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Mistake (上)

Noramyw:

作者:有人在微博说要看这篇的设定,正好有人在lofter上要一月福利,所以就写了,然而是清水文,并没有肉略略略。

注:ABO设定 Omega!RootX Alpha!Shaw

梗概:Root是一名假护士真骗子,每每在士兵要死的时候和他们结婚,然后领取烈士遗孀的抚恤金外加战士的遗产。一日,她和伤了脑袋,据说马上会死的上校Shaw结婚,结果,Shaw醒过来了,于是Root将错就错和Shaw在一起,等Shaw发现事实的时候,Root的瘸腿叔叔Harold已经住在家里,而她们的两个女儿也上小学了。


正文:

“你迟早会遭报应的。”

Root抬眼看了一眼咕囔这句话的神父。他很高,一身黑色的修士袍,胸口挂着银色的十字架。这个男人已经不年轻了,头发有些发灰,很称眼里的蓝色。

他是John Reese,Root叔叔Harold的挚友,算是Root的半个长辈。


“战争年代,一个女孩儿总要想办法活下去呀。”

Root说道。

她从病床旁的花瓶里剪下一朵百合花,轻轻地放在即将成为她妻子的女人耳边。


Sameen Shaw。

黑发的Alpha,伊朗血统,从医学院退出,转而参军,不到五年已经成为上校。

没有任何家人。


完美的结婚对象。

尤其是她被敌军击中了脑袋。

命不久矣。


“到现在为止,你已经有十五个假身份,同时领了十五份抚恤金,赚了很多钱了......”

Reese看着Root,再一次进行劝说。

他知道她不会听,也知道自己不管怎样都会帮她。


因为Root有一个很好的理由。

她的瘸腿叔叔,Harold需要照顾。


“婚姻自由。”

Root挑了下眉,接着拿起镜子,微微调整了护士帽的方向。

她的胸口还沾着不知哪位病人的血。


作为一个新娘,她看上去真狼狈。


“至于报应......”

Root望着Shaw昏迷的侧脸,下意识扯平衣角的褶皱。

她可真漂亮。


“让它来啊。”


“你叫醒她吧,结婚需要在双方清醒的情况下才有效。”

John Reese微微叹了口气。

他下意识屏住了呼吸,作为一名Alpha,他可不想被Root的信息素迷惑。


那女人是天生的Omega。

意思是,她的信息素可以最大程度上的迷惑和操控Alpha。

这也是Root无往不利的原因。


濒死的,队友都是Alpha的士兵,陡然有美丽的Omega护士投怀送抱,少有不被冲昏头脑的。


“甜心,该起床了。”

Root的指尖拂过Shaw颈后的腺体。

那是信息素的源头,也是人类最重要的部位之一。


Shaw缓慢地睁开眼睛。

她看见了一个棕发的护士,一个穿黑袍的神父,还有一本圣经。

临终祷告?


“......Say yes, sweetie.”

Root小心地操控着信息素。

她已经做过无数次了。


这次比以往更加冒险,因为Shaw一直处在昏迷阶段,根本没和她聊过几句。但她的军衔够高,还没有麻烦的家人,医生诊断她活不过三天。

Root没法放过她。


“What?”

Sameen Shaw眨了眨眼睛。

她的头很疼。


那个护士的指尖有百合花的香气,很浓郁。

Shaw花了两秒钟反应过来,这是那女人信息素的味道。


Omega,未被标记,离发情期还有十五天。


“Say yes, my love.”

Root低下身子,她扬起无懈可击的微笑。

Shaw的神色没有变化。


她的眼里一片陌生和警戒。

见鬼。

都是临死的人了,为什么意志还能这么坚强?


“这样你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Root轻轻地诱哄道。

“只是一个必要的程序,没有什么的。我是护士。护士是来照顾你的,对不对?”


Sameen Shaw侧过头,撞进浅棕色的水泽里。

这是个漂亮的Omega。


“我要死了。”

Shaw平静地说道,目光从Root胸口的血迹转开,射向立在一旁的Reese。

“So, yes.”


“我同意把器官捐献给有需要的人。”

Shaw点了点头。

她不是个正常的人,但她的器官是。尽管她没有多少救人的精神,但她曾经发过希波克拉底誓言,愿意为医学事业献身。


John Reese张了张口。

Shaw认为自己是在对捐献器官的流程做确认,平静又笃定,冷静得不像个意识模糊的人。

然而他们在联手欺骗她。


上帝啊。

John Reese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Root的手掌抚过Shaw的眼皮,信息素变得浅淡,令人放松。


Shaw感觉头疼好了很多。

这个女人很适合当护士,Shaw想。要是当时医院里有这么一个人,或许,当那个病人的家属看到她吃着东西宣布死亡,情绪激动的时候,就会被轻易放倒,也就没有向主任投诉的后续了。


如果她还在医院,也就,不会死了吧。


“礼成。”

Root笑了一下,两指并拢,点了点Shaw的嘴唇。

她站起来,再也没看Shaw一眼。


“接下来她会去哪儿?”

Reese忍不住问道。

他见惯了各种士兵最后时刻的样子,有把Root当救命稻草的,有忍不住哭泣的,也有回光返照,觉得自己很快会好起来的,像Shaw这么冷静的,却是第一个。


“太平间吧。”

Root亲昵地挽着Reese的手臂。

“这回可以给Harry买个新轮椅了,那个恐龙的玩具给Bear也不错。你想要什么?新枪?我可以把Shaw的遗物给你,那里面应该有不少好东西。”


“没有希望了?”

Reese犹豫道。

他总觉得,Shaw身上有和别的快死的人不同的东西。


生命力。


“她的身体大部分没有任何损伤,除了头部。”

Root皱了皱鼻尖,回想医生的诊断。

“如果有强烈的求生欲望,说不定能好起来,不过......”


Root停下脚步。

她蜷起手指,沾着百合香气的指尖轻轻磨蹭着掌心。


“好起来又能怎样呢?她没有任何家人,战友都被炸死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和她有关。”

Root歪了歪头,邪恶地笑了一下。

“我是说,除了我之外。”


TBC

评论
热度(305)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