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Mistake(下)

Noramyw:

“下去。”

Shaw深吸了口气。

满是那女人身上的百合花香味。


这个Omega是真的到了发情期,Shaw几乎怀疑,下一秒,这房内的其他Alpha病人会直挺挺地站起来,像僵尸一样抓住女人的衣角。

占有Omega是Alpha的本能。


这或许解释了她为什么能醒过来。

当然,也可能是那女人的头发弄痒她了。


“下去?”

Root伏低身体。

Shaw被她凑前的脸陡然吓了一跳。


公平地说,那张脸绝不到吓人的程度,反而很漂亮。

像是......做春//梦也构造不出的那种漂亮。


“我们还没交换过亲吻。你知道,在上帝面前那种。”

Root挑了唇角。

她扣住Shaw的下颌,这一点儿也不费力,鉴于这个Alpha的身体实在很虚弱。


结束之后,她大概真的会死。

不过话说回来,Sameen Shaw不应该早就死于头部中弹了吗?


“我说,下去。”

Shaw不得不使用信息素压制这个女人。

Root挺住了,不,她甚至直接吻了Shaw,连停顿都没有。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指令太模糊了,亲爱的。”

Root撬着Shaw的唇齿。

幸好沐浴信息素并不会真的让人醉倒,她的酒量可不是很好。


“你看,‘下去’这个指令,我还可以理解为......”

Shaw的脑内充斥着那女人又轻又粘的声调。

等等,为什么她的皮带被解开了。


Root在她唇间深深地吸了口气。


“对Alpha来说,这可是个菜鸟级的错误。”

Root给自己适应的时间。

对一个濒死之人来说,Shaw还真是......相当精神。


“我会标记你。”

Shaw狠狠地咬着Root的嘴唇,只是撕咬。

“在我死后,你会怎样呢?”


现在的医学院已经堕落到杀人狂也可以当护士了吗?


“你有标记我的力气吗?”

Root嗤笑了一声。

她的棕发蔓延至Shaw的脖颈,像是随时准备掐死对方。


“Try me.”

Shaw的小拇指动了一下。

只要能抓住那女人的脖颈,然后对着她的腺体咬下去就可以了。


“Easy, tiger.”

Root歪了歪头,终于把嘴唇从Shaw那儿挪走。

她直起身子,朝名义上的妻子眨了眨眼,算是宣战。


Root开始动了。


Shaw很难形容这种感受。

她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要死了,灵魂被粗暴地从身体里扯出来,被那女人细细的牙齿嚼碎,化成一汪水,再缓慢地覆上Root生理性泛红的眼角。


与此同时,性,是的,性//的快感在Shaw的体内涌动着。

她当然上过Omega,各种类型,各种情况。

字面意义上濒临死亡还是第一次。


这个女人此刻不是个拥有花香味信息素的普通Omega,而是她的死神。

最可笑的是,她们手指上还戴着匹配的指环。


“名字?”

Shaw突然道。

她看见那个Omega犹豫了几秒钟。


“和你一样,Sam。”

Root对自己变了调的声音不是很在意。

“你可以叫我Root。”


“好吧,Root。”

Shaw尽力昂起身体。

她的动作起到了应有的作用,Root向后滑了一下。


在那女人摔下床之前,她的脖颈被人攥住了。


“可能会有点疼。”

Shaw笑了一下。

“不过,你活该。”


Root下意识地挣扎起来,喘息声比刚才要重得多。

但没有恐惧的气味。


Shaw舔舐着那女人的腺体。

她突然意识到一个事实。


“现在我得想办法让你活下去了。”

Root苦恼的声音砸着Shaw的耳膜。

她离开了Shaw的身体。


“你喜欢带着白色篱笆的二层小楼吗?”

Omega温柔地笑了笑。

她的身体散发着Shaw的信息素气味。


“厌恶至极。”

Shaw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无名指上的银环陡然沉得让她心惊。


“你的存款应该差不多够用。”

Root自顾自地整理着衣服,手掌恶意地抚过Shaw的双眼。

“睡一觉吧,亲爱的妻子。”


“我不是......”

Shaw被Omega的信息素薰得有些困倦。

见鬼,标记后的Omega味道这么好闻的吗?


“希望你喜欢狗。”

Root说道。

她的人生计划拐了个弯,不过,家庭生活很适合她也说不定。


Harry的确说过她应该有个新爱好。


END

评论
热度(308)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