel has FINALLY had enough of his partner putting him in harm’s way;

Lionel’s partner John clarifies to the number that Sameen is not HIS girlfriend (then whose?);

Said non-girlfriend Shaw claims that she can DO nerd;

And Root the NERD is nowhere to be found.


***


(S)he deals the cards to find the answer

The sacred geometry of chance


...

而幻想,是件很费时间的事。已经连续数个晚上,你受幻想困扰,睡不踏实。

你依然在正常地运转:上班时卖化妆品,下班后抢珠宝行,还要兼职做NYPD的义警,以及Whistler教授的TA。这大概算得上是你职业生涯中难得的和平时光,但你的睡眠质量不高这件事,还是能被好事者看出来。

“你脸色不大好,Shaw,”Fusco警探多日不见,一见面就是这么一句。

注孤生的男人。你怼回去:“你试试在商场里站几个小时就知道为什么了。”

这有效地激起了他对屈辱的相亲经历的回忆,Lionel乖乖地闭上了嘴。但John,就没有那么好糊弄了。那天早上你和John难得地碰了一个头,像以前那样约在一起吃早餐。这场景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令你回忆起图书馆的那段时光,那只法拉第笼和在笼子里作囚徒的Root。那个时候你会在与John吃完早餐后带一份回去给她,她不喜欢吃煎饼,所以你故意天天给她带煎饼,她便用这些煎饼来贿赂Bear,自己只喝咖啡。你想到最近同样不怎么好好吃饭的Bear,或许你也可以试着给他换种口粮。

“似乎有阵子没看见Root,”John慢慢地喝着咖啡,眯起眼睛打量你,“那个疯丫头跑哪儿去了?”

你塞了满嘴的煎饼,仿佛这样便填补了你的心虚。“我又不是Root的看守。”

微笑是个不适合Riley警探的表情,他笑起来的样子很欠抽。“哦,我还一直以为你是呢,Shaw。”

甚至罗密欧,也斗胆试探了一下。“你看上去有点……‘紧’,Sameen。嗯,要知道,……我认识些朋友……我也可以……”

你往自己的目光里加了两把冰锥,阻止了他在找死的路上一路狂奔。“……我是说,你很辣……我说的是开车,Sameen。你是我见过的最辣最棒的司机。”他识相地收住了话题。

...

这个晚上你选择放弃:反正买醉没有用,回家也睡不好。你把Bear托付给Lionel(小伙子Lee是这个世界上在Root之后第二个对Finch制定的狗食谱不屑一顾的人),自己在夜色里走了很远的路回到地铁站。那里有一张简易床,是你有一次撞见Root在木头长椅上睡觉后添置的,她的姿势别扭极了,你看着都替她觉得硌得慌。之后你陆陆续续搬过去床垫、被单、枕头和毯子,但那张床一直没有人用过,实在有些辜负你的用心。有那么几次John看上去已经很接近顺势躺倒了,却总能在屁股就要坐下去的那一瞬间醒过神来。其实你不反对他用,但Finch带有批评意味的目光帮助了他始终保持高度自觉。

你期待着能在这张床上找到美梦,但还没有转过墙角看见站台,你便察觉到你的计划已经被Root破坏。你远远地听到那熟悉的啪嗒啪嗒敲击键盘的声音,Root敲击键盘迥异于Finch,Finch是在计算和思考,而她却像是在跳舞,或者说,在和机器合奏一支你听不懂但已耳熟能详的曲子。你踏着曲子的步点走近工作台,走到长凳那里的时候你选择止步,坐了下来,看着她的背影。你知道她也是在你还没有转过墙角的时候就感觉到你的存在了,但那支曲子一直没有停,速度也没有变化。她就这样背对着你继续啪嗒啪嗒,啪嗒啪嗒,棕色的波浪铺洒在她穿着皮衣的肩头,跟随曲子的节奏轻轻摆动。今天她是她自己,这件事给你一种奇妙的安慰:世间万事万物有一种应然的秩序,你不应该饿着而Root不应该有伤。你松了一口气。

她终于敲完最后一个音符转过来的时候,你问她:“任务怎么样?”

她笑着抬起右胳膊,举得老高晃了两晃,顺势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任务很好。”

你无奈地摇摇头。这个语词游戏从新泽西开始就在你们之间持续,你坚持一种理解,Root坚持另外一种理解,你都懒得再去校正她。这差不多已经成了你们之间的一种暗语,用来在或长或短的分别后互报平安。你曾经隐隐地担忧,你们的关系从同事骤然升级到床伴,会带来一些尴尬和无措,在这个小小的仪式完成后你有些吃惊地发现一切都没有变。她还是她而你还是你,你们还是你们原来那样。你喜欢她的存在,她就在你近旁时你心里说不出地踏实。她仍在用那种欢喜得像是整颗心都在开花儿的目光看着你,而你仍在被那种熟悉的力量牵引,你也终于不必再抗拒它,你任由它牵着你起身走过去,径直走到她身体里面去,逼迫着她分开双膝接纳你,仰头露出细长洁白诱人犯罪的脖子。转椅向后滑行了一小段距离后抵在了桌沿上,你用双手摁住扶手,将她圈入一个小小的囚牢。你俯下身去狠狠地亲吻她,她的唇尝起来像苹果味的软糖。你放开一只手去解她的裤扣,钻下去只一抓,就像抓了枚鲜嫩的杏在手里,一搓就破了皮。哦,这个骗子,你差点儿被她刚才若无其事的啪嗒啪嗒给骗了。

...


我服了老福特。

完整版度盘自取:

链接:shape of my heart (05)

密码: x35n



(其实这一章还没有完,看了看字数,先更这么多吧。这一部分很难写,我卡住了。)


评论(1)
热度(251)
  1. 阿壳壳壳儿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tianshengqs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