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三个脑洞片段

没人认识的小号:

片段一

注:看了黑镜304主角在沙滩上求婚之后的产物。设定是Shaw死后把意识上传到服务器,在虚拟世界里和Root重逢。

 

——————————————————

 

 

Shaw回到那片沙滩上。


阳光暖暖的,打在细腻的沙粒上,Shaw脱了鞋子,赤着脚踩上去,一股暖流从脚底传上来。

 

沙滩尽头的大海拍起一层一层浪花,像呼吸一样安稳。

 

那个人站在那儿,背对着Shaw。

 

她在等她。

 

Shaw静静地,看着她,黑色的眸子里映出那个人的模样。

 

海风吹起她柔软的头发,那些棕色的发丝在空中胡乱地飞舞,一些扫过她的肩膀。海浪打在她的小腿上,一遍又一遍洗去那上面残留的细沙粒。

 

一会儿过去,像发现了什么,她转身,看见Shaw,就那样和Shaw远远地对望,送给Shaw一个甜甜圈一样的笑。她扬起右手和Shaw打招呼,宽松T恤的衣角就飞起来,也像在对着Shaw笑。

 

“Hey! Sameen.” 

 

她赤着脚奔向Shaw,在身后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

 

Shaw往前几步接住她,伸出两只手,穿过她的腰际,把她搂在怀里,脸颊被她修长的双手捧着。她微微低头,看进Shaw的眼睛。

 

“Hey.” Shaw轻轻地说。

 

她拿自己的鼻尖蹭上Shaw的,Shaw觉得痒痒的。她开口说话,气息打在Shaw的唇上。

 

“You are back.” 她说,棕色的瞳孔里,闪出奇异的光芒,也许是喜悦,也许是惊奇。

 

“I've passed over.” Shaw淡淡地笑,眼角一弯,瞥见她宠溺的目光。

 

“So…”她歪头,嘟起小嘴,给了Shaw一个坏笑。下一秒,她两只脚一前一后踩上Shaw的脚背,摇摇晃晃中手勾在Shaw的颈后,引得Shaw和她一起失去平衡。Shaw慌了,一只手牢牢地护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后脑勺上,生怕摔下去的她丢掉几个比特的数据。

 

摇晃的最后她躺倒在沙滩上,Shaw不得已趴在她身上,手背触到柔软的沙子,手心传来她的温度。她盯着Shaw惊慌失措的表情,咧开嘴笑了几声。

 

“That's not funny.” Shaw直起身,跪在沙滩上,摇头看着她翻了一个白眼。

 

她也伸出手,被Shaw拉起来,和Shaw保持了同一个姿势,还拉着的手穿过指间,轻轻弯曲,扣住Shaw微微出汗的手。

 

“You're gonna stay with me forever?” 她的声音颤抖。她收起笑容,Shaw却看见她的眼睛变得水汪汪的,对着自己笑。

 

“Screw it.” Shaw嘟囔着,快要掉进她像水一样的目光里,摇摇头,翻了第二个白眼。这一次,Shaw没有等她讲话,而是抬起下巴,咬上她的下唇。Shaw碰到的唇瓣是冰凉的,但是她开始回应。轻易撬开她的嘴唇,感到她的温度,又一次从舌尖一点一点传来。她是甜的。她的吻,她的眼睛,她的笑,她的温度,都是甜的。

 

她们就那样跪在沙滩上,吻了一会儿。Shaw的嘴角上覆上温热的液体,睁开眼睛,看见她水汪汪的眼睛含着泪,脸上是两道浅浅的泪痕。Shaw伸手,覆上她的侧脸,拿大拇指擦掉那些泪痕。

 

“You felt so real.” 她又笑,眼里是喜悦,眼泪又顺着眼角淌到Shaw的手背上。

 

Shaw漆黑的眸子里,破天荒地闪出相同的光,眼神变得温柔。

 

“You, too. Root.”


 


片段二

注:一个有点莫名其妙的AU,听Ed Sheeran的Photograph后开的脑洞。莫名其妙Be了。

——————————————————

 

Root和Shaw是一对普通的情侣。在旁人看来,她们这段关系里能说得上有点不普通的恐怕也就是Root的名字和Shaw战地摄影师的职业了。热恋,摩擦,争吵,分手,复合,不外乎是这些套路。

 

相识七年纪念日的晚上,她们在一家西餐厅吃饭。Root坐在那里,看见对面的人不说话,不看她一眼,只是迅速地叉着自己面前的牛排,觉得自己也逃不过所谓的七年之痒。

 

“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Root生气了。

 

“快吃你的奶油蛋糕。”

 

Root看看面前那油腻的三角形蛋糕,全然没有胃口,她放下了叉子。

 

“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

 

“你知道我是今晚的航班。”Shaw终于看了她一眼,“快吃蛋糕,我可不想你半夜饿了给我打电话。”

 

“Shaw,你出问题了。”

 

Shaw翻了个白眼。

 

Root眼皮闭上,深吸一口气,然后她摇了摇头,站起来,手撑着桌角俯看着Shaw,“这一周你都不对劲。你有事瞒着我,你甚至不和我一起洗澡,不吃我做的苹果派,不给我看你拍的照片,而且你竟然都没碰过我,整整一周!”

 

周围吃饭的人大概被这话吸引了,纷纷往这里投来好奇的目光。

 

“Root……”Shaw打算或者不得不哄哄她发脾气的女朋友。

 

“分手。”

 

Shaw的话硬生生被憋了回去,她的嘴微微张开,表情就那么凝固了。

 

说完这两个字,对方留给了Shaw一个潇洒的背影,没多会儿就消失在视野里。

 

“Fuck!”Shaw站起来,狠狠踹了踹椅子。好极了,该死的生气的Root。

 

对面的奶油蛋糕,还纹丝不动地放在盘子里。

 

*

 

第五次分手,Root从餐厅急步走出来。她在马路边站着等了会儿出租车,假装不经意回头,门口连个鬼影都没有。

 

前四次分手,Shaw平均隔了五秒钟就要挽留她。Root使劲跺了跺脚,该死的迟钝的Shaw。

 

她可不想真的和Shaw分手。那个傻子追出来,她就原谅她这一周瞒着自己的蹊跷玩意,假如哪个混蛋分了Shaw的心,她也可以假装不在意。

 

出租车司机按了按喇叭,Root上了车,拿黑色的指甲在车窗玻璃上轻轻刮了下。

 

Shaw没有出现。

 

 

——————————————————

 

 

这回Shaw又去了某个战火纷飞,信号奇差的地方。

 

她们没有在电话里复合。但是Shaw不时拿各种各样的陌生号码给Root发一条消息,内容大概是我很好,平安之类的。

 

三个月过去了。Root单身三个月了。她数数日子,Shaw一周没有给她发消息了。正愁着,她接到一个从那儿打来的电话。

 

听完电话,她突然后悔自己闹分手了。

 

*

 

电话那头大使馆的人说,突袭太快,一个炸弹下来,没人活下来。

 

Shaw走了,带着她也许还没讲出的话,没有留下一些叫遗体的会让人发疯的东西,却给Root留下了所谓的遗物,她的手机和她那个幸免的老旧的单反相机。

 

Root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那台相机的时候,它还是Shaw生前完整的样子,沾了些灰尘,好像刚刚被Shaw摸过,上面还留着她新鲜的指纹。

 

而Root现在要顶着一个不是配偶不是亲人也不是女朋友而是前女友这样不上不下的名号,继续活下去。

 

*

 

Root把遗物领走,控制不住地开始想Shaw。她把Shaw的手机充上电,开机,看看她有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遗言。

 

便签里空荡荡的一片,可是收件箱里却有好多条短信,内容都一样,提醒Shaw去领她自己寄存的东西,它们都是一个号码发过来的,那天吃饭的西餐厅。

 

Root费了好大的劲,终于让餐厅的人回忆起来自己是那天生气离开的女人,然后,她得到了那个看起来没有藏金子的纸箱子。

 

Root想,搞不好这是Shaw留给自己的东西。她回到她们那间她自己独自拥有了三个月的卧室,坐在床角旁的地上,拿小刀轻轻划开胶布。

 

一本又一本牛皮纸袋一叠叠整齐地堆满了箱子。每一本封面都标着年份。Root拆开那些袋子,那里面都是Root从来没有见过的Shaw拍的照片。

 

认识的七年里,Shaw拍各种各样的风景,拍各种各样的狗,拍各种各样的人,但是她几乎不拍Root。每次Root好奇地问,Shaw总是回答,她每天看够了。

 

可是现在,Root把照片拿出来摊在床上,每一张照片的主人,都是自己。

 

自己在厨房第一次给Shaw做苹果派时笨拙的模样,自己在楼下那家咖啡馆喝咖啡沾到鼻子上的模样,自己在雪地里被冻僵的模样,自己在电脑面前认真打字的模样……

 

每一张照片的背面,Shaw都拿黑色记号笔工整地写上日期。

 

Root在那里看了很久,每一张照片都好像小电影,能让Shaw再在记忆里待一会儿。直到她看到最后两张照片,两个她截然不同的背影。

 

倒数第二张。Root和Shaw认识的第二天早上,她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背对着Shaw坐着,问Shaw的名字,身上还留着暧昧的痕迹。

 

最后一张。Root穿着第一次见Shaw的黑色大衣,在街上扭着她的腰自顾自地走着。二十秒后,她突然转头,看见街角站着的那个有些奇怪的矮个子女人。

 

Root坐在一堆照片里,想像着那个小傻子按下快门的认真的样子,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笑得太久了,眼角笑出泪来,余光却瞥到纸箱里小小的闪亮。

 

那是一个拇指大小的银色小盒子。Root小心翼翼地打开它,那里面是两枚戒指,凑近了看,一枚刻着R,一枚刻着S。银色的戒指闪着光泽,Root竟然觉得自己闻到了奶油蛋糕的气味。

 

忽然之间,Shaw的气味就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把Root包围了起来。

 

Root想,自己才是傻子。




片段三

注:一觉醒来。

 

 

 

你睁开眼睛,对上Root漂亮的的棕色双眸,她正安静地看着你。你不得不承认你喜欢现在她看你的眼神。

 

Root看你的眼神有好多种,和你调情的时候她挑逗的、让你身体发热的眼神,生气的时候她愤怒的、让你烦躁的眼神,担心你的时候她慌张的、让你有点手足无措的眼神,抓到你把柄的时候她得意的、甚至会让你下意识地翻白眼的眼神,都和这个眼神不一样。

 

咫尺距离间,她看你的这个眼神里,没有欲望,没有刻意勾引,只剩纯净和宠溺。你自认没有什么感情,可这个眼神却让你感到平静,或许再加一丁点儿安全。

 

“You are awake, baby.”她眨了个眼睛,眼底又泛上未褪净的情色,拿手指顺着你的腰侧轻轻往上划过你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她的指尖冰凉,在你温热的身体表面一带而过,让你觉得痒。你也喜欢她这样触碰你的方式,不同于之前肌肤触碰的燥热与快感,而是缓慢的有迹可循的,让你的心跳也慢了一点儿。

 

这种像是事后温存的时刻对你来说是舒适却奇怪的,你不禁在懒洋洋的脑瓜里快速地思考一番。换做从前的你,只要用铠甲去抵御某些男人或女人想要给予你的情绪。这让你脑子里立刻冒出一丝起身离开的想法。你的身体却软了下来,因为现在躺在你对面,眼神流连,轻轻抚摸你的人,是她。老天,她不但要在一开始就用一个与众不同的名字吸引你的注意,就连她白皙的皮肤,她染上红晕的两颊,她微微卷曲的棕色发梢,她不时嘟起来的嘴唇和她会说话的眼睛,都像是她为你精心编织的网,她把你牢牢地黏在这里,直到你的眼神也变得柔软。

 

她似乎发现了你的眼神变化,因为她饶有兴趣地,先是缓慢地上半身离开床单,翻了个身,用双手按着你的肩让你平躺着,然后双腿分开跨坐在你的腰际。她贴着,压着你身体某些部分的皮肤触感让你的小腹窜过一阵奇异的电流,紧接着,这股电流顺着脊椎往上爬到了你的大脑皮层。这是危险的,她是危险的,你理性的大脑不由得想,伴随你的喉腔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

 

你开始有些紧张地关注她的一举一动。她似乎欣慰又似乎调皮地笑,嘴角扬起弧度,然后用她甜腻腻的声音敲打你的神经。

 

“Baby?”

 

“Honey?”

 

“Sweetie?”

 

太甜了,她带着颤音的、音调往上的、简短的、轻快的语气。她又做出她标志的,志在必得的,让你忍不住想要吻她的表情。

 

“Hm.”你轻轻地呢喃,双手顺着她的腿侧上移,停在她纤细的腰附近,那儿也是柔软的,让你能感受到更多的她的体温。你不禁吸气,这会儿另一种奇异的、单纯的、不带情欲的感觉又涌上来,填满你出声的间隙。

 

“And,Sameen.”她挑了一下眉,慢慢叫你的名字,带着她特有的语调。

 

你想要开口,她却伸出食指,轻轻按在你的唇瓣上,然后她看着你欲言又止的、目不转睛的认真模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紧接着,她俯身下来靠近你,体温隔着薄薄的一层空气传过来,你甚至能感受到她胸口下方一点儿微弱跳动的心跳。她的眼睛看着你,过分近了,你能捕捉到她眼里薄薄的雾气。假如你轻轻抬起头,就能隔着手指碰到她的嘴唇,而你也几乎就要那样做了。

 

直到她突然开口说话,一字一顿地,气息就打在你的嘴唇上。

 

“You. Are. Mine.”

 

她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做出一个撒娇的表情,然而你能观察到她表情的细微变化,藏在这表象下面的,悄无声息抖动的睫毛,带着一点认真的眼神,像是在向你宣布一件再平凡不过的小事。这让你更想吻她了,可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你却听见自己的声音立刻反驳道。

 

”No.”

 

然后你又发现了,她听见你说出这个字的同时,和你对视的目光下意识地往下一移,棕色的瞳孔悄悄地放大了一圈,连带着她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有点儿悲伤的情绪。那让你的心口也疼了一下,让你的大脑几乎有些慌乱地,想要说些什么让你自己舒服一点。

 

“I mean…yes.”你不得不胡言乱语地敷衍,随即清了清喉咙,飞快地、不停地想,你应该说些什么让自己不会难受也不会太过火。可是你的大脑里却回荡起她撒娇的、一字一顿的语气。也许你应该说些什么见鬼的情话安慰她,假如那能让她略显失落的眼神重新恢复正常的话。你暗暗地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段再普通不过的对话了,不是情侣之间的甜言蜜语,山盟海誓。你想,她知道的,她也懂你的,假使你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也不代表什么。但是或许你可以试着像个普通人一样,哄一下,再亲一下这个特别的、带动你情绪的女人。

 

“You are mine.”你还没想清楚,话就从嘴边溜了出去,这让你有点尴尬、后悔,和手足无措。可是她的眼神也稍微变化了,不易察觉的悲伤被一点惊喜掩盖过去。然后她又看进你的眼睛里,带着她又变得纯净的眼神。在这个非常短的四目相接的瞬间,你原本理性的大脑里竟然突然涌出一个清晰的、非常荒唐和疯狂的念头——假设就像你刚刚说的那样,她是你的,这个命题成立的话,你竟然有那么一点想和她一直待在这儿,甚至只是静静地看她的眼睛。只是这个念头飞快地从你的脑海里消失了,伴随着她像小猫一样的压过来的甜甜的吻和她轻轻闭上的眼睛。

 

你近距离看到她向上弯曲的睫毛在她的下眼睑附近投下稀稀疏疏的光影,一阵唇齿间更具侵略性的酥麻感传过来,你突然就明白了。你也早该知道的,她纯净的眼神里一直带着的信息。她也像你那样想的。


评论
热度(140)
  1. Samaritan里脊 转载了此文字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