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短-完结】Fifty Shapes of Secret

S君:

五十度灰AU   总裁根x助理锤

入肖根坑一整年了!2017第一篇文章也要献给最爱的cp

剧情bug请无视,lo主就是想发糖!

——————————

高层建筑的钢化玻璃也无法完全隔离窗外烟花的爆破声。

屋内的灯光调得极暗,外界照入的光线让铺着灰色地毯的地板上形成的折射让烟花的光影有着明显的变形。 

Samantha站在落地窗前,难得悠闲地望着远处的一片灯火通明。

“一年了,Sameen.”

“嗯。”身后的人低声回应。

“我们在一起一年了。”Samantha把目光转向玻璃上映出的Shaw的身影,她正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的后背,Samantha勾起嘴角。

“我们没有在交往,Groves.”Shaw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

Samantha移开视线,继续欣赏着烟花。“也对,no relationships.”她用手指勾住发稍,显得百无聊赖一样地卷了卷。

“你知道就好。”Shaw站起身,从茶几上拿起起瓶器,“香槟?”

她带着一种愉悦的满足感点点头,后方随即传来木塞弹起的“啵”声和液体倒入酒杯的声音。Shaw端着两杯香槟走到窗前,把其中一杯递给她。

“那么我以后在向别人介绍你时,该说你是我的秘密情人,床伴,还是爱宠?”她在拿过高脚杯时,指尖划过Shaw的手背,后者则像被侵入领地的猫科动物般眯起眼睛,“都是,还是都不是?”

Shaw没有说话,默默喝了一口香槟。

“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否认我,sweetie.”她展现出一个骄傲的、胜利者的笑容,然后端起杯子品尝着金黄色的液体。她知道Shaw在看着她喉咙滑动的样子。“我们是不是忘记了碰杯?”她握着酒杯的手做出邀请的动作。

“你打算在这里说上一整晚吗?”Shaw有些不耐烦,但绝对不是糊弄地用自己的酒杯撞了下她的,清脆的声音在偌大的房间里回响。

“Um…我想我们有一整夜的时间可以用()嘴做一些除了说话以外的事情。”Samantha用左手食指挑起Shaw的下巴,棕色的瞳孔里是将要溢出的欲()望,“我们的合同还有一周就要到期了,我在考虑要不要给你续签呢,Sam?”

Shaw垂下眼睑,躲开Samantha灼热的目光。Samantha简单地回顾了一下这一年里Sameen Shaw的表现,如果Shaw只是她的普通员工,她一定会给她翻倍的年终奖金。不过老板对员工总会严格一些,哪怕那个人是Sameen Shaw也不例外,她要让shaw为她陷的更深,她要Shaw永远忘不了她,无论是肉体上还是心理上。


Shaw在被调来技术部的第一天,Samantha就注意到了这个欧洲和中东混血的可人儿。她甚至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去翻阅她的资料,前医生,前海军陆战队队员,Em,还不错。她很快就想到了把这个Sameen Shaw变成自己新宠的办法。

有意无意间的对视,出入办公室时的小动作,开会时“不小心”的肢体接触,Shaw很快就对她的主动有了反馈。在某个中午,Shaw锁上了Samantha办公室的门,拉上窗帘,把她推在了桌子上。

“完事之后可别说我骚扰你,Ms.Groves.”

“这话应该由我来说,Sam.”

Shaw还在对着她玩味地笑,Samantha的电击枪就已经捅到了她后颈上。

“你一直都很享受这种事情吗?”她把Shaw捆在椅子上的时候,Shaw没有像她之前有过的女人那样有不适的神情,反而放松地把头靠在椅背上,任由她上下其手。Shaw曾经是军人,她知道那警用级别的捆绑带是无法自行挣脱开的,更何况电击麻痹的效果还没消退。于是她根本没有做徒劳的挣扎,用一种微微被turn on的表情看着她的上司。

Samantha拉开Shaw外衣的拉锁,把通上电的熨斗放在她胸前。“从我十六岁之后来说,是的,Sam,我享受这种感觉。”她用指尖试了试温度,hum,刚刚好,那足以让助理小姐感受到疼痛,但又不至于留下丑陋的伤疤。

“你呢,亲爱的,你喜欢吗?”她微笑着把Shaw里面的灰色背心带弄到一边,露出她的肩部。她看到皮肤上细微的毛孔在熨斗的热气下有了些变化。在Shaw回答之前,她把导热的金属面贴在了她的皮肤上,Shaw弓起身子,把条件反射带来的叫声忍了回去。

Samantha把熨斗移开时,Shaw如释重负地大口喘气,她脖子上出了一层薄汗。

“你一点都不像一个Samantha.”她甩了甩两鬓的头发,黑色的眼睛闪烁着军人的坚毅,和只属于Sameen Shaw的那种、恰到好处的痞气。

“知道吗,Samantha这个名字意味着倾听者,”她跨坐在Shaw的腿上,低下头在她耳边说,“让我听到你的声音,Sam.”


Samantha Groves这名字听上去那么温和,就像她本人看上去一样,也许父母就是想让她成为一个和她的名字与外表一样的温柔乖巧的女孩。

但她不是,从来就不是。

Samantha的父母从一开始就想把她培养成那种邻里之间聊天时会认为是“淑女”的女孩子,他们送她去学芭蕾,演话剧,甚至是礼仪课,Samantha不讨厌那些东西,也谈不上喜欢,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她在所谓的“淑女”课程里学到的东西在她日后的商业生涯中帮了不少忙。

Samantha硬着头皮在所有人面前去装乖乖女,没有人知道她一直以来压抑的无处发泄的感情。

她十六岁的时候,第一次鼓起勇气翘掉了芭蕾课和朋友去泡吧,从来不会喝酒的“淑女”Samantha很快就喝得晕晕乎乎,她记得一个拉丁裔混血的女生请她去跳舞,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她们最后是怎么挤进洗手间的隔间里的。她稍微清醒过来时对方已经把她按在瓷砖墙上了,她挣扎了一下想要拒绝,最后一口咬住了对方的肩膀。随着一声吃痛的惨叫,血很快就殷红了衣服,拉丁裔女孩骂骂咧咧地走掉了,而Samantha一个人在隔间里喘着气愣了很久。

不是因为惊恐,而是因为在咬下去的一瞬间,她感受到了一种陌生的刺激。

那是伴随着嗜血和折磨的,诱人的欲()望。

大概是从那时起,Samantha意识到了自己对性的不一样的渴望。最初的时候她对这样的一面感到畏惧,但那种恐慌随着她年龄的增长而演变成了一种病态的痴迷。她在大学时期正式交了几个女朋友,不过Samantha还是没敢把她温柔的面具下潜藏的施虐者的一面释放出来。直到她完全经济独立,在和朋友一起成立了一家只有几个人的IT公司,再到后来他们把公司做的小有名气时,她再也不想一直委屈那个Samantha the Sadist了,她先后有了几个完全不知道自己生活圈子的女人,只有在她们面前,Samantha才敢进行一些kinky sex. 她总是小心翼翼,一旦发觉她的小癖好可能会被暴露,就会立刻离开那些女人。

那是她的秘密,为了她的公众形象而不能暴露的,肮脏的秘密


她一直在等待一个Sameen Shaw这样的人——一个不只是床伴,也同样可以和她一起上下班,出席活动,一起庆祝节日的人;一个可以接受这样的她,并享受这段关系的人。

幸运的是,她终于还是遇到了Shaw.

“你一定受过不少伤吧?”她勾着Shaw的脖子略微向前施压,后者因为坐在床边而重心不稳,只得用手撑在两侧保持平衡。

“我可以带给你更多。”

“你在曾经的战场上受的伤只会徒增痛苦,但我给你的……”Samantha按住Shaw的肩用力一推,Shaw顺从地向后倒在床上,“会让你快()感叠加。”她跟随着Shaw的动作俯下身,啃咬着她的脖子,满意地听到她的士兵发出颤抖的气音。

“这张床,就是你新的战场,Sameen Shaw.”

她给Shaw带上项圈的时候,那副倔强又隐忍的表情只让她想要永远的给她戴上枷锁,把她牢牢拴在自己身边。她就喜欢这样的Shaw,倔强、不羁、难以驾驭的Shaw.

从签下合同的那一刻起,Shaw就成为了她能够把那些幻想和渴望赋予实体的容器,她的shape,就是Samantha灵魂深处的,欲()望的形状

她喜欢在Shaw身上尝试各种道具,有时候是鞭子,钢夹,有时候是眼罩和口()塞,她让这位曾经的铁血战士在她身下连连高(.)潮。

“Samantha…”

Shaw在那些时候叫出她的名字,那种征服感让她难已释怀。

当然Shaw也会为她“加班”服务,大多时候是在Samantha的公寓,偶尔也会在办公室或者洗手间。在Shaw更多地沉迷于欲()望本身时,Samantha第一次有了想要和Shaw真正意义上交往的想法。

然而Sameen Shaw不碰感情,Samantha担心贸然的发问会让Shaw离开她,她试图寻找合适的时机,可几次隐晦的表白都被Shaw当成了普通的调情。这让Samantha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与苦恼。


“你太喜欢咬人了……”Shaw抗议性地推了推Samantha的肩膀。Samantha从她颈窝里抬起头,舔去唇边的一丝血腥味,满意地欣赏着她为自己的爱宠留下的印记。

“因为我太喜欢你了,sweetie.”她伸出手摸了摸Shaw的脸颊,又在突出的眉骨上留下一个吻。

窗外的灯光依然明亮,光线透过浅灰色的窗帘照在了床单上。Samantha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被她留满痕迹的躯体。她太想要Shaw了,太想了,她不舍得让Shaw离开她的视线,一秒钟都舍不得。

她的右手再次沿着Shaw腹部的曲线摸索到她腿心,却被Shaw抓住了手腕。

“累了?”

Shaw点点头,松开了她纤细的手腕。

“嗯……毕竟我们一下子从2016年做到了2017年呢。”Samantha用她最擅长的笑话化解了那一瞬间的尴尬,而Shaw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翻她个白眼或者跟着一起笑,她黑色瞳孔在灯光下染上一抹诡异的深邃。

“你有事情想对我说。”她拉过Samantha,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下面,手臂穿过腋下,捧住了Samantha的脸。

“你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sweetie.”她收起了施虐者的一面,恳切地望着压在身上的人的面孔。

“Relationship?”Shaw发坏地歪着头冲她笑。

Samantha哼了一声,扭过脸看向另一侧。“你刚刚才拒绝了我一次。”

“但你这次说的不够清楚,也许你该表达地再明确一点,Ms.Groves.”

她惊讶地转过头,难以置信地挑了下眉毛。她从没见过这样的Shaw,有些陌生,但她喜欢。

“I want you… to be my girlfriend, Sameen.”

Shaw扬起左边的嘴角,把唇贴在Samantha耳边,宣告着她的胜利。

“这是你第五十次这样说……从八个月前到现在……五十次。”

“Eh?”Samantha本能地想坐起来,但被Shaw毫不费力地按下。

“Happy New Year, Samantha.”精壮的身体压在她身上,让她陷入了一个烫烫的狭小空间。

Samantha被着突如其来的状况有些冲昏了头脑,不过她很快恢复了主导者的地位,用一如既往的冷静的声音掩盖住那股兴奋与得意:“你这是在请求升职吗,Sam.”

“是的,Groves女士,你知道我一直表现得很好。”

“那么在那之前,我们要重新进行一次面试,sweetie.”

————————————


评论
热度(250)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