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Traditional Way

蜘蛛:

肖根。

甜。

日常向。

这篇也应该算是难得的腻腻歪歪之外的温情向?

反正大概还是很腻腻歪歪。

文中提到的传统方式 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 反正会有一点点效果啦 不信你们去试一下=。=

记得还是我eeex告诉我的呢=。=


                                               


*

此刻有很多原因让你想翻个天大的白眼。

 

比如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你和Root并排靠在床上。你什么也没做,只是一言不发地靠着,而她戴着黑色边框的眼镜,小腹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嘴角漫不经心地微微扬着,一只手偶尔在电脑的触摸板上移动,靠近你的那一只则不时地在你的头发、脸甚至身体的其他部位游走。这骚扰般的举动以及从皮肤上传来的酥麻的痒绝对是你此刻心烦意乱的首要原因。

但远不止这些。原本你可以不用忍受她对你那若有似无的骚扰。你可以直接摘掉她的眼镜,把那碍眼的电脑挪到一边,然后……然后随便做什么:无论是破坏掉她那看上去非常nerd的无趣的长袖睡衣(她一周有三天会穿那个,其余时间穿松垮性感的丝质睡裙),或者是抓住她那只作恶的手,质问她到底想干什么(她要是不扭扭捏捏,坦诚点儿的话,可以尽情抚摸她想要的地方),又或者是直接给她来点儿小小的惩罚,把她困在身下,弄痛她的唇、锁骨或者别的地方(当然是可以承受、并且有点愉悦的那种痛,你和她都会喜欢),把她对你的骚扰加倍奉还。

——但你现在不能,你只能翻个天大的白眼(在心底,否则她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因为……你这几天恰好不方便。

 

当然你们不是不可以来一次那种你单方面耕耘、她单方面享受的sex,但那会极大地降低你心中的满足感,你猜事后你仍然想翻个天大的白眼。

 

而且更糟糕的、最糟糕的、你难以置信但不得不接受的事实是,你正在痛经。

你对自己的身体素质可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你几乎不知道痛经是怎么一回事,过去你有体验过那么两三回,但那时你嚼着牛排喝着酒,很快就过去了,你压根不记得。直到这一次从腰腹传来的酸痛、你乏力的四肢、极差的心情以及快要丧失的食欲让你意识到痛经的来临,那种像绵绵阴雨带给你的持续的感觉,让你开始疑惑自己为何变得如此脆弱和矫情。

你有点想把这嫁祸于Root。

你有大半确信这是relationship带来的附属品,而你讨厌除了Root之外的任何人或事让你产生的情绪,况且是这种没一点用处的情绪。

你早知道relationship是件麻烦的事,但看在Root的份上,你无路可退,也没想过退。痛经是让你很恼火,但你绝不会因此被打败。

 

你没有告诉Root你身体正在承受的绵延不绝的疼痛,你觉得那不值一提。而且你猜她就算不会嘲笑你,也会调侃你几次,就算是那种黏腻甜蜜的调侃,你都不想,而如果这让她也认为你脆弱和矫情,那就更是坏透了。

这一切的一切,让你想翻个天大的白眼。你在心里确实无数次这么做了,然后你拍掉Root穿过你的发丝、游走至你后颈的手,翻个身卷走一大半的被子,说了句晚安。你期望这讨厌的夜晚赶紧过去,明天醒来什么狗屁疼痛都烟消云散。

你闭着眼睛仍感觉到Root的靠近,她的气息你永远不会觉得习以为常,每次都是鲜活而清晰,带着她特有的记号,让你一遍又一遍地记住,却总也不会厌烦。她凑过来在你的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然后离开。她拧灭了你那边的灯,帮你掖了掖被角,又抚摸了你的额头。她也说,晚安。

你沉沉睡去之前模糊地听到她迟钝地、轻柔地敲击键盘,用一根手指缓慢地找到需要敲打的每一个字母,再小心翼翼地按下,你能想象她那样子像是一个第一次使用电脑的八十岁老人,而不是手指在键盘上跳舞似的翻飞几下就能随心所欲黑入任何系统的黑客。

黑客啊。你这么想着,然后睡着了。

 

*

尽管有一个像羽毛一样的晚安吻,你这一夜仍睡得不安稳。

腰腹的酸痛钻入了你的梦,藏在你看不到的黑暗处,一下又一下地戳着你。你于半睡半醒之间感受到那疼痛,梦里你愤怒地极力寻找痛的来源,而在你未完全醒来的现实中,你的手无意识地不停抚摸揉搓着小腹、后腰、大腿,那些所有冰凉的地方。你觉得冷是让你疼痛的源泉,你想让身体温暖起来。你不知道你在梦里翻了几次身。

 

你仍在梦境里不安地挣扎的时候,好像看见了一点光,你不确定是用眼睛还是别的感官看见的,你无法判断。管它呢,反正在梦里,你这么想着。

你只知道那是光源,有可能是灯,有可能是火。它不断地向你靠近,接近时它的速度突然变得很快,直直向你冲来。你才知道那不是灯,也不是火,那是太阳。

一颗太阳在向你接近,它要冲撞你、包裹你、吞噬你。在这些到来之前,你和它还有段距离的时候,你就感受到了它烫人的温度。你猛地惊醒。

 

你眼前什么都没有,漆黑一片,黑暗里你急促地呼吸着。但很快你发现你不是在这个夜里唯一醒着的人。你感觉到腹部一阵温热,Root的手不停地在那里摩挲,她另一只手在你喘息的时候就已经覆上你的额头,轻轻地盖着你的双眼,让你感到无比安全。

你觉得有点儿丢人。大概是生理期的疼痛抽光了你的力气和意识,才会因为那无关紧要的梦惊醒。

噩梦。你还是嘟哝着解释了一句,然后打算若无其事地继续睡。

Root没说什么,她随着你一起躺回被窝里,她放在你腹部的手一刻没离开过。躺下时你听到她嘴里念念有词,小声地数着35、36、37、……,她的手仍在你的腹部打转摩挲,热源源不断地产生,以肚脐为中心,随着她的掌心传向胃、腰、小腹。

你觉得疼痛缓解了不少,但你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她在干什么。

她没立即回答你,而是数到54,然后停下来。

她说,你都痛到做噩梦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你没对这句话作出任何回应,而是稍稍有点恼怒地又问了一遍,你在干什么。

她说,传统方法,相信我。然后又说,还剩一半,你躺着就行,快睡吧。

 

她不再说话,你也不再说话。你重新闭上眼睛,耳朵里是她用气息呢喃着的数字。你发现她换了逆时针的方向揉搓你的腹部,仍然是以肚脐为中心,手掌将热度带至周边每一寸。那温热像一阵细微的波浪扩散开来,一圈又一圈,温柔地冲击你的大半个身体,将疼痛驱至边缘,直至消散。

她又数了54下然后停止,她在你耳边说,还有大腿和臀部。

你迷迷糊糊又睡着了,你觉得她说了一句糟糕的话。但你这个夜晚再也没有惊醒,疼痛也没有再闯入你的意识。

你周身温暖,像盖了一条用独角兽的毛做的毯子,一夜无梦。

 

*

你醒来时Root已经外出了,短信上她那腻歪的语气让你摇了摇头。她告诉你机器给了她一个小任务,很快就回来,还告诉你餐桌上有止痛药。

说到止痛药,你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你一度以为那是另一个甜蜜而舒适的梦而已,但想到这事是真实发生的,Root还是知道了你的疼痛,这让你觉得有点尴尬。

你甩甩头想忘掉这些,也但愿Root可以忘掉那个脆弱的你。让你心情好一点的是现在你已经没有任何的不适(才不是Root的短信),你觉得你甚至可以一口气拯救十个黑帮可怜虫号码。

不过你还是走向餐厅,餐桌上确实放着一盒未拆封的药片,还有一份散发着余热的早餐。

 

后来你嘴里嚼着食物,想了很多遍,还是不知道Root为什么在给你揉肚子的时候先顺时针54下,再逆时针54下。

传统方法?鬼才信。

 

*

这次轮到Root。

她在你的手撘上她底裤边缘的时候,咬着你的耳垂告诉你今天不行。

你小小地骂了一句。

 

但她没有因为不方便而变得安分守己,她缠着你,唇齿与你接吻,指尖与你的肌肤磨蹭,然后止于最浅表的触碰。

你只得咬牙切齿地和她说晚安。

她抱着你,鼻息喷在你脸侧,她说,我明天会问问“她”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的日期同步,这样就能节省出很多时间了。

你迅速地翻了个身。

 

趁她还没睡着之前,你又翻回身把脸对着她。她睁开眼睛看你,说了一句欢迎回来。

你不理会她这不负责任的调情,反正你们今晚什么都不会做。你面无表情地问她,痛吗。

她可怜兮兮地哼了一句,痛。

你打算起身给她拿那盒未开封的止痛药,她立刻用手圈住你的腰不让你动弹。

传统方法不好吗。她脸贴着你的背问,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你感觉到她的温度和气息。

天呐,她居然在对你撒娇。你最受不了这个,所以你想也没想地拒绝了,你说你不会那一套,而且作为医生你可以明确地告诉她,止痛药是最有效的。

她不依不饶,拽过你的手,拉着它探入她那条性感的丝质睡裙下,你的手在碰到她腹部那片冰凉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她接着移动,到了右侧腰腹,你似是预感到她将要领着你的手去哪,你明显地瑟缩了,在真的摸到那一块轻微凹陷的疤痕后你彻底地抽回了手,指尖的凉意还没散去。

你知道你需要面对它,但你之前一直觉得这太困难。

躺下。你命令她。

她亲吻了你的后颈才乖乖躺下。然后她无辜地看着你,有点担心你脸上的神色。她用那种软软糯糯的声音说,抱歉,但我真的很冷,我想止痛药不能够温暖我,只有你才能。

你沉默了几秒,然后慢慢说,你知道。

你想不出别的词语。

她又小声地说了句抱歉。

 

不,她不该和你说抱歉,你都没能将这句话说出口。很多话你都没能说出口,你只是在过去的日子里照料她的伤势时,在她睡着的时候一次次偷偷抚摸那个伤口。你对它的形状了如指掌。

此刻你来不及懊恼刚才爽快的拒绝,来不及后悔让她误解你的误解,来不及痛恨自己的人格障碍。

你侧身躺下,把两只手相互摩擦搓热,重新探入她的睡裙。

你不怕那个伤口,她也不该怕。

你将一直捍卫。

 

*

传统方式哈。你觉得至少你可以做到这个,这一点都不难。

没记错的话,以肚脐为中心,顺时针54圈,逆时针54圈。

还有大腿和臀部。


评论
热度(189)
  1. tianshengqs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Ago蜘蛛 转载了此文字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