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一天

蜘蛛:

肖根。


甜。


腻腻歪歪日常向。




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 雷声让人害怕


出去买晚饭的时候 觉得日子很舒服


这个故事就浮现了。




                                                    




这是第一个你记住的黄昏。


过去你从不会在意一天里是正午、傍晚或午夜时分——哦也许你会稍微在意午夜,因为至少你得清楚身旁熟睡的人是谁。你想你也应该在意清晨,你需要为早餐是喝咖啡还是吃一份单面煎蛋而烦恼。尽管这从来都只存在于你的想象里,因为过去无论是清晨、正午、傍晚,甚至有时是午夜时分,你大多都在拿枪指着别人或是亡命的路上。


 


而这个黄昏有些不一样。


白天里下了一场急雨,磅礴而骤来骤去,你带Bear散步时雨正好落下来,差点洒满你全身。


你再次牵着Bear出门时,豆大的雨点像是故意为难你,又开始落下来。你在Bear脊背上浅浅的毛还未完全变成丝丝缕缕的时候,与它一起跑回公寓。


但你必须得再出门,只不过不能带Bear一起。


 


她打来电话,告诉你她做了奶油胡萝卜汤的时候,你想在心里“嘁”一声,因为在你看来,再美味的奶油胡萝卜汤,也只是奶油胡萝卜汤而已,而你需要一块爽过sex的牛排。


但她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话音末梢的颤抖仿佛抚过你耳朵里的绒毛,让你觉得有酥麻的痒。


你缩了缩脖子,翻了个白眼,换了件T恤,与Bear道别。


你装作没有听到挂电话之前她那边刀叉与碗碟碰撞的声音。


 


再次出门时就是黄昏了,天将黑未黑。


刚刚下过那场雨的湿气还在,风拍在你裸露的手臂上,你想起忘记带一件薄外套。


没事,Root那儿有。你又这么想着。


 


你很久不曾这么悠闲地走在街上,心无负担。


你过马路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夕阳的尾巴挂在街对面那排房子的后面,更远一些的天色是不高兴的暗灰,但你可没有不高兴。


你要去赴一个约。


哦,你才没有在期待什么。


 


她为你开门时,你觉得她也和这个黄昏一样,就是……有些不一样。


她把她棕色的卷发绕成一个愚蠢而松散的团绑在脑后,你觉得她藏在门后那一分难得的羞赧不如她耳边散落下来的发丝火辣。


你意识到这似乎是第一次,你见到她这个模样。在你差点忘记她是个黑客兼杀手的那一瞬间,你有点恍惚,随后也开始紧张起来。


该死,紧张会传染的。


 


她甚至系了围裙。


当然她在邀你入座之后便迅速地取下了围裙,在那之前你看到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沾了水的手。


你没有注意到你因为这个而忽略了摆在餐桌上的食物——绝对不是因为你对奶油胡萝卜汤不感兴趣,也许你之前不屑过这个,但现在,它们看起来美味极了。


而且随后她为你端来了滋啦作响的牛排,独属于你的一份。


然后她晃了晃杯子里的酒液,朝你傻笑了一下。


 


她收拾餐具的动作和她用枪时一样利落。


你意外地觉得奶油胡萝卜汤不错,牛排的口味也称得上顶级。


但你在切牛排的时候就一直在想,以后再也不说需要一块爽过sex的牛排了。


因为你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个梦,那有点让你羞于承认。


你梦见你把她推在餐桌上,她修长的双腿夹住你的腰。


你猜牛排不及这半分美味。


 


雨又开始落下来,倾盆而持久。


雷声轰隆作响,带着恐吓人的气势,雨水的声音像遥远的瀑布,但你丝毫不担心它会冲刷到屋里的一切。


她说,外面下大雨了。


你说,Bear吃过晚饭了。


 


这是第一个你记住的午夜时分。


她贴在你胸口的呼吸让你爱上了美梦成真的感觉。


 


这是第一个你记住的清晨。


她给你煮了咖啡,煎了一个漂亮的单面煎蛋。


 


你希望以后的日子,能被你记住的越来越多。

评论
热度(164)
  1. tianshengqs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