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Fusco的信

itsirrelevant:

Fusco的英雄岁月霎那间归于平静,这令他多多少少有些不适应,经常内心感到空荡荡的。


他不知道他的那些神奇的朋友们是否还活着,如果还活着那他们又在哪里?Shaw倒是在事情发生后不久来找过他一次,牵走了Bear。


Fusco已经喜欢上了当一个正义的警察,但是当你没有一个财产不知道多少亿的富翁朋友和一个身怀多种绝技的都市西装侠朋友的时候,正义的警察当起来有些困难。Fusco这不是在抱怨,他的儿子Lee考上了警校,打算接他的班,这说明他在儿子心目中是个榜样!他伟岸的父亲形象是不容置疑的!


Fusco在警局时常对着桌子上的那个玩偶说话,他的同事都猜测,那个玩偶可能是他前妻曾经送给他的,他对她前妻还念念不忘,或者是他父母送给他的,或者Fusco就是个神叨叨的单身汉。


一天陪儿子打篮球的时候,Fusco去捡飞出去的篮球,抬起头看到杆子上的摄像头,不自觉的愣在了原地,直到Lee走过来:“ 嘿,老爹,你还好吧?”


“ 啊,没什么”,Fusco回过神,“ 想起了几个老朋友 ”。


“ 老朋友?有那个那天晚上到我们家里救了我一命的美女姐姐吗?我记得她好像叫Shaw。”


“ 没错,就是那一群朋友。”


“ 为什么我再也没见到过你的那些朋友?你可以邀请他们到家里来嘛?我都没有好好谢过Shaw救了我一命,她可是我立志要当警察的原因!”


“ 什么?Shaw???你不觉得她太凶了吗?”


“ 凶?才不凶!她是我的偶像!”


“ …… ”







第二天Fusco拿起笔和纸,准备写信。


没错,是写信,Fusco不知道电话号码,不知道电子邮箱,所以他想来想去只有写信,然后随便扔进一个邮箱里,The Machine会把信带到,应该会。


Fusco于是像小学生写日记一样一个月给Shaw写了十封信,在他寄出第十一封之后,他终于收到了第一封回信:


Fusco,你的信我看了两封,全是些废话,不要再写信给我了。
还有,告诉Lee,不用谢。
                                                                   Shaw


Fusco于是很开兴的又开始给Harold写信,Harold最开始很快就回了信,在回了第三封的之后,Harold放弃了,然后在每次Fusco给Harold的信寄出去后不久,Fusco的电子邮箱就会收到一封匿名来信,内容是一个微笑emoji,署名是一只鸟。
Harold其实很想告诉Fusco,写的信不用那么详细的述说他的工作和生活,因为Harold其实都知道,包括Fusco每天对着他桌子上的玩偶碎碎念,Harold也像听广播一样可以随时打开收听,但是Harold想想还是算了,他挺喜欢每天晚上出门散步时检查一下有没有自己的信这种固定活动。


Shaw则每个月给Fusco回一封信,大多是时候内容都是空白,只有一个署名:Shaw。


三个月过后,Fusco写了一封给John的信,虽然Fusco觉得John99%已经牺牲了,写给John的这封信虽然也是废话连篇,但字里行间却流露着真真切切的戚戚思念之情以及淡淡的忧伤,就像是他来到John的墓碑前作为一个老朋友好好缅怀了一番。


三天后Fusco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
Fusco,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十分感动!但读起来不太通顺,也不太吉利。


就在Fusco十分开兴的买了酒自己个儿庆祝了一周之后,Fusco突然开始倒霉起来,他的汽车电子导航在路上突然失灵;电脑莫名其妙的中病毒,总在他赶报告赶到最后一句话时突然黑屏;他的手机打电话时总是莫名奇妙的串线,总是串到助攻男(忘记名字了T_T)那里,这也太巧了,而且Fusco一开始更本就没有助攻男的电话;他在家打游戏,每次在准备发动最后一招干掉大Boss的关键时候,家里的电就会跳闸;还有警局新来的他的上司,虽然是个美女,作风却相当强硬,堪比卡姐,最近她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Fusco,刚开始Fusco还以为是自己错觉,但后来接到分给他的那些案子,Fusco知道自己不是想多了,可是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女上司?


Fusco把自己的苦恼手动哭诉了三遍,寄给他的三个老朋友,三位老朋友都善意的提醒他,是关于写信这件事,他有没有忘记谁?


Fusco:“ 谁?Bear?”







迈阿密沙滩上,有两个美女悠闲的躺着享受着阳光浴。
那难以忽略的赏星悦目的两张脸一对胸和一双腿,引来路过的人各种口哨声。


一对胸的那位喝着鸡尾酒,一双腿的那位玩着手机。


“ 你又在用Fusco的手机号给他上司发调情短信?”


“ 嗯哼 ”


“ 可怜的Fusco!你放过他吧,他亲眼看见你死了。”


“ 我只是在帮Fusco尽早结束他的单身日子,顺便还能帮他的职业生涯找个捷径提升提升!”


“ 那个美女警督到现在为止有回过你的色情短信吗?”


“ 还没有… ”


“ 我觉得你会害Fusco丢掉他的工作!”


“ 快了快了!警督就快回我了!”






纽约唐人街,一对西装男从公园里遛完孩子回家,矮个子的杵着拐杖,走在前面取了两封信,高个子的抱着孩子,跟在后面。


“ 要不告诉Fusco不要同样的内容写两封信。”


“ 让他写吧,John,我认为Fusco正在经历单身中年危机,写信有助于帮助他平稳渡过!”




评论
热度(233)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