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闰秒

嗜糖者:

“.......国际标准时间UTC将在格林尼治时间2016年12月31日23时59分59秒之后,在原子时钟实施一个正闰秒,即增加1秒,然后才会跨入新的一年.......”


“啪”的一下Shaw把收音机关掉了。她感觉胸口有点苦闷,便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颤抖着手想喂到嘴里却撒得到处都是,Shaw皱起眉头。


“咣当——”


还盛着半杯威士忌的玻璃杯被Shaw狠狠摔在墙上,侥幸地没有碎掉,墙上却映出一片暗金色的污渍。唇边直至下巴到领口都沾染着浓烈的酒味的Shaw低吼一声,把自己的拳头砸到了酒柜那块镜子处。


-----------分割线-----------


元旦前夕Shaw就失恋了,还是给被人狠狠甩掉的。Shaw颓颓地坐在地上,无视了鲜血淋漓的还嵌着几块碎玻璃的拳头。该死的,跨年,该死的,闰秒,该死的.....


Shaw是纽约华尔街一名金融分析师,在四年前的2月29号认识Root。之所以她会清楚地记得那个日子,是因为那天恰好是自己生日,而且Root恰好在纽约办了自己的画展。


她还记得当时她只是为了争取一个大客户才去参加那个不知所谓的艺术画展。本身她对那些无趣的线条和图案没有多大的兴趣,相比之下盯着证券所一条条红线绿线更让她兴趣盎然。但是硬着头皮的她只能端着一杯松露鹌鹑蛋酒假装欣赏一幅莫名其妙叫《薛定谔的喵》的画,然后在那个时候她就认识了画展的主人——Root。


或许这个画展不全是无聊的东西,那杯松露鹌鹑和画展的主人的名字也是蛮有趣的。Shaw还记得她们进行简单地交谈时,Root提到那天刚好是她生日,然后自己迫不及待地说道:


“你也是闰年2月29号生日的?真巧,我也是今天生日。”


“真的吗?太好了....我今年8岁了呢~你呢?”


Shaw看着Root美丽的鹿眼一下子失语起来。那是很奇妙的感觉,平时伶牙俐齿的Shaw张大着嘴巴想说点什么脑袋却一片空白,眼前的那个女人举止优雅大方,进退得体,声音软糯糯地好听到苏,而且交谈时幽默的言语更是让人心旷神怡,让她暂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来这里的目的——


“我今年7岁。”


Shaw至今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她会讲出那么幼稚的话来。都是28岁的成年人了为什么要像个智障一样和另一个闰年同一天出生的32岁的女人像个小孩子那样说话。事实上,Shaw第一眼就喜欢上那个浑身散发着魅力的女人了,然后在Shaw的热烈追求下两人迅速地堕入爱河。


Root是英国人,常年居住在英国。画展在美国办得很成功,所以她经常飞去美国,一呆就是一两个月。两人在恋爱初期经常黏在一起,但毕竟两人都很忙,Shaw尽量把空余的时间腾出来和Root一起,但Root骨子里英国人的浪漫和慵懒闲适还是让注重时间观念觉得一分一秒都是钱的Shaw有点不满。渐渐交往了4年的两人在迎来第一次共同过生日时,还是发生了争吵。


“今年我都9岁了,你怎么就不过来陪陪我。”


Root一脸委屈地在英国打着跨国电话给纽约有5个小时时差的Shaw,前者已经算准凌晨零点打电话了,却没算准还在证券所忙得焦头烂额的Shaw正在烦躁地处理一大堆破事。


“别幼稚了好不好,我很忙啊,哪里有空去英国....”


“嘟嘟嘟.....”


Shaw叹了一口气,打算忙完再去哄哄Root。可是她不知道,这唯一没能一起度过的生日成了每次吵架的导火索。饱受异地恋折磨的两人几乎要崩溃了。Root执拗任性的性格总是让Shaw身心俱疲,但Shaw也舍不得分手。然后在一次吵架又和好的情况下,Root又一次提出了在Shaw眼里几乎是灾难性的要求:


“2017年英国跨年时会有闰秒出现诶,你知道吗,现在我们的时间都基本是按原子时走的,但是和地球自转的世界时总是跟不上原子时,所以每到跟不上时原子时就多出一秒来等等世界时,就出现了闰秒......是不是很浪漫?不如跨年我们去英国吧,我觉得那里的氛围肯定很浓厚....”


“开什么玩笑?!闰秒你觉得很好玩吗?你知道多出这一秒对金融交易所是有多大打击吗?我们要提前结束交易或者推迟开盘时间,全球经济贸易在那时变得紧张,分分钟股价会下跌无法预测损失,汇率会因为这一秒变得动荡.....我可是要坚守华尔街那个混蛋地方啊,哪有空陪你风花雪月?......”


Root在电话里没有吱声。随后传来了嘟嘟挂线的声音。Shaw感觉自己说话有点冲,想打电话过去哄哄时她却一直没打通。然后Shaw收到了一条分手短信。


“既然你觉得你那一秒比我还珍贵,那就分手吧。”


Shaw第一时间把手机摔了。以前几次闹分手都是因为异地恋Root不甘寂寞,Shaw总会在忙完后第一时间飞去英国看她那只9岁的小傲娇。但是明显这次不一样,Shaw觉得自己已经忍让了够多了,唯独这件莫名其妙的事不能妥协。


恢复单身的好几天的Shaw明显不能适应没有来自英国的小奶音的问候。交往的每一天早上Shaw都会打开收音机收听伦敦的消息,无论是天气,新闻,凡事能和Root所在的城市挨上边的消息她都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然后在Root打电话来时侃侃而谈。


清晨的时候Shaw会习惯性地倒一杯牛奶放在桌子上,拍个照给远在六千公里外的伦敦的Root。后者或许也还是刚起床,Shaw就知道那只小懒虫总爱在太阳晒屁股时才会醒,而有着起床气的Root总是在床上痴痴地看着在纽约的Shaw每一天早上都做好一顿丰盛的早餐拍照给她看,馋得Root都恨不得从床上跳起来飞奔到Shaw面前啵唧一口。


出门前Shaw看着纽约晴空万里,或许Root的城市正滴滴答答地下着细雨。听着话筒的另一端传出吧嗒吧嗒的用雨鞋大力地踏出水花的声音,Shaw闭上眼睛想像自己也同样撑着伞,旁边就是Root,两人穿着一模一样的兔子雨鞋欢快地在街上踩着水花,然后在彩虹升起来时两人开始旁若无人地接吻起来。


离午饭还有一个多小时,Shaw煮好一杯咖啡和屏幕里拿着红茶的享受下午茶的Root碰杯。Shaw在纽约交易所和数字争分夺秒时Root或许在伦敦大剧院观看一部很棒的音乐剧,每到Shaw下班时正是Root要睡觉的时候,或许此时那个小疯子脑里蹦出了很棒的想法就彻夜作画,Shaw也只是安静地看着因为灵感爆发而眼里都是兴奋的光芒的Root的侧颜昏昏欲睡,只是最后在困意袭来的最后一秒认真地说出一句“晚安”。


但是现在呢?啃着昨晚放在冰箱没吃完的披萨,连拿去微波炉叮热的力气都没了,Shaw只是烦躁地不断拨打跨国电话,却一次次地听到忙音。时间像是失去了意义,Shaw不再盯着时钟估算着伦敦的时间,也不再听到伦敦的Root充满稚气的英音,而新年将至,纽约的第一场雪毫无预兆地袭来,没有了Root提醒自己多穿衣服,还有来自伦敦的热气腾腾的红茶,Shaw最终还是病倒了。


------------分割线----------


Root坐在泰晤士河附近的咖啡馆,紧紧握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轻啜一口,暖意并没有顺着喉咙到达自己的心里。


外面飘着点点雪花,这在英国十分少见。Root此时突然想起了纽约经常下雪,她总会看到屏幕外鼻子冻得通红的Shaw为了给不经常看到雪的Root惊喜,跑去最大雪的地方一脸兴奋地打滚,或者伸出舌头舔雪花,而Root就被逗得哈哈大笑——但现在这些都不会再看到了吧。


Root把围巾又捂紧了点,走到格林尼治天文台。那里是横跨东西经的本初子午线,很快在23点59分时多出一秒作为闰秒,而原子时会多出一秒等待落后的世界时,时间再次重叠。


世界时太慢了,随着逐渐放慢自转的地球也不得不一起慢条斯理起来。原子时精准而不出一丝一毫差错,高速而平稳地弹出时间的规律的节奏,两种节奏虽然误差不大,但为了维持时间的稳定性,衍生出叫闰秒的东西平衡。


这不就是对应着Root和Shaw吗?前者喜欢慵懒而自由,像世界时那样因为海洋潮汐的涨退或者地壳不稳定的动荡而一再减慢时间的速度;后者追求极致完美和绝对的稳定,规律的原子振动频率误差达到最小,拒绝有任何感性的存在。


而Shaw这个衡定的原子时为了等落后于自己的世界时的Root,已经一次又一次增加了一秒又一秒,而因为忍让和宠溺才衍生出的闰秒就是Shaw爱Root的证明。同样罕见的闰年出生的她们,能够有幸一起度过被地球公转遗忘掉的一天,在被弥补的那一天遇见对方。


只是这一次,9岁的Root再也等不到8岁的Shaw了。她们在各自的空间里孤独徘徊,每一分一秒都像是折磨,声势浩大的落寞席卷而来,时间被无限拉长,像是回到了过去,又像是燃尽了未来。


天文台上有很多人,他们都在兴奋地等待着倒数。Root在一片烟花即将升起时在子午线的东经处停下,一个熟悉的人影在眼前走来。倒数的欢呼声像是突然拧到了静音处,而绚烂的烟花在此时大肆绽放,渐渐映出了本该远在6000公里外的城市的让自己心心念念的轮廓,Root捂住嘴巴眼里噙满了泪水——


在子午线的西经的Shaw手上笨拙地打着绷带,鼻子冻得通红。缠在脖子上用黑色毛线打出来的丑丑的围巾是Root亲手打的,但是Shaw从来不舍得拿出来戴。可是今天,Shaw就真实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而在看到不远处站在子午线东经的Root定在原地,便急忙冲了过去。


2016年23点59分60秒。


Shaw在西经那头吻住了在东经那头的Root。她们在分别在东西经180度相遇,然后同时站在了0度经线上。Shaw抱紧了Root,她从来没有如此想念过她,而现在8岁的Shaw终于追上了9岁的Root了。


Shaw穷其一生都在追赶精确的数字,在遇到Root后却甘愿停下来模糊掉时间的概念。或许Root很可怜,作为世界时的她没办法像原子时那样规律又让人认同;但同时她也很幸运,她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给她闰秒的人——


而这多出来的一秒,用来爱你。



(《闰秒》完)


Happy New Year!:)


评论
热度(179)
  1. 沧海轻舟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