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牌局

蜘蛛:

肖根。


【大概是(一本正经的)逗比向】


虽然取了个冠冕堂皇的名字,其实就是一个斗地主梗【x】。


强行纽约背景下的斗地主……


感谢能看完的各位【捂脸】


顺便感谢点梗的 @人美腰细吴彦祖 


【虽然完全不知道什么原因要点梗【




                                          




“嘿,我学会了一种新的扑克牌玩法。”这是Fusco走进地铁站的第一句话。


这天风和日丽,美好到纽约的坏蛋们似乎也不忍心破坏,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五个人和一条狗在地铁站相看两(六?)不厌。


Fusco的话显然让气氛热络起来。


 


“Lionel,你竟然能学会新的游戏。”Reese欣慰地赞赏道。


“除非你确保能够清楚地简述规则,”Shaw咬了一口能量棒(在Finch欲言又止的注视下),含糊不清地说,“否则我宁愿带Bear出去晒太阳。”


Bear在Shaw的脚边兴奋地呜咽了一声。


“各位,我不确定此时此刻在这里玩扑克牌是一个明智的决定……”Finch迅速地看了一眼在场的人,说完又转过头继续在键盘上敲打。


Root看上去有几分不屑,她撇撇嘴,然后煞有介事地甩了甩刚涂上的黑色指甲油,让它们干得更快些。


 


“很好,我也爱你们,”尴尬地舔嘴唇的模样让警探看上去有几分可爱,“既然大家都这么想玩,我就简单说明一下规则。”


“Detective Fusco,我想说……”


“Come on,Finch,”Reese一把揽过戴着圆眼镜的绅士,打断他即将说出口的话,不得不说,在Fusco说完规则之后,大家(也可能仅仅是指Reese和Shaw,最多算上Bear)都显示出了跃跃欲试的兴奋,“如果电话响了,我们马上终止。你偶尔也需要放松自己。”


“虽然不太能理解‘斗地主’这个名字的含义,但Harold,你不想试试中国的纸牌游戏吗?”Shaw极力地拉Finch入伙,与此同时,她看向Root。


“Sweetie,如果你想玩,我当然也会陪你一起玩。”Root不负Shaw所望,朝她投去一个黏腻的眼神,嘴里说着糟糕的台词,语气甜蜜得像是在说什么动人的情话。


 


“我真不想说,”Fusco对Root作出夸张的表情,随即转向另外几人,“‘斗地主’一般三人游戏,我们五个人怎么玩儿?听说还有五人斗地主,不过得等我先学会。”


“这个简单,组队不就行了。”Shaw立即提议。没错,组队绝对是个好主意。


“组队也行,但你要是和可可泡芙组队,我觉得这游戏没法玩儿。”警探今天格外精明。


“Harold,我和你一队。”Shaw瞪了Lionel一眼,向Finch发出组队邀约时语气有点不自在。


Reese耸了耸肩,觉得自己有点无辜,他对Root说,“也许可以尝试一下新的组合。”


Root略为遗憾地点点头。


 


“我孤军奋战?这会不会太过分了?”Fusco突然觉得委屈,自己组的局,居然没有队友?


“汪!”Bear跑到他身边坐下,欢快地摇着尾巴。


 


 


【Round 1】


 


第一局作为试玩,发牌的任务落到Fusco头上。


 


“‘地主’是最大的?那我要当地主,”Shaw把发到她和Finch中间的牌全揽到自己面前,Finch对此似乎并无意见,她戳了戳警探的手臂,“我要当地主,Lionel。”


“嘿,你扰乱了我发牌的思路!”警探显然也不能熟练地发牌,他正在心里小心翼翼地数着,被Shaw打断有些懊恼,只能重新数一遍自己发出去的牌,“地主不是想当就当的,还不到抢的时候!”


 


对面的Reese和Root似乎已经建立了某种队友间的默契——至少此刻他们双手交握杵在桌子上的动作十分默契。


Reese沉默地看着Fusco发牌,脸上仍然是一种“赞赏”的表情,像是听到终于开口说话的孩童时的欣慰;Root也沉默着,但她的眼神随着Shaw的指尖移到警探被撑得有些紧绷的西装袖子上,那根手指在上面戳了一个浅浅的、马上复原的印子,而后Root的目光又随着Shaw收回的手回到她迷人的脸上;黑发女人因为即将开始的游戏兴致昂扬,并没有注意到Root带笑的眼神。


 


“好了,地主牌在Shaw和Finch队,你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牌选择叫地主或者不叫,”Fusco仍然不时充当着指导的角色,那张亮出来的4点在Shaw的牌堆里,“其他队伍也可以抢地主。”


“叫地主,当然叫!”说实话,Shaw还不是特别记得住那些规则,她只有一个概念,就是“地主”有特权,还能多几张牌。


“Ms. Shaw,我建议我们先看看牌。”Finch比较谨慎。


Fusco和Bear、Reese和Root也分别看了自己的牌。


 


“我猜我拿到了一串电话号码,说不定打过去还是个漂亮的妞,”警探解说规则时的神采在看完牌之后消失了一半,看上去有些失落,Bear把他手中的牌舔了个遍,差点撕坏几张,他从那条大型犬的口中抢下纸牌,说道,“Pass。”


 


Reese扫了一眼Root捏着的牌,黑客小姐似乎对这种玩法了如指掌,她甚至已经大致按最优的出牌组合把纸牌排列好了。


对Shaw和Finch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Reese沉着嗓子说道,“看来我们可以抢一抢。”


“No way,我们再抢回来!”Reese的笑让Shaw想起了某次和他组队任务,他们在监视号码时为了争夺谁掌桨划船差点在公园的湖中心打起来,而且那一次Shaw还该死地败给了Reese。


 


“Ms. Shaw,我们的牌现在非常巧妙,但如果拿起三张地主牌,有可能会打乱我们本可以排出的优势组合,拆散之后出牌反而会变得困难。”Finch对自己队的牌型情况的掌握及策略的应对不输于Root。


“别担心,Harold,我们有主动权。”Shaw仍然坚持抢地主,除了她对地主“特权”的执念,还出于对Finch百分之百的信任。这可是创造上帝并教会上帝下棋的人,会输一把纸牌游戏?


 


好在Finch不知道Shaw对自己抱的期望,否则他应该会感到焦虑。


 


“好极了,我们大概可以花十分钟在抢地主环节,”Fusco拍了一下手,“所以,Shaw、眼镜儿,你们到底抢不抢?”


“抢!”Shaw的声音高了两个度。


 


“Lionel,我们还可以再抢吗?”Reese看起来胜券在握,他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别着急,”Root碰了碰大个子的手,而后看着Shaw,“Sameen这么想当地主,我们就不抢了。”


 


“You owe me。”Reese看着Root那双带着笑意的棕色眼眸。


Fusco揉了揉太阳穴。


 


 


Shaw觉得和Finch组队实在是个明智的选择。


哦,也许Root和Reese与他们旗鼓相当,但可怜的Lionel在第二轮出牌就连续喊了很多次pass,甚至不得不在Shaw出一张9点的时候,出一张A以打破自己实在出不了牌的尴尬。


 


“Detective,你可能忘了,我们现在在同一战线。”Root扔出一张彩色的Joker,虽然这么说,她似乎也没打算让警探多出几张牌。


“Pass。”Shaw只得放弃,手里一张灰色的Joker在Root出完牌之后让她多了几分胜算。


“飞越疯人院,我确定我们是在同一战线。”警探直接把牌放在桌上了。


 


 


在Fusco又出过一个7、一个K(并且是拆散了自己的两个K)之后,他彻底放弃了挣扎,捏着一大把牌看Root和Shaw不停地打出各种各样的单牌、组合。Finch的神情严肃,好像在处理一个棘手的号码,而Reese则是惬意地摸着下巴,不时伸长脖子看Root的牌。


 


Shaw在Finch出牌的时候抬眼看了看对面的Root,她手里捏着6张牌,而自己这边还剩4张:一个Joker,两个2,一个J。胜利女神几乎已经在贴着自己坐下了。


 


“J。”Finch出牌。


“A。”Root歪了歪头,微笑地看着对面的两人。


“Joker。”己方只剩下全场最大的两张牌,Shaw甚至激动地从Finch手中把牌夺过来,喜悦已经爬上她的眉梢。


 


所有人都盯着捏着5张牌的Root,但她不可能再拿出一张比Joker大的牌。


Fusco几乎要喊出“地主获胜”,他完全忘记如果Root输了,也意味着自己输了。


而Root不急着出牌,她看向眼神发亮的黑发女人,提了提嘴角。


 


没错,她手里没有一张大得过Shaw的Joker的牌。


——但她有四张。


 


整个牌局一次没出场过的5点,全部捏在Root的手里,她轻轻扔出那四张让人赏心悦目的不同花色的“5”,朝Shaw比了个口型:


“Boom。”


 


Shaw觉得Root确确实实朝她扔了一个炸弹,把她体内的什么引爆了。


 


第一轮结束,Root、Reese、Fusco获胜。


 


 


【Round 2】


 


Fusco仍然被指定发牌,也许是因为斗地主复杂的发牌方式让刚刚接触这个游戏的其他人都望而却步,又或者大家都觉得警探已经顺手了,所以没人想再接手。


 


这一局的发牌过程对Fusco来说更困难了,Shaw不停地催促,想要马上开始新的一局;Reese慈爱的眼神里,多了一些期待……


 


输在最后关头让Shaw极度不甘心,她发誓一定要扳回一局,所幸在Finch理智的劝说下,她动摇了“一定要抢到地主,当地主才能赢”的念头,并且忽略了“与Harold Finch组队也不一定能赢”的事实。


她心里大概隐隐约约知道,“因为对手是Root”。


 


Reese成功抢到地主,Fusco这局的运气比上局好一些。


“至少不是个电话号码了”,警探这么安慰自己。


 


Root对自己这队当地主没太多表示,仍然是在拿到牌之后先理出大致的组合和顺序。


Shaw清了清嗓,比上一把谨慎得多,但她有点担心与Lionel组队。好吧,虽然不相信他的实力和运气,但毕竟,他算是介绍这个游戏给大家的人,应该有点什么光环才对。


 


警探的光环持续了比上一局多几轮的出牌,至少他还打出了几次像样的组合——像是三个4点加一个5点、56789之类,这些点数很小的牌让Shaw顺利接过,把自己手中的牌打出,同时也让作为地主方的Root和Reese有了更多发挥的余地。


 


又到即将分出胜负的时刻。


 


Shaw再次偷瞟Root的牌,5张;Lionel还有十张左右,Shaw不指望靠他结束这一局;而Finch手里,还攥着两张2,一张8,一张Q。


相似的场景,己方相似地占据着微弱的上风。如果Root手里还捏着什么炸弹,Shaw一定要说服她去买乐透。


 


这轮Root先出牌。


J。


Shaw迅速接上Q。


Fusco犹豫了一下,他想自己如果稍微抬上去一点,应该不会对整个牌局有什么致命的影响,但他要参与游戏啊——他这么想来着。于是警探慢慢推出一张K在牌堆里。


Root不紧不慢地接一张A。


 


两张Joker已经在牌堆里,Shaw和Finch交换一个眼神,他们只需要简单地拆开一对2点即可。


 


“2。”如果Finch没记错,此刻场内除自己这一队外,应该还有一张2。从Root出的A来看,2点应该在Fusco手里。


好在这一次Fusco没有再“稍微往上抬”,他pass了这一轮。


Root也没有再扔出什么炸弹,而是用弯曲的食指和中指轻轻扣了桌面两下,pass。


这让Shaw松了口气,顺便,Root弯起两根手指扣桌面的样子有点辣。


 


“8。”Shaw还剩最后一张牌,这个局里的王牌。


“9。”Lionel不痛不痒,他确信现在自己出什么牌都不会影响战局,因为他手里最大的牌是一张Q。


而Root出了一张2。


 


百分之五十的几率,Finch没能猜对。


Root拿着那张2。


 


“Pass。”Shaw暗自骂了一句。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能赢Root,如果她手里剩下两张单牌的话。当然她也清楚,Root应该不会在自己手握两张小牌的情况下先把杀手锏用掉,她八成拿着两张点数相同的牌。


好极了,这局又输了。


 


“A。”Root出牌的时候表情毫无波澜,似乎毫不在意自己出完这张牌就会输掉这局。


单张?!Shaw难以置信地把手中另一张2点放在桌上,突如其来的胜利让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Yes!”Fusco倒是欢呼了一声,Bear也跟着摇起尾巴。


Finch推了推眼镜,也露出一个腼腆的笑作为庆祝。


 


第二轮,Shaw和Finch获胜。


 


Reese看完了Root整个出牌过程,他非常想再对Root说一句“You owe me”,但想了想上一局她的表现,他又没说任何多余的话,只是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


Root轻轻哼了一声,把手里最后一张A塞进牌堆,Fusco开始洗牌。


 


 


【Round 3】


 


这一局Fusco破天荒地拿到了地主。


看来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或者说另外两个队伍都当腻了地主。


 


“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尽管警探拿到了2、2、A的底牌,这局的战况还是异常的艰辛……而残暴。


他无比后悔在第一轮选择出单牌,先处理零散的小牌、保留组合牌是个完全错误的决策。


当他出一张3点之后,Root直接跟上2。


 


“你疯了吗?!”Shaw难以置信地瞪着棕发女人,甚至没忍住和Fusco一起喊出来。


“相信我啦。”Root只是用那双无论何时看向Shaw都会盛满蜜意的眼睛一如往常地看过去,自信的语气让Shaw无法反驳。


 


由于策略的失误,Fusco不再有出牌的机会。他手里的几对连牌都不大,仅限于可以一轮出很多张的表面华丽,只要稍微压一下,他绝对不可能再有主动权——更何况,Root完全没有“稍微压制”的想法,而是一击致命;在Root直接出2点之后,他完全没了还击的余地。


 


虽说这局Shaw和Root是站在同一战线上,但在地主几乎阵亡的情况下,她还是娱乐性地跟了几轮Root的牌,毕竟自己的牌也不算差。


Root似乎很高兴。


 


两人的博弈看上去行云流水,畅快无比,Finch和Reese也权当欣赏,并无心插手。


几轮跟牌后,Shaw手里的牌所剩无几,Root也一样。但由于心态的放松,出牌也变得随意,少了策略的思考,所以Shaw手里只剩下几张小牌。


接下来就放心让Root一个人表演。


 


Detective Fusco这局只出了一张牌。这大概是史上最惨的地主。


他揉着脑袋上那堆卷发,懊恼地叫着要结束,不想再玩这该死的纸牌游戏。


 


“Lionel,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游戏而已,”Reese这么安慰他,“洗牌吧。”


“我早就说过,要是Root和Shaw组队,那简直是一场灾难。”警探的抱怨更重了。


 


而Root凑在Shaw的耳边,故意让自己的气息喷在黑发女人的耳廓,她迅速地说完话,又迅速解除两人之间那犯规的距离。


 


“我早就说过,we a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这一轮的胜负简单明了。


 


 


【Round 1】


 


之后的牌局并没有持续很久,大概是看大家都得到了放松并且很开心(也许除了Fusco),机器又开始高效率地运作起来。


电话响起,牌局结束。


 


Shaw在处理完号码回到公寓时,Root似乎也刚从地铁站回来。


当然,她们是不会约好在哪里遇见,然后再一起散步回家的。


 


Root懒懒地靠在沙发上,Shaw回想起白天的牌局。


一个想法突然击中了她,她觉得自己有点犯蠢。


 


“Root,今天斗地主的时候你作弊了,对吗?”和Root玩游戏,还是这类纸牌游戏,真是蠢到家了。


“亲爱的,我可没有使用什么‘自动换牌器’之类的东西,怎么能算作弊呢?”Root眨眨眼睛,完全没有要承认的意思,甚至看上去还有点苦恼,“我居然能拿到3个3这么烂的牌。”


 


与耳朵里住着上帝的人玩扑克牌,实在太蠢了。


Shaw想采访Root,有个人工智能上帝帮忙窥牌和记牌的感觉怎么样。


又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还故意输了那么几把,这感觉……有点糟糕,又好像没那么糟糕。


哦,该死。


 


Shaw觉得必须要惩罚Root一下。


虽然Root说得也没错,她确实没有使用任何工具来作弊。


但这不妨碍Shaw再做进一步确认。


况且,犯了一整天的蠢,不多现在这么一会儿。


 


“嗯,我不相信你没有作弊,”Root原本软软地靠在沙发上,Shaw轻轻一推她便顺势半躺,她抓住Shaw的衣领,让自己不至于整个陷进沙发里,Shaw拉开她的外套,在她周身仔细地摸索着,“我需要再好好检查一遍。”


 


“没问题,sweetie,”Root往后挪了挪身子,让自己的后背更好地倚靠住沙发,她腾出双手,开始慢慢解自己衬衫的纽扣,“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想你需要搜查得更仔细一些。”


 


“正好,我有点饿了。”


“这只是Round 1哦,sweetie。”

评论
热度(204)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