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ο=•ω<=

【正剧】Overcooked Mind

S君:


AU难产了......只写得出正剧

Shaw decided not to do booty calls ever again...thanks to jealousy.
———————

Shaw拖着快要散架的身子走在马路右侧的人行道上,努力控制着想要直接躺下倒头大睡的冲动,使劲揉了揉酸涩的眼睛。
机器给了她个夜猫子号码,Shaw一夜没合眼地跟着他跑了好几个夜店,最后为了把他从债主那里救走又飙了整整二十分钟的车,大腿上还挨了一闷棍,这也是为什么她现在看上去像个经历了末日party的瘾君子似的。
Shaw本想坚持回到自己公寓的,但她在路边的一栋出租楼前停了下来,那是Root的其中一个藏身地点,她最喜欢的那个。
Shaw不知道Root在不在家,如果在的话,她宁愿困死在大街上也不会让Root瞧见她这幅熊样儿;如果不在的话,她就撬门进去先睡一觉,然后在Root回来之前整理好床铺。
她抬头看向电线杆上的摄像头,用右手食指朝着它威胁性地比划了几下。
“Don't you dare. ”
摄像头上的小红灯保持着不变的频率闪烁着,那让Shaw有种被看了笑话的感觉。她冲着它翻了个白眼,头昏脑胀地走进楼里,泄愤似的戳着电梯按钮。
她来到Root住的楼层时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什么东西烧糊了,那股味道随着她靠近Root家门的脚步越来越浓,浓郁到把昏昏沉沉的特工从“梦”里拽了出来。
她的第一反应是Root家着火了。
但等到她肌肉记忆般地从兜里掏出撬锁工具开始疯狂撬锁时才纳过闷来Root大概是用她可怕的厨艺把厨房给毁了。
她连撬带踹地撞开房门,一大股烧焦的味道扑面而来。
“Root? What the fuck!”Shaw被呛得有点流眼泪,她冲进厨房,灶台的炉子上咕噜噜地煮着麦片,但牛奶已经溢出来了,溅到四周的时候被瞬间烤焦,发出吓人的嘶嘶声。
对,吓人,比枪声都吓人。
Shaw赶紧关掉了炉子,把锅端到一旁的水池里,打开油烟机和厨房的小窗户通风。烟雾探测器一点反应都没有,估计是被Root给关掉了,鉴于她可能时不时就要煮糊点什么东西。
“Root!”她恼怒但无可奈何地揉揉眉心,回答她的是黑客黏黏糯糯的一声“Sam”.
困意差不多已经被这一场突然袭击驱散了,Shaw脱下还带着酒气和香水味的外套扔到沙发上,顺着Root的声音走进她的卧室。
黑客有气无力地蜷缩在床上,怀里抱着被揉成了一个球的被子,蓬松但乱糟糟的头发摊开在皱皱巴巴的床单上。
“你......”Shaw走到床边,试图先开被子看看她是不是哪里受伤了,但Root抗议地死死抓着它不松手,眉头也拧在一起。
“别告诉我你肚子上中了一枪。”Shaw猜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算放心地吐了口气。
“差不多。”Root把身子缩得更夸张了,修长的四肢此时紧紧互相纠缠在一起,像只煮熟的虾似的。
“你不知道麦片都糊了吗?”Shaw坐在了床头,拍拍Root的头顶,柔软的床垫让她的心情好了些,“还是说,你睡着了?”
黑客点点头,伸出一只手揪住Shaw的衣服,Shaw靠近了一些,好让Root把头枕在她腿上(她希望自己闻上去没有很糟)。
“机器也没发现吗?”她放松地靠在了床头板上,用怪罪的语气说着,手指捏住Root的右耳不轻不重地搓揉起来。
“也许她知道你会进来。”Root的声音闷闷的,但表情比刚才舒坦了很多。
Shaw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的上帝连交互界面都照顾不好。”她轻轻抚摸起Root耳后的伤疤,Root小声叹了口气。
“不......”黑客倔强地抬起头,疲倦的眼睛不服输似的盯着Shaw,然后满足到得意地咧嘴笑了笑,“她相信你能照顾好我,sweetie.”
“别这么理所当然。”Shaw皱了皱眉,但手指还穿梭在Root柔软的头发里,而后者因为一震绞痛低低呻-吟了几声。
Root难为情地移开了视线,尽量把自己缩进了被子里,就好像她是第一次来例假的小姑娘一样。
Shaw终于知道了她为什么没有跟机器求救:这种场合下它最有可能差遣的执行人就是正好路过的Shaw,而Root并不愿意让她看见自己居然也会被最普通的生理现象折磨地起不来床,就像Shaw也不想让Root瞧见自己狼狈得像个喝多了的party animal.
但她们最终还是被对方看到了,很不巧,或者说很巧。
不过现在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
“躺着别动。”她缓慢地把腿从Root的脑袋下移开,给她垫了个枕头。Root疼得晕晕乎乎的不想说话,她靠着枕头闭上眼。
Shaw站起身的时候差点没站稳,Root刚才正好枕在了她被打了一棍的右腿上。调情不合时宜,耍赖还不找个好地方,她抱怨地转了转眼睛。
厨房的糊味已经散去了不少。
Shaw拿起刚才的锅看了看,锅底已经粘上了厚厚一层黑色,很难彻底刷干净,于是她直接把锅和里面糊掉的麦片一起扔进垃圾桶。她不太清楚Root现在的工作是什么,但至少还不会穷到买不起新厨具。
Root的冰箱里只有几袋即食的蔬菜和一盒鸡蛋,Shaw放弃了本来想跟着蹭顿早饭的念头。她把灶台清理干净,重新烧上水,把菠菜什么的倒进去煮汤。
她坐在椅子上等着它再次开锅,那几分钟里她忽然觉得这大概是她近几个月以来最“像个早晨”的早晨。
空气中依然弥漫着的糊味,过于明亮的阳光,煮汤的咕噜声,地上的拖鞋,还有卧室床上躺着的人。
但这种感觉又很陌生,Shaw从来没有、至少是很少有这样的经历。
有那么一瞬间Shaw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似乎她现在的行为是某种习惯,或者本能。
特工依照着这奇怪的本能盛了一碗也许并不好喝的汤端到卧室,放在床头柜上。Root又睡着了,她还抱着枕头,口水在布料上殷出了一小块印深色的记。Shaw蹲下身子(虽然这个姿势让她腿疼),仔细端详着她的面孔。Root的眉毛修得很有特点,就是那样细细的一条,没什么弧度,不像Shaw的那样有个明显的眉峰。此时Root的眼皮干干净净,Shaw不常见到Root没有用眼影的样子,她对灰色和蓝色系的眼影有着一种死板的痴迷,但大多时候它们让Root看上去比她原本的样子更严厉一些。
Shaw观察着Root的黑眼圈,还有那些细小的皱纹。她经常忘记Root比她大了将近四岁,因为只有Shaw知道她到底能有多诱人多火辣多么有活力,well,也许也有其他人知道,但那一定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Shaw的嫉妒心猛地膨胀了一下,可她也没资格嫉妒,毕竟她直到现在都还会有一夜情对象,而Root......Root可不是那种会看得上烂代码的人。
那不是因为她“保守”,而是因为她的谨慎、挑剔和一丝自负的意味。
而Shaw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达到甚至超过这个标准的人。这个想法让Shaw愉悦地歪了下头,她伸出手想摸摸昏睡的女人,但又像个还没学会捕猎的幼兽一样不知该如何下手。
Root在这时候睁开了眼睛。
Shaw蹭地一下站起来,右腿疼得她一哆嗦。“我,eh,我煮了汤。”她尴尬地捏了下鼻子,Root慢悠悠地坐起来,睡意朦胧的脸上挂着个隐藏不住的傻笑。
“你真贴心,sweetie.”她舒展着后腰,从Shaw手里接过汤碗。Root难得的没有多说别的,小口喝起汤来,Shaw能听到她咽东西时发出的细小的声音。
她的那股嫉妒消了下去。
她不是Root有过的第一个或者唯一一个行欢对象,因为Root从来就不曾把她当成解决生理需求的a piece of meat.
Shaw清楚地知道自己对Root也是如此,可她看着一向精力充沛、自信满满、有时候比她要更心狠手辣、却被生理期折磨地没精神了的女人,忽然觉得自己想要从Root身上得到更多。她想体会照顾别人的感觉,她想知道有关Root的所有细节、习惯、爱好,以及一些她一时间想不到的事情。
Root是个值得让人心疼的女人。
她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我得用一下浴室。”Shaw挠了挠头,她能想象到自己看上去有多糟糕。
“你需要休息,Sameen.”Root拉住了她的袖子,看了看她作痛的右腿。见鬼的机器果然又把一切都告诉Root了。她走的时候一定要崩掉街角的那个摄像头。
“How can I pay the favor back?"黑客的眼神恢复了一些清亮,她放下了汤碗,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把Shaw拽到了床上。Shaw翻了个天大的白眼。
“我看你还是没事。”她有点膈应地瞧着自己的外裤坐到了Root可能光着身子睡的床上。脏死了。
她用最快的速度脱掉了外衣外裤,裹着一件棉背心躺到Root旁边。那一侧的床因为她的动作陷了进去,Root因为这“颠簸”又可怜兮兮地呜咽一声,两手压住了小腹。
“试着转移注意力。”Shaw把她翻过来面对着自己,再次把手伸进她的头发里。
“A little help, please. "Root抓住Shaw的那只手,在手腕处咬了一口,“Distract me, Sameen."
Shaw无奈地一边憋笑一边皱了皱眉,然后凑过去使坏地亲吻Root的脖子。终于轮到Root吃惊地闷哼起来,她想躲避Shaw故意点火的吻,Shaw的手钳制住她的腰,挠着她的侧肋。
“Sameen...”Root慌了神,手忙脚乱地往后躲,“I do enjoy the way you distract me but..."
Shaw舔了舔嘴角,把她重新拉回到刚才的距离。
“Feelin' better?"
Root像是看见了什么诡异的现象似的眨眨眼睛,点着头说了句“yeah”. Shaw把手放到了她小腹的位置,让自己的体温慢慢渗透进她的身体。Root把头靠在了她胸口,一只手搭在她身上。
“我应该去跟Harold道个歉......”她的头发蹭了蹭Shaw的锁骨,“老天并不是只擅长创造bad code,也有你这样的......这样的,great code.”
Root含含糊糊地说。
“我想不起来更贴切的词,Sameen.”
Shaw嗯了一声,手掌更用力地贴合着她的腹部。黑客没过多久就安静了下来,呼吸声变得平稳均匀,Shaw抗议已久的眼皮也终于罢工了。
她闭着眼睛,感觉头脑有点发懵。她又想起来那些她曾经有过的一夜情对象,大多数她连名字都记不得。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了,单是“ROOT”四个字母就足够占据她记忆内存了。她这样想着,舒坦地咂了下嘴,把怀里的人搂得紧了一些,努力把各种不合时宜地跳出来的记忆赶走。
毕竟,Sameen Shaw是个心事很多的人。
————————


评论
热度(246)
  1. 00666741S君 转载了此文字

© POI百合病社 | Powered by LOFTER