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Zolpidem Tartrate Tablets(唑吡坦)

罐一张:

短。本篇是突然想知道Root如果是个安眠药依赖者会怎样的迷之产物。日常系列暂时不更。


*唑吡坦,一种镇静催眠剂,别名思诺思(Stilnox),精神药品。小剂量时,能缩短入睡时间,延长睡眠时间;在较大剂量时,第2相睡眠、慢波睡眠(第3和第4相睡眠)时间延长,REM(快速眼动)睡眠时间缩短。
适应症:治疗偶发性、暂时性、慢性失眠症。
不良反应:眩晕、瞌睡、乏力、恶心、呕吐、头痛等。


**唑吡坦不宜长期服用,持续治疗时间不可超过四周。抑郁症、健忘症等患者慎用,不推荐作为精神疾病初始治疗用药,更不宜与酒精同时服用。药效作用时间与副作用情况因人而异,文中关于服用及药效所述未必恰当属实。


感谢 @半雲墨雪 捉虫


正文
当Shaw发现几乎每个安全屋都配备着唑吡坦的时候其实没太多想,毕竟那个时候安全屋还相对安全,小分队里谁想睡个安稳觉也不是不可以。况且搞他们这行人的没点儿睡眠问题可能都不太好意思,而唑吡坦半个小时内就能起效,药效持续近四小时,听起来已经是非常令人心动的了。
按照一贯警惕的原则,Shaw不会在除了自己地盘以外的地方服用安眠药物。而自从遭遇过Root的电击夜袭之后,她就把安眠药从常备列表里划去了,但不可避免的,武器库里又多了几瓶烈酒。一方面任务多了起来,Shaw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奢侈安眠药。另一方面,她找到了新的安眠方式,尽管几经挣扎过后她也还别扭着不太承认这一点——偏心的TM总会给人形界面提供Shaw的行踪线索,并且在被爆掉几个眼睛之后仍然带着屡教不改的惹人嫌气质。然后Root就会带着食物以及各种各样的借口——大多是伤口、性/欲或者二者兼备之类的,总之还是能让Shaw满意,最起码得到兴奋与好眠双重收获。
至少Shaw曾经是认可这种体验的,直到她觉得自己的直觉被某种令她怒火中烧的因素干扰了。比如说当TM“平白无故”地发来一个安全屋的地址,搅浑了她与酒吧里某个约炮对象的好事之后,她下意识就想到了Root。并且伴着欲望上涌的心情,脑海里还毫不羞耻地浮现出了某些她们做/爱到尽兴的场面。
毕竟她没想到小分队里最依赖安眠药的居然是Root,而那小疯子生龙活虎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被药物副作用缠身的人。她还以为Root能心宽到睡眠不错,虽然她并没有对Root吓人的眼袋视而不见,但在Root身上她总会刻意屏蔽掉“担心”这种事,即使她还是会默默地想办法解决它们。
Shaw匆匆赶到了安全屋,一路上TM除了“Root在厕所”之外拒绝提供任何信息,大概是不想再被爆头了。
Shaw脱下外套费力地擦掉了安全屋门把手上快凝固的血,然后顺着屋里的血迹,先是发现了桌上的水杯和一板被剔去两片的唑吡坦。接着她拉开厕所门,视线很快锁定目标,只穿了背心和内裤的Root手里还握着镊子,躺在地板上缩成一只痛苦的猫,胳膊和腿上分布的枪伤和大小划口清晰可见。水龙头的水还流着,医药箱也打开在架子上。
Shaw忍不住骂出了声,蹲下去想要查看Root的情况,没料到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她喝了多少?她吃药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阻止她?”
“That's why you were here.”
Shaw来不及翻白眼,确认Root的伤势无大碍,罪魁祸首是酒精和唑吡坦之后,便用浴巾裹住她抱起来放进浴缸里。取出胳膊里的子弹,清理并包扎好Root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Shaw又替她擦遍身体、卸了妆,想办法清洗并吹干那栗色的长发之后又把她抱回卧室穿上了睡衣。而这个过程里Root除了呼吸和哼唧之外几乎没任何反应,发白的面色、发青的眼袋以及软塌塌的带伤身躯,看上去就像个任人摆布的玩偶,色/气又病态。
等Shaw收拾好厕所也收拾好自己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再回到卧室,Root换了个姿势窝在被子里。Shaw本来没想再管她,毕竟喝的酒服的药够她再睡上几个小时了,但那个姿势压住了她胳膊上的枪伤,而且Root好像在小声地念叨着什么,所以Shaw还是走了过去。
“Sam...Sam...”
Root断断续续地喊着,声音不大但是充满焦虑,大概潜意识还停留在昏过去之前的状态,本能地想要求救。Shaw沿着床边坐下,帮Root翻身确保伤口没问题,又轻拍她,但这并没起到什么安抚作用。Root没再喊她的名字,只是念叨着什么让人分辨不出意思的字句,声音里开始夹杂着哀求,哭腔混进来的时候眼泪浸湿了睫毛,手也不太安分地到处试探或是紧握,像是在寻找什么。
Shaw没见过这样的Root,至少没见过这么狼狈的。她觉得心里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被撞破了,痛感非常迟钝,但足以让她做出留下来的决定。顾不上思考太多,Shaw就掀开被子躺下试着搂过她,而Root温顺地像只大猫,小腿轻轻搭上了Shaw的小腿。
“It's safe now, Root, I'm here with you.”
被抱住的Root很快安静下来,没有再乱动被安顿好的带枪眼的胳膊,而是有些乖巧地试图把脸埋进Shaw的颈窝。不太顺利的是,她的额头被一双发凉的唇截住了,于是她顺手攥住了Shaw的衣服,像找到了一个心安的支点,伴着抱慰的温热,再次入眠。

评论
热度(136)
  1. 佚名啊罐一张 转载了此文字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