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Taste buds「短/合写/完结」

Mors吃了个木瓜:

大家好我是大山深处归来的瓜乁( ˙ ω˙乁)有人想念我吗忸呀乁( ˙ ω˙乁)这是和@S君 一起合写的短篇(简称SM组合的银幕首秀???)大概就是模仿对方的文风写里面的章节。(关键字:文风互换!!!)所以来个无奖竞答:每个人分别写了哪一段?
hhhhhh总之大家enjoy~还有,迟到的情人节快乐乁( ˙ ω˙乁)



***



“我们的舌头上有一万多个味蕾,Sam.”
“嗯。”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如果你敢跟我讲生物理论,Root,我发誓我会......”
“因为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更好地品尝你的甜美了,sweetie.”




***

20:42



“我从来不知道你原来会做小蛋糕,Sameen.”Root的声音从散发着热气的浴室里传来,听上去有些朦朦胧胧的。她已经推开了浴室门,柠檬洗发水和绿茶味沐浴露混合的气息争先恐后般地涌出来,刺激着Shaw的鼻腔。
“你的AI boss没有告诉过你吗?”Shaw端坐在厨房餐桌旁的塑料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发出些许噪音的烤箱,就像和她盯梢号码时一样专注,虽然那些号码可没有甜点能更让她提起兴趣。
她们一个小时前刚吃过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餐——至少有Shaw最喜欢的菲力牛排,虽然那并没有爽过和Root某种肢体接触,一点都没有——而Root抱怨了那家餐厅的甜点不合胃口。
“我最近都在想念cupcake.”Root用灵巧的指尖轻轻卷着棕亮的发稍,Shaw记得当时店里空气中弥漫的蒜茸香气。
“布鲁克林那边有一家小蛋糕店。”Shaw回味着牛排醇厚的口感,那令她舍不得让白葡萄酒冲淡味蕾上附着着的汁水,“Harold隔三差五就要去买呢。”
Root委屈地嘟起嘴来,她一个字都不用讲,Shaw就已经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了。
但这绝不是Sameen Shaw趁Root去洗澡时给她做小蛋糕的理由。
不过在黑客穿着宽大的白色浴袍,迈着猫一样轻巧的步子来到在她面前时,特工挫败地咬了咬牙。
“你知道,关于你的事情,我更愿意自己摸索呢,Sameen.”Root散发着热气和香味的身体从后面贴上来,水滴顺着潮湿的头发流到Shaw的肩膀上。她暗示性地勾了勾手指,Shaw感受到了她指尖的纹路,就像布丁表层那样光洁丝滑。
“你真是贴心,darling.”Root因得意而上扬的语调让Shaw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但又只能认栽地重重呼了口气。
“家里只有巧克力,我都放进去了。”Shaw试图不去在意Root已经留住她脖子的双臂,那白皙光滑的皮肤就在她面前,她想要在那上面轻轻啄一下,就像年幼的鸟儿从手掌上啄取米粒那样。
当Root温热的唇贴上她的耳朵时,她还是把刚才的想法付诸实践了。
对于黑客阴谋得逞般的轻笑,Shaw用一声冷漠的“哼”来回应。
“哦,Sameen.”
Root变本加厉地坐到了Shaw的腿上,素白的浴袍此时已经松松垮垮地滑下了她的肩头,和Shaw纯黑的紧身长裤贴合在一起,而Root裸露的小腿和双脚还在调皮地蹭着她的裤子。
Shaw担心愚蠢的黑客会随时从她身上掉下去,伸出手握住她的腰肢。Shaw的手并不算大,但已经足以掌控住Root那总是不老实的身体了。
天知道她有多喜欢握住Root侧腰的感觉。
“能吃到你亲手做的纸杯蛋糕可是我To-do list上的前五位之一呢。”
巧克力蛋糕和Root身上的味道让Shaw的嗅觉陷入了一种类刺激过度般的麻木,她不受控制地咬了下黑客同样光滑的脖子,用舌尖舔了舔。
“不过,To-do list上的第一位,永远都是你,亲爱的。”Root的哼笑让Shaw小腹发热,似乎她也和小蛋糕一样正在被烘烤,“你今晚想要吃两份甜点吗?”
Shaw发出一声低吼,把手伸进浴袍里,使坏地捏了下Root胸前的柔软,黑客轻喘出声。
“说到小蛋糕,这两个就很不错。”
Shaw的身子向前顶了一下,刚贴上Root柔软的唇瓣,烤箱便发出了一声拖着长音的、欢快的“叮——”。



***
22:55



Cupcake时间之后便是日常的沐浴。
Shaw一边进入敞开的卧室,一边将浴袍裹上了还带着水珠的身体。而黑客侧躺在床上,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唇角带着微笑欣赏着Shaw小腹匀称的肌肉。
特工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夜色,而Root则静静趴在她怀里。棕色头发的女人突然闷笑了几下,几粒巧克力蛋糕的碎屑落到Shaw的浴袍上。
Shaw皱了皱眉,将那个黏在自己身上的人给拎了下来。作为一名前医生,她更想严肃地告诉现在还亲昵凑在身旁的女人,侧躺着吃东西是一种很不明智的行为。
“要是再甜一点就好了,不过这样已经很棒了,看来sweetie你有当主厨的天赋呢。”Root离开Shaw的肩窝,趴到了柔软的枕头上。她侧过脸去看Shaw狭长的睫毛。
“主厨可不是用来做小蛋糕的,”Shaw觉得空气闷得难受,将浴袍领口扯开了一些,“而且如果再甜一点的话——下周把你从卧室抱到浴室可能会变得很困难。”
“亲爱的,我知道你在生小蛋糕的气,”Root将那张带着好看条纹的蛋糕纸放到了一边,撑起身子来居高临下地看着Shaw,伸出指尖磨蹭着Shaw温热的嘴唇,“但你要清楚的是,比起小蛋糕来说,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你。”
“现在我都沦落到要和小蛋糕一起比较了吗?”
“但是sweetie你放心,不管小蛋糕再怎么甜——”,她低头吻住了Shaw,“也比上你的万分之一。”



***
9:37



离AI大战正式结束已经过去了三年,最后以两台人工智能的死亡为结局。黑客和特工选了一处偏僻的住所——准确来说是靠近湖边的小别墅。
她们再一次被嘈杂的鸟叫声惊醒,从美梦中回到现实。
现在是周六。上一天还在工作的人们依然在沉睡着,就算现在天已经敞亮,而且温柔的阳光正好,可两个失业已久的人却被迫醒了过来。
“Oh,shit!买这间房子简直就是大错特错,早知道应该买带整套烧烤架的那个。”
“亲爱的,你也知道那个房子三周前塌了。”Root将Shaw扔在她床头柜上的牛仔裤递给她,不过在Shaw伸手准备扯走裤子时将手收了回来。
Shaw静静看着将有些发皱的牛仔裤松松捏在手里的黑客。女人伸出纤长的手理了理乱乱的棕色长发,朝特工讨好般的勾了勾嘴角。
“Morning kiss.”
“……”
“好吧,拿你没办法。”
Shaw重新爬回到床上。黑客从被子里钻出来,双手搭上了Shaw的肩膀,冰凉的指尖蹭过炽热的皮肤。
“Sweetie,你身上有巧克力小蛋糕的味道,”Root的指腹摸索着覆上Shaw捧住她脸的手,“而且——”
她将唇凑了上去。
“很甜。”



***
13:50



家里最近像被糖分子淹没了。
而午餐后的甜点也是最好的证明。
黑客被可可粉呛得咳了几声。看见Shaw过来,她投去求助的目光。
“葡萄牙木糠布丁上的可可粉太厚了。”黑客将水放到了一边。她朝特工感激一笑,然后将棕色边框的眼镜戴上继续盯着电脑屏幕,将卷发拨到了脖颈后面。
Shaw则坐到沙发上摊开了报纸。只不过看的并不是报纸,她的目光久久不能从坐在高椅上的人儿后背挪开。
“亲爱的,你看我多久了?”
“咳……”
Root浅浅笑了笑。她拿起木糠布丁走到Shaw身边,将覆盖着可可粉的布丁用精致的小勺舀出并放到了特工嘴边。
“甜吗?”
“甜过头了。”
Shaw抿了抿嘴巴。其实她想告诉Root的是,其实很美味。
“我知道你喜欢的,”Root带着笑意注视着她,棕色边框的眼镜往下滑了小小的一截,“因为你笑了。”
像缠着绷带坐在医院里吃到Root带来的甜甜圈一样笑了。虽然只是淡淡的那么一秒,但Root却看得入了神。
“你说过我们有一万多个味蕾,但主要感知甜味的是舌尖部分,可当食物进入口腔之后经过舌尖的时间,”Shaw抬头注视着Root,“却只有短短几秒而已。”
“是啊,”Root扶了扶眼镜,“所以为什么不在舌尖多停留几秒呢?”
她的唇轻巧地凑了上去。
Shaw感觉Root的味道在自己的舌尖缓缓散开来。湿热的,带着水汽,像梦一般冗长微茫却令人眷恋的甜味。
她无声的笑了。



***
18:45



她们拥在温暖的炉火前吃着泰式火锅。在Root的印象里Shaw并不爱说话,现在却陪她嬉笑着,赤裸着脚盘腿坐在木地板的软垫上,用玻璃杯碰着她的杯子,酒水跌落了几滴。
看来她也变了不少。
离黑夜越来越近,她们却不在意,因为现在她们,最多的便是时间。
“Sweetie,下午我们才讨论过的,关于taste buds。”Root摇了摇手中的杯子,指尖沾上了杯口酒精的味道。她侧耳听着汤开始沸腾响起的咕咕声,唇角笑意逐渐浓厚起来。
“嗯哼,难道是天才黑客把数量记错了吗?”Shaw用小刀不亦乐乎地解决着盘子里不听话的虾。
“不亲爱的,你说感受甜味的味蕾主要集中在舌尖,”Root的眸子亮了亮,“可我觉得这不是重点。”
“那重点是什么?”
“重点就是,现在没有东西能将我们分开了,”Root捏了捏Shaw的脸,噗地笑了出来,“如果你不在我身边,就算是巧克力小蛋糕也全然无味了。”



湖畔的夜色,闪烁着的暖黄色灯光,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
如果问Root希望以后的生活怎么样,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就像这一天一样,有宽敞的房子,不算过多但绝对称得上美味的甜品,以及那个会给她做无数种甜品的小个子暴脾气。



Sweetie,我感受到甜味,不是因为舌尖成百上千的味蕾,而仅仅是因为,你。



END

评论
热度(258)
  1. FaithMors吃了个木瓜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的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