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原创】Ghosts(2)

子非鱼:

类型:原创


分级:全员


配对:无差


预警:本章有烦人小根根出没。


*


我醒来第一个看见的仍是Root。


第二个看见的是窗台边悬挂着的、被砸烂了大半个脑袋的我的身体。


Root一脸复杂地看着我——我的身体,而现在正在发挥着“思考”这个功用的我已经变成了和她相似的半透明灵魂体。


“现在说‘我不是故意的’还来得及吗?”她苦着脸,眉毛耷拉下来,可怜兮兮地问。


“……你说呢?”变成鬼很不方便,对我的计划而言,毋庸置疑地。但至少眼下还是有一些便利之处。比如说,我能打到她了。


或许生前肉体的强度多少也会影响灵魂体的强度,被我扼住喉咙的女鬼小姐面上很快露出了人性化的痛苦神色,她双手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臂,剪得短短的指甲都嵌进去几分。


“不知道鬼被杀死是什么样的?”我微微松开手,在她咳得最厉害的时候又倏然捏紧。


“你……心……”她努力地从喉管里断断续续挤出几个字,“帮你……”


“你说什么?”我皱了皱眉,刚想凑近一点,手里捏着的半透明生物就“噗”地一下消失了。


半晌,女鬼小姐一脸幽怨地出现在了房间的门框上,“亲爱的Sameen,我说了我们可以合作的。”


我挑挑眉,“我有必要和一个根本出不去这个房间的鬼合作吗?”


Root瞪大眼睛,忽然被指出自身的弱点并没有使她脸上产生任何类似于羞恼的表情,相反地,她从门框上俯冲下来,相当欢快地在我面前显摆了一下她出色的飘移技术,“我就知道你能看出来。”


我没好气地后退了两步以免被她凑近的鼻尖戳个正着,“不然我想不出有什么能阻止你跑到外面大杀特杀。”


“别这么说,你应该对你的魅力更有自信一些的。”又一次从原地消失,Root从我背后钻出来,猝不及防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从刚才我就想说……你认识我?”再怎么自来熟的人或鬼,在不能出这间屋子的情况下根本也无从调查到我的背景,除非……“是从Veronica那里问出来的?”


这个名字说出的口的瞬间,Root和我都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


“如果我说我根本不认识你,只是看到你就想起了这个名字……”Root难得地表现出了一点小心翼翼的样子,“你知道,我们这些……离不开某个地方,死去以后依然以这种方式停留在世间的人,一定是有还没能完成的心愿。”


“你觉得我和你的心愿有关。”


“也许吧,”Root低声呢喃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下一秒她却重新笑了起来,“不过也有可能只是因为你……嗯,很有魅力?”


“……”我无视了她的调笑,“所以你是怎么回事,连自己生前什么心愿都不知道吗?”


“先不说我,那你呢?”她卷了卷自己的头发,一脸挑衅。我刚想下意识地反驳回去,脑海里关于“那件事”的记忆却是一片空白。


“……?”我这才发现方才说出“Veronica”时那一刹那的恍惚并非错觉——我是真的,忘记了她是谁。


“怎么?”Root一脸狐疑,“你该不会……”


“你闭嘴。”


“该不会……”


“Root。”


“不会是……”


“Root!”


“被电视机砸失忆了吧。”


*


被电视机砸死这件事并没有很令人难以接受。所以即便是被电视机砸到失忆到死,也不是一件非常不可理喻的事。


我不是很懂Root在笑什么。


但反正她笑得我有点恼火了。


“你说到Veronica,”Root在我认真地想要掐死她之前聪明地转移了话题,“和你约在这里的Veronica。”


“我以为你杀了她。”


“那是骗你的。”女鬼小姐说起谎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你说知道她在哪里。”


“那也是骗你的。”


“……”我开始真心实意地考虑起杀死一个鬼魂的可能性。


似乎是看到我脸上的表情太过难看,Root终于停下了继续惹怒我的行为,“说真的,我没在这里看见过任何一个名叫Veronica的女人。”


“她可能用的不是真名。”会选在酒店见面,无论这位小姐是怎样的身份,我们要商谈的都不应该会是什么太过光明正大的事。


“那我得再明确一点,”Root皱皱眉,“今天之内,除了你再没有其他人来了。”


我很确定和Veronica的会面是今天——即便是在想不起来大多数事情的情况下,否则我也不会被困在这里,和一个女鬼一起。如果Root说的是真话,那么只能说明……


“她没来,”我对着Root重复了一遍,“她没来。看来这位Veronica不是很想见我。”


“或者是临阵退缩了,”Root顺着我的话说了下去,“你不记得她是谁,那是不是也不记得你们会面是为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


我翻了个白眼,“这位看起来很聪明的女鬼小姐,如果我还记得是因为什么事约见Veronica,想必也一定能推断出这人到底是干嘛的了。”


被讥讽了也没有生气,Root看起来很好脾气地解释,“我是想说,在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影响下,面对一个看起来就有些棘手的约会……噢亲爱的,别这样瞪我,你得承认你的打扮和气势绝不是想要和好友叙旧开读书会的样子对吧?会选择临阵脱逃的女性,要么是谨慎过度,意识到了这次见面的不妥,要么就是胆小过头,不愿以身犯险。”


“……好吧,这合理。”我抱着手臂,用眼神催促着眼前明显还有话没说完的女人。


接收到了那个眼神,Root一下子好像又得意了起来,“如果是前者,她不会选择在登记房间时使用真名,而如果是后者,她不会敢在登记时使用假名……”


“所以我们的第一个线索就在酒店前台。”


“没错,”女鬼小姐苍白的脸上勾起一个有点害羞又有点骄傲的笑容,“而很恰好的是,我好像,生前就比较擅长电脑……噢好吧,其实是十分擅长。”


“那么擅长电脑的座敷灵小姐,”我冷笑,“你想到怎么从这个房间跑出去的方法了吗?”


*


看着一个前几分钟害你死掉的罪魁祸首频频碰壁是一件非常愉悦身心的事情。尤其是,在这个语境中,“碰壁”就代表着物理意义上的碰壁。


第六次冲击厕所的排水管道未果之后,Root半透明的身形看起来都有些摇摆不定了。我惊奇地发现她身上的颜色原来是会越变越淡的——随着一次又一次失败。我拦住了准备再试一试网线端口的Root,毕竟她还不能就这样消失在这里。


“为什么我看起来比你更……实在那么多?”我伸出手,尽管不再是拥有实体的状态,半透明的双手仍是凝实的,可Root看起来不是这样。就算是在尝试出门失败以前,她的身体也轻飘飘得好似那层窗帘薄纱,风一吹就要散不散的。


“是因为我死得比你晚?”


“唔……”Root心不在焉地到处乱晃,“不知道,也许是。又或许是因为在人类面前显形、操控物体杀死人类、附身人体吓死别人要耗费一些能量……”


“……”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该问她究竟杀了多少人还是该问她还能有多久好“活”更合适,因此索性什么也不问了。


Root棕色的眼珠四处转了转,最后定格在我身上,“Sameen。”


她忽然一本正经地叫我,反倒让我不习惯了起来,“……干嘛?”


“你出去。”她说,顺便从自己胸前的口袋里抽出一支笔往我身上丢。


我接住那支笔,压着脾气控制着门的开合走了出去,“然后呢?”


“呃,亲爱的,你需要我提醒一下现在你其实是可以直接穿门而出的吗?”Root的声音从门内响起。


“……然、后、呢?”我半个身子探进门里,这种身体被门板卡住的感觉,说实话十分新鲜。


Root眨眨眼睛,很无辜地看着我手里那支被带出去又带进来的灵魂钢笔,“没什么,就是……你可能要忍受一下和我魂、体、交、融了。”


Tbc.

评论
热度(84)
  1. FAQ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