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肖根】Telephone booth(六)

Elroy:

 标题:Telephone booth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

 等级: G

 特殊题材警告:算是AU,英国背景



(6)


格罗夫斯女士那日在我家里留了大概有两个钟头,我们详细谈了一下关于肖女士出走的细节,反复分析,猜测她有可能会去的地方。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我以为格罗夫斯女士会很了解她,起码会知道她会去的地方,但显然我再一次猜错了。格罗夫斯女士对于肖女士的想法根本一无所知。

有一句话,即使是在那种迫切的时刻,我还是忍不住对格罗夫斯女士讲了:“你们俩真的是在一再挑战我的认知水平。”

“希望你指的是好的那方面。”格罗夫斯女士用那种很差的脸色跟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两者都有吧。”我苦笑,“如果连你都不知道她会去哪里,那我又能帮上什么忙。”

“有人会知道的。”格罗夫斯女士窝在椅子上,眼圈儿红红、有气无力的地把下巴埋在膝盖里,声音微弱地喃喃自语,“我得找她回来。”

说实话,我对她当时的态度很不赞同,即使心怀同情,但是看到她那消极的模样,也真叫我这个帮忙的提不起来兴致。不得不承认,我那时候的确心怀恶意地思索着,也许格罗夫斯女士压根儿就没存心要把肖女士找回来,只是面子上做做样子罢了。

我用为她泡杯咖啡的借口从会客室离开,走到厨房,在咖啡的沸腾声中,我突然想到,如果她真的爱她,为什么不自己出面去把她找回来?为什么要来找我帮忙?

生平第一次,我对自己的朋友产生了片刻的怀疑,怀疑她的爱情,怀疑她的言论,怀疑她是个道貌岸然的骗子,用一派深情的模样来骗取其他人的信任,同情,以及友情。但是随即我又想到,我是个什么人物,跟这个世界又有多大的牵连?她从我这里一得不到金钱,二得不到方便,如果她真的是个心怀诡计的阴谋家,为何又要大费周章地跟我做朋友?

我摇了摇头,把对格罗夫斯女士的怀疑用力甩出脑袋。等把那些肮脏龌龊的念头清空之后,我开始思考肖女士的问题。

我与肖女士的接触不多,对她的为人不敢说是了解,但也多多少少能够说出个大概。

几次晚宴中,她给我的印象从来都是不苟言笑、木然冷漠的。她那种对什么事都好似漠不关心的神态在格罗夫斯女士的热情衬托下显得突兀而尖锐,在我和格罗夫斯女士谈天的时候,她就坐在一旁沉默地咀嚼食物,漆黑的眼睛绝不会离开自己的餐盘餐具哪怕几秒,好像整个世界就只有面前那盘菜能够吸引她注意似的。

偶尔,我猜大概是迫于无奈,她会和我有片刻的交流,或者是肢体上的,或者是语言以及目光的。她偶尔会朝我微笑,即使嘴角上扬的角度看起来无比吃力,那个被硬生生扯出来的笑容也僵硬刻板。她也偶尔会跟我有短暂的交流,比如聊两句今天晚餐牛排的火候,或者聊两句最近街区的治安状况。她的性格阴郁,但她的五官无一不深邃明朗。特别是那双黑得发亮的眼睛。我在有限的目光交流中注意到她的眼睛,她的眼窝比一般的欧洲人显得还要更深,于是就衬得她的鼻梁更挺更直,更有一股桀骜不驯的张扬。

格罗夫斯女士是对的,这样的人,这样一个样貌出众的一个女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有人会忽略她的。

我把咖啡端给格罗夫斯女士,告诉她我的想法。

“您还记得肖女士离开前最后去了哪里吗?”

“一家证券交易所,”她脱口而出道:“就在她离开的前几天,因为工作的事情她必须要去那家交易所几次。”

“肖女士做的是什么工作?”

“安保。”格罗夫斯女士道:“她是安保系统顾问。在这行当,她的业务能力是数一数二的。”

倒是个很新鲜的职业。我心想,之前从未听过有人做这行,近几年的职业革新状况已经这么快了吗?思考片刻,我决定,即刻动身,跟格罗夫斯女士一起去那家证券交易所打听一番情况。


(TBC)


————电梯间————


各系列转接传送站


Telephone booth(一)


Telephone booth(二)


Telephone booth(三)


Telephone booth(四)


Telephone booth(五)


————电梯间————


&备考期,你们懂得,马上要考试了祝我好运吧!!么么哒!

评论
热度(97)
  1. tianshengqs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2. FAQ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